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古詩古文 > 正文

6首蘇東坡詞 道盡人生萬般滋味

01

看破人生路,萬事轉頭空

《西江月·平山堂》

三過平山堂下,半生彈指聲中。

十年不見老仙翁,壁上龍蛇飛動。

欲弔文章太守,仍歌楊柳春風。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這首詩是為懷念恩師歐陽修所作。

十年前,蘇軾和恩師把酒言歡,不料此次聚會竟成永訣,次年恩師就仙逝了。

而這十年中,自己官場坎坷,嘗遍人間冷暖。

作者撫今追昔,感慨歲月蹉跎、遭遇坎坷、人生如夢。

“休言萬事轉頭空,未轉頭時皆夢。”

歐公仙逝了,固然一切皆空,而活在世上的人,又何嘗不是在夢中,終歸一切空無。

不要輕言東坡消極,或許正是心懷此念,他才得以坦然面對紛至沓來的政治打擊。

人生既然不過虛幻,政治失意與挫折,算得什麼呢?

詞中的“空”和“夢”其實都在教我們看破和看淡,坦然面對挫折,笑看自己的人生。

02

直面人生風雨,一蓑煙雨任平生

《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這首詞寫自蘇軾被貶黃州的第三年。

蘇軾和大家一起出行遊玩,中途遇到大雨,同伴狼狽躲雨,卻只有蘇軾不以為意。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蘇軾選擇我行我素,有一種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懷。

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則是說,人生的風雨和自然界的風雨又有何不同?

自然界的雨晴既屬尋常,社會人生中的風雨、榮辱得失又何足掛齒?

03

人生如逆旅,你我皆行人

《臨江仙·送錢穆父》

一別都門三改火,天涯踏盡紅塵。

依然一笑作春溫。

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這是一首送別詞。作者為摯友錢穆父送別所作。

前半段“無波真古井,有節是秋筠”,是對友人高風亮節的讚賞,也是蘇軾的自我寫照。

古人曾說:“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

蘇軾化用為“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既然人人都是天地間的過客,又何必計較眼前聚散和江南江北呢?

豁達的胸襟,浪漫主義的情懷,把送別的壓抑情緒一掃而空。

04

婉轉深沉皆浮雲,人間有味是清歡

《浣溪沙·細雨斜風作曉寒》

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

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

人間有味是清歡。

寫這首詞的時候,蘇軾從黃州遷往汝州。官場的壓力有所緩解,朝廷想要重新起用蘇軾。

所以詞中寫的春景明媚異常。

乳白色的香茶一盞和翡翠般的春蔬一盤。兩相映托。

蘇軾一句“人間有味是清歡”,表達出他對淺煙疏柳、香茶春蔬的喜愛,更是對人間淡然諸事的喜愛。

05

此身飄搖無處尋,此心安處是吾鄉

《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

盡道清歌傳皓齒,

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

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

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蘇軾當年的烏台詩案牽連甚廣,王鞏王定國就是那個被牽連最深的人。

但是王鞏被貶卻毫無怨言,對蘇軾不曾責難一句。

王鞏被貶時,他的歌伎毅然隨行,這讓蘇軾深深折服,所以寫下這首詞,讚賞寓娘的品格。

千里隨行,在條件艱苦的情況下毅然氣節不改,蘇軾問她如何做到的呢?

寓娘說:此心安處是吾鄉。

內心安定,波瀾不起,那麼自然可以隨遇而安,處處皆是故鄉了。

06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寫下這首詞的時候,蘇軾妻子王弗已經去世十年。

蘇東坡十九歲時,與年方十六的王弗結婚。

王弗年輕美貌,且侍親甚孝,二人恩愛情深。可惜天命無常。

這天是愛妻的忌日,蘇軾夜裡終於夢到了妻子,感傷之餘,寫下這首詞。

不思量,自難忘。

不是經常想念,但絕不是已經忘卻。這種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感情,難以消除。

平靜語氣下,寓絕大沉痛。

生死兩隔,再次在夢中重逢的時候,只有“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

正為“無言”,才勝過了萬語千言;正唯無言,才使這個夢境令人感到無限凄涼。“

最後詞句又回到現實,明月夜短松岡,夢醒時分,你終究是不在了,對比夢中的小軒窗更顯孤苦凄涼。

說不盡蘇軾詞,道不盡的人生滋味

蘇軾還有哪些詩詞令人感慨萬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儒風大家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古詩古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