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雷人」話語兩會少見 中共宣傳異象紛呈

每年3月上旬中旬,在中國共產黨掌控的中國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有中共政治花瓶製成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舉行年會之際,也是所謂的“雷人”言論頻發的季節。今年的人大政協兩會期間,來自兩會代表的給中國公眾和網民娛樂的“雷人”言論相對較少,但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小報《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3月9日發表的一則長微博在中國網民看來夠“雷人”,在觀察家們看來則是顯示了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的宣傳新趨勢。

“雷人”是中國民間的說法,通常是指官方的人發表的令人匪夷所思的胡言亂語,令人感覺猶如五雷轟頂,不知所措,哭笑不得。往年在人大政協兩會年會期間,中國的官方媒體會報道兩會代表的“雷人”言論,給中國的公眾和網民帶來娛樂,帶來議論和嘲諷的話題。

往年的兩會期間的“雷人”言論包括建立全民道德的檔案,房價每平方米賣1000萬元也合理,需要立法扣除工資一部分用於慈善事業,等等。這些“雷人”言論使中國公眾紛紛議論人大兩會的這些所謂的人民代表或民主黨派人士跟公眾多麼遙遠,他們的言論多麼荒誕,給中共當局感到難堪。近幾年來,中共宣傳部門反覆對中國媒體發出指令要不要再報道“雷人”言論。

於是,在今年兩會期間的“雷人”言論相對稀少。

但在3月9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發表的一則長微博,聲言中國在中共的領導下非常強大,否則,“人民幣如今貶到10幾塊錢兌換1美元,甚至20塊錢換1美元,本是大概率事件。”

胡錫進的說法引起了中國網民的紛紛議論。因為中共當局通過操控匯率謀求外貿好處的問題一直是美國與其他貿易夥伴對中國長久以來的抱怨,而依然沒有完成對美中兩國為了結束兩國之間的貿易戰而進行的談判的一個棘手問題就是美國要求建立強硬強大的機制可以制止中共當局通過操控匯率隨意將人民幣貶值來謀求貿易好處。

就在胡錫進發表上述有關人民幣很可能大貶值貶到10幾塊錢兌換1美元甚至20塊錢換1美元的“雷人”言論發表一天之後,中國中央銀行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人大的記者會上作出承諾說,中國決不會把匯率用於競爭的目的,也不會用匯率來提高中國的出口。

實際上,中國操控貨幣匯率利用貨幣貶值謀求貿易好處一直是其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關注的問題。川普總統從競選時曾批評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還曾把中國稱為是操縱匯率的“冠軍”

在紐約的政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說,胡錫進在其長微博中談到中國的貨幣匯率問題時一下子暴露出中共本來應當隱藏的東西,這就是中國的貨幣匯率是中共當局肆意肆意操控的;此外,中共當局肆意把所謂的低端人口驅趕出城市引起中國公眾的憤怒和寒心,胡錫進扯談其他國家的貧民窟問題;中共當局在西藏、尤其是在新疆對少數民族實行壓迫導致國際間的譴責,胡錫進卻扯談中國邊疆民族問題,可以說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簡直像是給跟中共當局玩高級黑。

胡平說,“為什麼說有高級黑的嫌疑呢?因為他是以正面歌頌肯定的語氣在說話,實際上,客觀上成了一種批評,一種揭露。但從另一方面你有很難說胡錫進是有意這麼做的。”

中共宣傳部門進來強調禁止對中共玩所謂的“低級紅、高級黑”,也就是利用中共的話語來黑中共當局。胡錫進的微博發表之後,許多網民認為這是他在玩“低級紅、高級黑”。

中國獨立評論人士江棋生認為,胡錫進的言論很有趣。他說,“他的本意倒不是高級黑。他不可能這麼壞吧。但事實上他起到的作用確實是這樣。他等於是在客觀上幫了當局的倒忙。”

江棋生以胡錫進談所謂的其他國家的貧民窟為例指出,其他國家大城市有貧民窟雖然不是好事,但畢竟還不是准貧民在大城市生存,中國則是乾脆禁止當局所說的低端人口在大城市生存,這是非常可恥的事情,讓中共當局也感到可恥。

江棋生說:“像胡錫進這樣還拿這個東西來吹的,很少。當局還這麼做,但不怎麼吹。胡錫進不知道出自什麼動機。這個我們也不好猜測。像他這麼吹還拿來噁心別的國家的,那真是很少。”

北京之春榮主編胡平認為,“低級紅、高級黑”在當今中國成為一種勢頭,一種氣候,讓中共當局也感到頭痛,其實根源在於以習近平為首的現在的中共當局跟過去的中共當局有明顯的差異。他說:

“現在的中共確實跟毛時代有不一樣。因為在過去的毛時代,中共有他那套意識形態,有他的一套前後一貫、多少能夠自洽的一種說法。現在的中共則完全沒有這種東西。根本就是自身充滿了自相矛盾。如果說中共政權除了暴力就是建築在謊言之上,那兩種謊言也是不一樣的。前一種謊言有他的連貫性和系統性。”

胡平指出,先前的中共政權還追求謊言的連貫性和系統性,現在的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政權則已經不在乎這些了。胡平以中國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在揭發最高法院前億元大案卷宗丟失之後被迫在電視上認罪說是自己盜竊了卷宗為例說,現在的中共當局的宣傳已經不在於你信不信了。

在王林清顯然是被電視認罪之後,一位中國網民諷刺道,“王法官監守自盜後,積極要求上級調查卷宗被盜案,甚至逼著領導查視頻,…反觀上級領導不急不忙,拖拖拉拉,於是王法官終於死氣白咧地向媒體曝光了此事。這智商超越了人類的認知極限,看來不傻的(像王法官一樣)讀博士呀,更何況是博士後。”

多年觀察中共宣傳演變的胡平說,自中共新黨魁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共的這種赤裸裸的根本就不理會公信力的宣傳可說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境界;當今中國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面是因為在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主政時期,那些中共領導人對中共的意識形態沒有自信,所以並不強調正面宣傳,只是努力禁止批評聲音發聲,而習近平則不同,他聲稱有四個自信,強調正面宣傳。胡平說,

“這種強調又跟毛澤東時代很不一樣,它更多的是表現出我是流氓我怕誰,就是說‘看你們服不服吧’。它有時候會字裡行間透露出這種流氓氣,這種霸氣。所以他這種高級黑我們很難說胡錫進他是有意為之,是也有不滿,是間接地委婉地揭露呢,還是他認為我們中國就是這個樣子,看你怎麼著。很難說胡錫進究竟是出於一種什麼動機。但效果上確實是有高級黑的效果。而這種說法之所以能夠出現在習近平時代,也就進一步說明了這個時代的流氓氣、霸氣顯得都比先前更為露骨。”

胡平認為,眼下中共的諸多自相矛盾的宣傳不管是否是“低級紅”還是“高級黑”,都有助於外界進一步認清今天的中共掌控下的中國就究竟是怎麼會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