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兩會:今年發牢騷的人更多了?

圖片:2019年3月15日,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在北京閉幕。(美聯社

為期十一天的中國全國人大會議周五在北京閉幕。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院長周強作的工作報告遭到了156票的反對。據媒體的現場觀察,今年兩會似乎出現了更多不同的聲音。事實果真如此嗎?

3月15日上午,人大會議表決通過了中國最高法的工作報告。除了2725張贊成票和67張棄權票之外,這份報告得到了156張反對票,較去年138張反對票略有增加,而這也是近三年來對最高法工作報告反對人數最多的一次。輿論猜測,這與崔永元去年年底的曝料有關。這位前央視大佬披露,一場曠日持久的產權案的卷宗幾年前在最高法“被盜走”,矛頭直指院長周強。

除此之外,一些報道兩會的媒體發現,今年會議上出現了一些與官方說法不完全一致的聲音,而學者對此現象說法不一。

有兩會代表不高興了?

香港《南華早報》本周的一篇報道就描述了四位與會代表的不同意見,而其中最為尖銳的可能就屬原中國財政部部長、十三屆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主任樓繼偉了。他表示,“中國製造2025”浪費了納稅人的錢,政府也根本沒有必要提出2025年的目標。因為這些產業趨勢很難預測,政府不應該在一個充滿未知數的大背景下做出這樣的規劃。

在美中貿易戰的陰雲籠罩下,北京當局去年淡化了“中國製造2025”的高新產業政策,並下達文件要求不再提這項計劃的名字。儘管如此,樓繼偉如此大膽地表達他對這項政策的質疑,仍是一大亮點。

研究中共高層人事問題的時政評論員高新認為,兩會代表在此類問題上提出異議並不會招致太大的政治報復,因為官方的口徑已經軟下來了。

“中共已經不再高調宣傳《中國製造2025》了。在這樣的前提下,個別(委員)—特別是像樓繼偉這樣的已不在其位、僅僅作為政協的一位‘花瓶’代表—說出這樣一些不痛不癢的話,不至於構成所謂的安全威脅。”

另一位提出鮮明意見的代表是前中國外交官、十三屆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委員葉大波。在評價中共國家總理李克強的工作報告時,他對具體內容提出了異議。

報告說,中國去年在共建“一帶一路”上取得重要進展。而這位委員在一場小組討論會上說,他認為這樣的評價有誇大成分。中國在實現這個戰略構想上的確取得了一些成果和發展,但這項計劃也存在一些問題。他特別指出,中國與沿線國家的合作不像他們期待中的那樣順利。因此,與其說“取得重要進展”,不如說合作領域得到了擴展。

除了上述代表,中央外事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十三屆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孔泉,以及中國人民爭取和平與裁軍協會副會長、外事委員會委員周力也對政府工作報告的內容提出了審慎意見。

記者注意到,這幾位提出不同意見的代表都是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的成員,他們大多已從政府崗位上退居二線。

學者:在制度中發聲有技巧

高新指出,從接納建設性意見的角度來看,人大和政協會議的容忍度是有明顯差異的。

“(委員)在政協會議上提出一些不痛不癢的意見時,更不容易被中共當局重視,而人大就不同了。人大一旦把這些一件變成提案,當局表面上必須維護它的‘橡皮圖章’,必須在法律程序上對這項提案作出反應。從中共政權的角度來看,它更要嚴加防範人大代表的出格。”

原體制內政治學者鄧聿文曾在上個月發文說,鑒於中國目前處於非常時期,他希望今年兩會代表能站出來對國家主席習近平說“不”。但高新認為,這屆兩會可能是近四十年來最沉悶的一次,而趙紫陽和胡溫時代人大的活躍氣氛已經遠去了。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學博士、獨立學者顧為群表示,雖然兩會代表發表不同意見並不是常態,但他們只要掌握好語言技巧,大多還是能夠安然無恙的。

“一種方法是你的角度是完全批判性、指責性的。另一種方法就是表達‘我為你好’。我理解你的觀點,但我認為你的政策有些問題。那麼我提出(一些意見)來修正一下這些政策。(委員)如果採取第二種角度,政府就比較容易接受。”

今年兩會有超過五千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參與,而發出這些“雜音”的人仍然屈指可數。但有學者表示,有這樣的苗頭就是好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