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你是那個比粥還要溫柔的人啊!

‌‌“沒有比粥更溫柔的了,念予畢生流離紅塵,就找不到一個似粥溫柔的人。‌‌”——木心。火車緩緩挪動,駛離起點,我偏坐一隅,翻開木心先生的詩集。窗外是景,田野荒蕪,山川一色;身旁是人,摩肩接踵,匆忙來去。連日色也朝不帶雲彩,暮不留晚霞就倏爾黯淡離去。

不知怎地,讀到木心先生的這句話,繾綣的溫情就毫無遮擋湧入腦海。那是慢慢跋涉的求學之路,一南,一北。對於安土重遷的南方人來說,北上求學,彷彿已經走到了天南海北的盡頭。

每一次北上之期,母親就會在這天早晨熬上一鍋濃稠軟糯的白粥,再配上咸香可口的小菜。熱氣騰騰的白粥如同單純明快的小詞,辭少意多,並不贅余,也不流於平淡。溫和的一碗白粥下肚,早起的不適感就此消弭,輾轉南北的舟車勞頓似也少了幾分風塵僕僕的意味。

北方的粥與母親的白粥迥然不同。母親的白粥是溫潤含蓄的,北方的粥更具煙火之氣,濃烈的,熱情的,那是濃墨重彩的生活百態:八寶粥圓潤富態;小米粥溫柔小意;南瓜粥吳儂軟語;牛奶薏米好似初戀的姑娘,絲絲甜意沁人心脾;荷葉粥清涼解膩,搭配熱辣朝天的北方菜,恰如其分……五穀雜糧皆要來粉墨登場。

這樣的粥是熱鬧的,活潑的,也是討喜的。然而喧鬧之中卻獨少了那一抹單薄的底色。正所謂‌‌“師師生得艷冶,香香於我多情‌‌”,在一眾花枝招展中,白粥不顯山不露水,日子久了,卻令人愈發晝思夜想,魂牽夢縈。

粥是如此,生活也是如此。木心先生曾這樣寫到:‌‌“生活就是冷冷清清的風風火火。‌‌”每一個人都在生活中躥奔來去,早已熟悉了它千變的模樣。任生活如何施朱傅粉,亦或是濃妝艷抹,終將在時間揭開它對外的一切矯飾之後,歸於白粥的淡薄寧靜。畢竟沒有人能將生活過成童話般的樣子。

生活是這般,人也這般。在一起要吵鬧,離開了又想念。既翹首企足,以待遠方的康莊,又割捨不下諸如深巷裡的犬吠、隔壁嬰兒的夜啼、後院的紫藤蘿花,還有簡簡單單的一碗白粥。

漫無目的,也記得了木心先生筆下,比大紅年輕的朱紅,黑暗無行人的長街,和一生只夠愛一個人的從前。

合上詩集。

車停,到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深夜談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