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顏丹:中共的「藍天保衛戰」為何不得民心

中共地方當局以“治理空氣污染”為由發起“嚴打”運動,甚至連街頭銷售散煤的小販也未能倖免。(圖片:網民“沈城還暖”)

中共“兩會”擋不住陰霾來襲。繼2017年“兩會”召開時,李克強首次提出“真正打一場‘藍天保衛戰’”之後,生態環境部大氣環境司司長劉炳江於今年此時再次拉響了“藍天保衛戰”的警報。

當所有人都以為這場任務艱巨的“保衛戰”是直奔“治理霧霾”而來時,劉司長卻坦誠相告,稱“兩千多名全國一流的大氣、氣象等科學家,花費近6個億的基金來做研究”;“這是(因為)總理……支持”;“所以霧霾的原因也基本搞清楚了”。此話不假,當初李克強的確指出,要“設立專項資金,組織相關學科優秀科學家,集中攻關霧霾形成機理與治理”;“我們不計成本,再多錢也要拿。只有研究透了才能‘對症下藥’!”

就是因為這個看似有理的決心,身在“穹頂之下”的中國納稅人一下子就被劫走了6個億。總理已經強調了,這是為“研究透了”所花的錢。意即,用6億換來的只是“霧霾的原因”而已。那麼,這個無比昂貴的“霧霾成因”到底又是什麼呢?劉司長彙報說,“是京津冀的產業結構偏重”;“是重工業比重大”。具體來說,京津冀地區“高耗能、高排放的企業這麼密集,導致了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是全國平均的4倍左右”。

2000多個專家、花了6億,最後就只把京津冀的大氣污染來源整明白了,這也太坑爹了吧!穹頂之下,“高耗能、高排放的企業”又怎會只集中在京津冀一地?燃煤的重工業又何止是為了取暖,難道佔比更大的鍊鋼廠、發電廠都不算?看來,即使花了6個億,也無法給人民一個清楚的交待。更何況,中國大氣污染來自重工業這事兒,恐怕全球都知道了,又何須再揮霍錢財、去研究污染成因?

儘管劉司長宣稱,對於大氣污染,“已經開始制定‘一市一策’來進行治理”;他還曬出去年“淘汰了1.3萬台工業爐窯”、“關掉了2.3萬台的燃煤小鍋爐”、“煤炭被清潔能源替代,完成了480萬戶以上”、“老舊汽車淘汰了200多萬輛”的治理成果,但僅一句“全國的煤炭佔一次能源消費的比例首次跌破60%,達到了59%”,就足以讓所有的光彩數據都被打回原形。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但如今,中共比鬼厲害;它把老百姓扒層皮,卻只能為其減少1%的煤炭使用量。

中共有所不知,要公開“霧霾的原因”,就不能止於“產業結構”、“重工業”之說。大家都知道,倒賣包括煤炭在內的自然資源,早已成為中共利益集團的自家生意。作為中國最大的煤老闆,中共表示,以後打算減產,不讓人用煤了;作為鋼鐵行業的龍頭老大,中共再告訴你,那些虧本生產出來的鋼材,其實用的是高成本的清潔能源。請問,誰信呢?只要中共的斂財之心不變,就永遠不可能去解決需要“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問題。

正是因為中共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徹底解決大氣污染的問題,所以“霧霾的原因”才成為官方高談闊論、官媒聚焦的熱點話題。在此次花6億專門搞研究之前,中國毒霾肆虐的原因往往被媒體刻意指向室內污染、二手煙、廚房油煙等完全不著調的因素。

就在幾天前,北京某高校教授還發表論文稱,“霧霾跟北極有關”;其結論是,“北極增溫導致霧霾加重”。他還說,“大氣污染……短暫的可能是排放或天氣的影響,但如果是長時間的,比如一兩年,那就是氣候態的”。就這一句“氣候態”,政府不解決大氣污染,你都沒脾氣。

值得慶幸的是,儘管政府、專家都在污染之因上胡謅瞎扯,但飽嘗毒霾之苦的老百姓卻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兩周前,大陸某網對“三年內社交媒體平台上與霧霾相關的77條媒體主貼和92656條評論”進行分析後,得出了如下結論:關注“霧霾影響”,即“霧霾給自己或生活所帶來的影響”的主貼數量最多,高達40%;其次是“霧霾防治(23%)”,最後才是“霧霾成因(14%)”。此外,談“霧霾影響”的網友評論也最多,高達50%;其次是“政府防治(47%)”,而只有極少的人關注“霧霾成因”。

不難看出,對於“霧霾”到底是怎麼來的,大家其實並不關心,只因對此心中有數。也正是因為知道責任在誰,中國民眾對“政府防治(47%)”的口誅筆伐才顯得格外積極。儘管“在與霧霾相關的新聞主貼中,‘中性情緒’佔比最高,達到41%”,但“消極情緒”顯然不低,“達到了31%”。更重要的是,“積極情緒”幾乎沒有,只佔5%。

另有圖表顯示,在各種情緒中,“厭惡”佔比最高,達到63%。除此之外,就只剩下麻木,即“無情緒”、悲傷、恐懼、憤怒了,可見都是負面情緒。那麼,中國人發自內心的厭惡又指向何方呢?數據顯示,佔比最高的是“防治部門及相關人員(37%)”。

還有數據更明顯的指出,儘管“在防治措施主題的討論中,厭惡情緒佔比明顯下降(48.3%),無情緒佔比顯著提升(36.8%)”,但“在關於防治部門及相關人員主題的討論中,厭惡情緒佔比最高,為86.6%”;“可以推測網民認為‘政府’‘專家’‘領導’‘官員’等主體在霧霾防治中的表現欠佳”。應該說,中國人對於“防治措施”的“無情緒”並不代表他們“中立、理性”,反而折射出他們對政府防治不力的無奈。

長久以來,迫於手握“槍杆子”的中共暴政的淫威,飽受污染戕害的中國民眾既不能抗議、也拿政府沒轍,因此只能麻木的“活一天是一天”。中共也正是看準這一點,才敢亂找由頭、肆意揮霍納稅人的血汗錢。由此足見,中共不解體,暴政不倒台,中國人的“穹頂”之困就不可能有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