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男子打死門衛潛逃22年 父親去世才敢深夜墳前看一眼!

因門衛要求登記起爭執殺人後畏罪潛逃

1997年,金某剛剛18歲,正是血氣方剛的年齡,平時遊手好閒,沒有正當職業,與社會上一些青年常常聚在一起吃吃喝喝。

“你憑什麼不讓我進去,我就不登記你能把我怎麼著?”1997年6月的一天,金某來到棗陽某化工廠門前準備進廠找朋友張某玩時,與門衛鄒某發生爭執。爭執的原因很簡單,金某進門不肯登記,門衛不放行。但那時“要面子”的金某就是不肯登記,並與門衛鄒某發生口角繼而打鬥起來。誰知門衛室還有其他保安和廠內職工,金某被打的倉皇逃竄。原本事情到此已經結束了,但金某的朋友張某認為,都是在廠里工作,門衛鄒某沒有給自己和金某面子,懷恨在心。7月20日,張某得知鄒某等人相約去棗陽城區某錄像廳內看錄像,於是帶著木棒騎著自行車找到了金某,並將鄒某等人在錄像廳的消息告訴了金某,後獨自返回廠內。本著哥們義氣,金某叫來了其他三名“好兄弟”相約去教訓一下鄒某。當晚11時,鄒某等人看完錄像後,騎著自行車準備返回廠內,行至棗陽市襄陽路偏僻路段時,金某等人一擁而上拿著棍棒對鄒某進行毆打,因為懷恨在心,金某下手很重,一下子將鄒某的頭打破,看到躺在地上的鄒某滿臉是血,金某當時就意識到自己闖禍了,很是害怕,沒有和家人打一聲招呼便踏上了逃亡之路。受傷的鄒某當晚經醫院搶救無效後死亡。

多年來,金某為了躲避警察輾轉多地,逢年過節不敢往家裡打電話,車也不敢坐。他像一隻驚弓之鳥,四處躲藏,一會到廣州的小廠內務工,一會到山東的工地上搬磚,過著提心弔膽的生活。

22年棗陽警方從未放棄加大力度查找金某蹤跡

隱姓埋名生活了22年的金某,到底是怎麼被查出來的?

據了解,1997年命案發生後,棗陽市公安局立即成專案組,對金某等人進行緊急追捕,先後將張某等人抓獲,但因主犯金某潛逃後如驚弓之鳥,只敢打打小工,棗陽警方多次組織抓捕未果。

隨後的22年里,雖然當年的刑偵大隊已經換了辦公地點,參與偵辦該案的警察有的換崗、有的晉陞,但是在逃犯罪嫌疑人金某始終是警察心中的牽絆。無論是在各項專項會戰還是“破案會戰”中,棗陽公安均做了大量偵查工作,也曾多次上門對其家屬做思想工作,但始終沒有取得突破性進展。

近年來,棗陽地區實現連續10年命案必破,警察有了更多偵破命案的經驗和閱歷,棗陽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朱守強要求全體參戰警察要徹底打消犯罪分子逃跑僥倖心理,對以往命案要逐案梳理、逐人研判、逐個攻破。同時,朱守強同志多次來到刑偵大隊聽取案件進展情況,實地查看案發地,並從刑偵大隊、法制大隊等部門抽調精幹警力成立命案積案追捕組,此案再次成為辦案警察關注的重點。

天網恢恢終究疏而不漏

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地,金某內心覺得自己已經逃出法網。2011年7月,金某的父親在家中去世,金某獨自一人來到父親的墳前,大哭了一場,便趁著夜色匆匆離去。

這次,心存僥倖的金某並沒有走遠,他來到襄陽市一家物流公司做了小工,並定居在襄陽。但再狡猾的狐狸也終究鬥不過獵人。2018年12月,棗陽市公安局刑偵大隊警察通過比對和其他手段,警察發現金某很有可能已經改頭換面,一名持有襄陽籍戶口的金某忠引起了棗陽警方的注意。

金某會不會早已漂白身份生活了呢?為印證這一結果,辦案警察展開大量偵查工作,一方面組織警力到襄東公安分局開展合作,一方面調取金某忠的照片給當年參與辦案的派出所以及刑偵大隊警察辨認。

“應該是他沒錯了,比當年老了不少,但是樣子就在我的腦海中。”當年的參與辦案警察之一、如今的棗陽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副大隊長董傑看完視頻截圖後,斬釘截鐵地說。

3月12日,在鎖定金某位於襄陽某物流公司的落腳點後,棗陽警方與襄東警方合作實施抓捕。當天11時許,在襄東警方的配合下,抓捕組成功將金某抓獲。

金某落網後,當年的刑偵大隊參與辦案的警察們無不說到:“如今,心裡的這塊大石終於落地了,對鄒某的家人也算有個交代。”

據金某交代,22年的逃亡生活讓他成了驚弓之鳥,時刻緊繃神經,深夜常常會驚醒,“22年了,從未睡過一次好覺,吃飯也不香,看到街上有警察嚇得蹲在角落不敢動彈,現在好了,終於能回家了……”

目前,金某已被棗陽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