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美智庫:見證歷史 社會主義如何毀掉了非洲

社會主義在1960年代被非洲國家採用後,換來的是政治、經濟、農業、生產和生活的落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是外來的東西,它在非洲的歷史、文化和傳統中找不到生存空間和痕迹。非洲必須擺脫社會主義才能獲得繁榮和發展。”國際政治資深學者和經濟學家阿伊塔博士(Geroge Ayittey)這樣說。

阿伊塔1980年代後期赴美攻讀政治經濟學,之後成為獨立研究院(Independence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自由非洲基金會創始人和總裁、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高級經濟學者。他同時在《華爾街日報》等多家媒體發表專欄文章。

3月11日阿伊塔作為主講人受邀出席在華盛特區的研討會,主題是“社會主義如何毀掉非洲”。

在迦納出生和長大的阿伊塔博士說,多年來他沒有再回非洲,因為那裡的政治環境依然“非常充滿敵意,和我30年前離開時沒什麼改變”。

“重要的是我們要把非洲領導人和非洲人民區分開,為非洲帶來問題的是那些非洲領導人。自1960年代初非洲國家從殖民地形態獲得獨立後,出現過309位領導人。我要挑戰各位,其中可稱為‘好領導人’的能否超過20位?不會。”阿伊塔說,“因為,大多數這些領導人背叛了非洲人民。”

(下文採用第一人稱)

1960年代初,當這些非洲領導人歡唱“終於自由了”的時候,他們選擇了哪種模式治理國家?——這是一個代價達數百萬美元的問題。

當時,非洲領導人相信資本主義和“民主”代表了西方體制,他們錯把資本主義等同於殖民主義,認為這是罪惡的。因此,他們不要資本主義,選擇了社會主義。

這些非洲領導人相信,只有社會主義才能讓非洲完全擺脫前殖民時期帶給他們的影響。於是迦納、坦尚尼亞、安哥拉和辛巴威等一個個非洲國家開始實行社會主義。這也是政府及官僚開始控制和壟斷非洲經濟、企業、生產和人民生活的開始。

在迦納,這意味著國有企業的大面積突增,包括對農業的控制。從此以後,迦納農民不能再自由買賣糧食產品,而只能賣給政府部門,否則被視為違法。政府也開始全面為農產品定價,完全排除市場和供求的作用。

在坦尚尼亞,農業生產集體制讓農產值急降逾20%。坦尚尼亞曾經是非洲農產品的出口大國,然而在1971年,它成了農產品進口國。

在衣索比亞、坦尚尼亞、辛巴威、迦納和安哥拉等國,社會主義的實驗完全失敗,沒有例外。

究其原因,可以主要歸納為4點:

1.剝削和壓制農民

農民占非洲人口的大多數。非洲實行社會主義後,農民的收入和生活每況愈下。

迦納在1984年時擁有全球可可貿易收入的10%。甘比亞的可可收入佔全球的20%。坦尚尼亞的腰果收入曾佔全球的30%。

實行社會主義後,這些國家的主要農產品收入急降,但政府高官的收入卻迅速攀升。農民的收入被政府和官員提走了,本該用於國家建設的資金也沒有了。

在衣索比亞,農業生產集體化後,農民的生產和買賣的自由被剝奪,儘管之後有越來越多的農民拒絕為政府耕地。

2.盲目國有化帶來惡果

非洲國家採取社會主義後,國有企業大範圍地急速增長,但產能或嚴重過剩,或嚴重不足,經濟效益低下。

在迦納,政府建成了芒果罐頭生產廠,產量失控到超過全球的需求量;國有農場卻無法滿足本國人民的糧食需求;大型糖廠因缺乏規劃,造成資金浪費。

在索馬利亞,政府成立了大型國有香蕉包裝廠,結果生產的包裝盒遠遠超過這個國家的香蕉總產量。

另外,世界銀行等一些國際組織和西方機構對非洲的投資,也欠缺足夠的了解和計劃。比如在肯亞,一家西方機構在那裡投資數百萬美元建立了一個魚產品冷凍廠,結果發現雇不到當地工人。因為當地人很少捕魚,而以種植業為主。這樣的例子還不少。

3.政府壟斷製造腐敗

政府對經濟和生產的大範圍控制,造成資源的匱乏,同時富了精英權貴。

在奈及利亞,政府完全控制機場後,一個要去機場提貨或辦事的人,要付給貿易局官員10%的好處費,才能進入機場。

其它非洲國家的統治階層利用社會主義富了自己的腰包。

1960年代,這些領導人說,只有社會主義能挽救非洲。之後,他們把人民的財富存進了瑞士銀行,成為他們的個人收入。

1980年代,辛巴威150億美元的國民收入不翼而飛,成為大新聞。這筆巨款到現在也沒找到去向。

獨攬大權38年的安哥拉總統桑托斯(José Eduardo dos Santos)2017年退休時,個人財富達到200億美元。他的一個女兒擁有個人財富達到24億美元。然而安哥拉民眾的個人平均收入每日只有2美元。

這就是社會主義在非洲的體現。

這些數據並非我個人杜撰,在網路上都可查到出處。

4.社會主義是外來物

在非洲的歷史、傳統和習俗中,人們根本找不到社會主義的字眼和影子。對此,非洲領導人的認識很模糊。他們應該好好了解非洲歷史,認清這個問題。

在歷史上,非洲的生產都是私有化的。非洲人以家庭和家族為一個私有單位,經營耕地和生產,從來沒有政府介入或國有化的概念和做法。

在殖民化開始之前,非洲社會呈現的是自由市場、自由貿易和自由生產。因此,社會主義根本不該被強加給非洲人民,它完全是外來的,不是本土的。

再舉幾個例子。如今,社會主義給辛巴威留下的是災難和絕望。1980和1990年代,政府無償拿走了農民的土地,摧毀了農業生產和農作物的出口經濟。辛巴威的通脹率達到百分之兩百萬,本國貨幣徹底崩潰。

類似的情形在非洲比比皆是。

非洲人民應如何改變?

1.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告訴非洲人,政府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然而,非洲國家的社會主義政府就是問題的本身。

非洲人民需要了解這個本質,勇敢地拋棄這種強加給他們的意識形態。

2.社會主義體制結構造成嚴重的官僚腐敗,非洲人民需要勇敢地拋棄它。

•在辛巴威,部長和副部長人數達到74個;

•在安哥拉,部長和副部長人數達到80個;

•在肯亞,這個數字是68;

•在迦納,這個數字是110。

這種官僚體制吸食了人民70~80%的工資;用於國民建設的資金更所剩無幾。

因此,非洲人民必須在意識上擺脫社會主義,在行動上拋棄社會主義體制,才能改變非洲,走向自由和繁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梁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