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飲食文化 > 正文

別吃男朋友的醋了 換山西的試試吧!

你為什麼這麼愛吃醋啊!?

因為醋太好吃了啊!!

醋真的是太好吃了,不過這個醋必須是咱特定的‌‌“山西老陳醋‌‌”才行噢!作為地道的山西人,我真的覺得有義務去牆裂安利一番我們地道的老陳醋,它是調味品,但,也不只是調味品。

我這個山西人先來顧名思義的解釋一下我們的‌‌“山西老陳醋‌‌”。

‌‌“山西‌‌”就是原產地,原料是山西土生土長的高粱豌豆等糧食和來自天龍山上的優良水脈,再加上俺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一群樸實有幹勁的山西勞動人民的心血,好梁好水好人造就了一壇壇好醋,這也是其他地方沒有的獨特條件,優秀!

‌‌“老‌‌”在哪呢?它有著3000多年的歷史,早在《周禮》、《齊民要術》、《本草綱目》等古籍中就皆有過記載,堪稱中國食醋的老祖宗,年紀夠不夠老?據統計全省早已有大小1000多家的醋企業,資歷夠老不?

‌‌“陳‌‌”的說頭可就多了!陳是陳舊的陳,一壇醋要足足封釀最少一年,越久越好,能吃到最近的也只能是去年的‌‌“舊‌‌”醋啦。

陳是陳香的陳,口感酸醇、味烈、而且回味堪比白酒綿長。陳是推陳出新的陳,與鎮江醋、保寧醋等不同,山西老陳醋是新醋陳釀代替醋醅陳釀,明洪武元年採用熏蒸法,清順治年又創立‌‌“冬撈冰、夏伏曬‌‌”的工藝,一直發展到如今成熟成功的山西醋藝。

陳也是新陳代謝的陳,山西老陳醋具有獨特的養生價值,它豐富的氨基酸、有機酸、維生素等既可以開胃助消化(胃酸多者慎食),殺菌抑菌,降膽固醇,還可以醒酒壞人緩解暈車,古代醫學甚至說美容減肥的功效哦。相傳女皇武則天有次腹脹氣滯,不思飲食,御醫們想盡辦法未能奏效,有位御醫因此還被砍了頭,後來有一道士進獻陳醋,武則天吃後胃口大開,龍體轉安,從此以後,武則天御膳時總要放上一壺醋。此習慣傳與民間,以開胃解酒,流傳至今。

‌‌“醋‌‌”就是重點了,山西老陳醋享有‌‌“天下第一醋‌‌”的盛譽,四大名醋之首。其中之一的產地清徐縣被稱為‌‌“中國四大醋都之首‌‌”和‌‌“最酸的城市‌‌”,自2014年起,酸度為6度才能被稱為正宗的老陳醋,無論是一小瓶醋還是一壇醋,只要開個口,不一會就聞得到刺鼻的酸味,鄉間俗話‌‌“老遠就聞到你醋罈子打翻了‌‌”陶侃的道出了它的酸。單單酸味不足稱道,還兼具色、香、醇、濃的特點,才得以享譽中外。

山西的每戶人家家裡幾乎都沒斷過醋,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很小的時候,家裡需要醋,大人喊的不是‌‌“去買醋‌‌”,而是‌‌“去打醋‌‌”!

那時候每條街上都會有一間鋪子,門面簡單,甚至連招牌都沒有,但人們很輕易就知道它是醋鋪。醋鋪營業時整扇門直接敞開著,醋香一陣陣的飄著,往裡瞧沒別的,全是落地的大醋缸,沒錯,是缸,不是瓶也不是罐,光高度大概就有60厘米,老式復古的赤褐色缸身又大又肥,上面的蓋子包著紅布打著結,把自帶的盛器給到店家,他就會掀開蓋子,拿起一把葫蘆劈的木瓢子舀上幾勺倒進去……

我簡直太喜歡太懷念那時候‌‌“打醋‌‌”時那種古色古香的感覺了!

因為後來慢慢的,這樣的醋鋪逐漸就被淘汰了,大家更傾向於去超市選購,也許是人們覺得瓶裝的更加乾淨衛生吧,而‌‌“打醋‌‌”這樣的文化也就只存在於兒時記憶里了。

我們家都愛吃醋,夏季炎熱,飯點時最好不過來份用陳醋涼拌的皮蛋做配菜,皮蛋沒有陳醋就像花兒沒有陽光,顏色再美也不足夠展現她的艷麗。到了下午再去小吃攤買份加辣椒和醋的涼粉拌開來吃,滿足得很。

當然它也是冬天的麵條、餃子、包子的必備,建議:南方同學吃餃子試試看蘸陳醋和辣椒蒜末,絕對比米醋或白醋夠味。

我媽媽最為誇張,每次吃米飯時都要澆上好幾圈的醋拌著吃,就連我都常忍不住吐槽那個味道:太酸了!你怎麼吃得下去啊?我媽就會狠狠地瞅我一眼,好像在說:你是不是山西人。哈哈,不怕你吃醋,就怕你‌‌“嗜醋成癮‌‌”,比不得。

相比起來我對醋的喜愛就在可接受範圍內了,如果說這範圍不包括‌‌“嘴巴閑時會抿幾小口醋喝‌‌”的話……

我是想說,我們的老陳醋喝起來真的比酒好喝許多,不信你嘗嘗去?記住重點:要小口的抿,不然就像白酒一樣‌‌“辣‌‌”的hold不住,然後舌頭抵在齒尖舔幾下,再緩慢的咽下去,等等,在喉嚨處略微的停幾秒,這時候酸味就很烈了,你會忍不了想趕緊咽下去,接下來就是酸味和香味結合著回留在你的喉嚨和舌尖上,不久消失後就想再來一口!

如果說酒的後勁是指神經上的話,那醋的後勁就是味覺上的演奏了。

陳醋的吃法也被聰慧的吃貨人們研究了個遍,從小我就見過家中許多種醋做的食物。其中我最愛的是‌‌“臘八蒜‌‌”,臘月前後,家人就會洗幾個乾淨的罐子,剝許多頭大蒜掰開扔進去,再倒滿醋封口,放個半拉月見蒜瓣變青就可以打開吃了。

就像南方的‌‌“糖蒜‌‌”一樣,這樣的蒜被醋泡過就沒有原先辛辣,很好下口,還多了醋香,可謂下飯神器,單獨啃兩口解饞也是極好的。有時候泡久了會發出蒜苗,蒜苗切碎灑在泡麵上也美味的很,最重要的是天然無添加,健康放心,將大蒜和醋的鮮味和殺菌效果結合到了極點。

自打離家遠行後常常想念‌‌“臘八蒜‌‌”,現在越想越饞,嗯,改天一定自己動手做一回,刺激一下南方小夥伴們的味蕾!

我阿婆常常用醋泡小黑豆,黑豆燙過水,放餐具里倒醋攪拌開(也可生泡,但耗時久)。一到下午,她老人家就一邊瞧著電視,一邊拿出泡好的黑豆一勺一勺挖著吃,咯吱咯吱的賊香啦。以前我還問阿婆,這黑乎乎的吃啥呢?我阿婆說:黑乎乎好得很,我高血壓光吃藥不頂用,還能軟化血管呢!(民用土方,請遵醫囑)

每次早飯有水煮蛋時,我們也會拿醋做蘸料,剝掉蛋皮,先咬一小口露出蛋黃,滴幾滴醋進去,重點先是會聞到醋被熏熱和與蛋黃交融的獨特氣味,再吃就是別樣風味了,不過這種吃法有些人是拒絕的,但其實就像炸裡脊裹椒鹽粉一樣,細細品味就會發現底蘊,我個人覺得,醋化在蛋里簡直就是提味的仙子啊!

總之,在山西,或者是在北方,陳醋的吃法各家各戶各有千秋,無論怎麼吃,陳醋從不讓人失望。以前陳醋都快要吃膩的我並無太大感覺,直到南下後發現餐桌上幾乎見不到黑色的醋,而每次需要吃醋時只能用淡色的醋代替,放少了不夠香,放多了又太酸,總有種不圓滿的感覺。

雖說南方的也有獨特悠久的醋文化並且深受當地人喜愛,但是陳醋在我心中的位置永遠無可替代,甚至想說沒有了解和吃過陳醋的人真的會是一種遺憾呀,我們的老陳醋就是食品界的寶藏,它是調味品,但也不只是調味品,我為它感到驕傲,衷心希望山西的醋文化和技藝可以永遠的傳承下去,也希望可以有越來越多的人去品鑒和宣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深夜談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飲食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