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馬吉衛:難以平復的傷疤

————《反右運動55周年留言集》

在「大鳴大放」和「整風」、「反右」中,我沒講過一句話,卻被戴上了「右派」帽子。我受到保留廠籍撤職降薪,工資由76元降至43元,開除團籍的處分。在工廠里,不像在機關學校和文藝界,貼大字報公開亮相批判。在這裡,蔫里咕咚地就把一個人定為「右派」,連本人都不知怎回事,犯了什麼天條,稀里糊塗被打入「另冊」。別人更不知誰誰誰怎麼怎麼的了,跟著呼喊。真可謂「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那年春天的“百花齊放”也好,“百家爭鳴”也好,“陽謀”也好,“引蛇出洞”也好,那是在社會上,工廠里似乎安安靜靜,既沒有人貼大字報,也沒有人出來演講。在工廠里沒有誰給共產黨提涉及政治方面的意見,都忙於工作,無暇顧此。

一些整人專家們弄出來的我的所謂“反動”言論,都不是在整風反右期間的事,而是以前平時在工作中和生活上無意中反映出來的,被整人專家們作了“零存整取”搜集起來作為“罪狀”。那些整人的人本著上面的旨意,“沒有新帳翻舊賬”來行事。

在“大鳴大放”和“整風”、“反右”中,我沒講過一句話,卻被戴上了“右派”帽子。我受到保留廠籍撤職降薪,工資由76元降至43元,開除團籍的處分。在工廠里,不像在機關學校和文藝界,貼大字報公開亮相批判。在這裡,蔫里咕咚地就把一個人定為“右派”,連本人都不知怎回事,犯了什麼天條,稀里糊塗被打入“另冊”。別人更不知誰誰誰怎麼怎麼的了,跟著呼喊。真可謂“說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每個人的命運都不掌握在自己手裡。到1958年初,電石廠已經有9人被打成“右派”。至1959年2月又增加了2人,共11人。或許有人害怕一旦真實出現,會對始作俑者的“偉大”形象有損。但歷史是無情的,迴避真實者必然被歷史嘲笑。丘吉爾有句名言:“你越是往後看,你越能向前進。”國家穩定了,就更應正面事實。決策者應有包容心,這會對社會穩定與和諧奠定更牢固的基礎。

小傳

回族,祖籍安徽懷寧,1934年8月25日出生地遼寧海城一個沒落貧窮的讀書人家。童年和少年時代是在日寇統治下度過的,1947年家鄉“解放majiwei”,步入青年,1949年畢業考入瀋陽工科高級職業學校化工專業。1952年1月22日入團,同年被選送到瀋陽俄文專科學校(後合併為遼寧大學外語系)學習俄語。1955年2月22日分配到北京當時的重工業部化學工業管理局(1956年建化學工業部),以後被派到化工局所屬的吉林市江北化工區電石廠任俄文技術翻譯。

1957年12月末被定為“資產階級右派分子”。1958年6月公布給予撤職降薪保留廠籍的處理。9月19日到電石廠裝卸隊當裝卸工人進行勞動改造。10月5日被轉到“右派分子”集中改造場所染料廠“運輸排”集體改造。

1961年10月16日被宣布摘掉“右派分子”帽子。之後,回到原單位電石廠在生產車間當化工工人。文革期間,又被“加冕”為“蘇修特嫌”,成為雙加料的“反動分子”。1970年7月21日,全家被遣送到農村,在吉林省蛟河縣白石山公社宏勝大隊第一生產隊落戶。1972年4月28日被返送回城,仍在電石廠生產車間當化工工人。1979年3月錯劃“右派”得到改正,恢復原職、原薪,調到該廠技術情報室工作,後任該室負責人。1993年退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