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天文數字 中共不敢公布的維穩開支

今年國內外形勢異常嚴峻,難怪總理李克強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最關鍵信息是"穩定是壓倒一切的任務"。"穩"與"風險"兩詞在李克強的報告中分別出現了73次與24次。但李用以維持"適度"經濟增長與高就業的板斧仍然是巨額的政府投入。今年光投資在基建工程已達3.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之譜,此天文數字離2008年金融海嘯後前總理溫家寶為了防止經濟大滑坡而投放的4萬億元已相差不遠。

更令人心寒的投資是公共安全支出,即維穩費。今年官方公佈的公共安全支出是1,797.8億元,僅為軍費預算1.19萬億元的15%左右。但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同樣是官方發行的俗稱"圖解『國家賬本』"的數據,公共安全支出占今年235,244億元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的5.9%,即1.39萬億元,比公開的軍費還多。

維穩費主要用來構建世界首屈一指的警察國家機器,目的是維持中共作為中共永久執政黨與習近平有生之年作為黨的"永遠核心"的地位。例如公安與國安部門利用人工智慧、多維監察設備、大數據、社會信用體系等科技可以把不穩定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同時,高科技防控機器可以對所謂"新黑五類分子",包括異見人士、維權律師、工運領袖、地下宗教人員等進行24小時監控。

但更駭人聽聞的是,據北京消息人士介紹,1.39萬億元的公共安全支出只不過是真正用來打壓所謂反黨、反社會主義與搗亂社會秩序等"惡行"的無底深潭巨款的一部份。中共從不公佈的維穩經費包括以下數項,它們亦充份展示中共警察國家機器如何無孔不入!

"人民戰爭式"收集情報

第一,各大小城市近年發動"人民戰爭式"的"治安志願者"組織,這些俗稱"民間業餘間諜"負責向公安單位通風報信,例如某某經常收聽境外廣播的鄰居最近常與看似境外記者甚至間諜的可疑人物接觸等情報。據官媒透露,光北京市便有近百萬實名註冊治安志願者。他們集中在朝陽與西城兩區,單是朝陽區的治安志願者在2015年便向公安部門提供了20多萬條情報線索。志願者除了有車馬費外,提供"勐料"情報的往往可以拿到幾萬元獎金,這些費用基本上由地方政府與公安攤分。因為各城市要預留不菲的維穩費,直接影響他們本來應該提供的醫療與教育服務。當然,警察國家系統在大專院校也養了大批"業餘學生間諜",他們主力舉報哪些教授或同學在上課時發表親西方或支持普世價值的言論。這些經費大部份由教育部系統而非公安部負責。

第二,臭名遠播、嚴重違反聯合國人權憲章的新疆集中營已開始蔓延到西藏甚至其他地區。中共高層最近在內部講話高度評價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採用非常手段嚴打所謂疆獨份子的成績。據西方人權組織介紹,新疆式的集中營或加強版勞改營已在西藏出現,而且該等利用最新科技操作的洗腦中心甚至有可能在不同省市成立。這些洗腦基地除了具備精神病院的設施外,還購入了最新研發、附有AI、機械人科學與腦神經科"療效"的"改造思想模式"的硬與軟體。集中營與洗腦基地的費用以數十億元計,而且並不包括在已公佈的維穩預算。

第三,由企業負擔的維穩經費。中共由於國家安全考量,全國的IT與相關網路與通訊行業均由國有企業與跟中共高層和共軍有特別關係的所謂私人企業經營。這些壟斷性企業都變成幾千億美元以上資產的巨無霸公司。可是他們有義務把經營IT與通訊業務獲得的情報,例如新黑五類人士的敏感個人資料無償整理與提供給警察國家機器。除此之外,大陸的大型公司與機構都有龐大的保安系統,這些本來只管企、事業單位內部保安事宜的隊伍自胡錦濤時代已與當地的武警、公安部門建立"聯防"關係。平日他們定期一同訓練,假如遇上嚴重威脅當地治安的突發事件,而警察部門應付不了的話,各大公司內部的保安人員便會臨時穿上警察制服與軍警一同"平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