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政府報告一改再改 凸顯高層分歧嚴重

中共全國人大會議3月15日結束。圖為中共全國人大3月5日召開現場。

中共兩會落幕後,中共國務院研究室副主任郭瑋披露,中共政府工作報告“難產”的過程,不但經過中共政治局會議、常委會議,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等最高權力機關多次“審議”,而且提交中共兩會代表後,又修改了83處。分析認為,這表明中共高層意見分歧嚴重。

每年一度的中共兩會,被指是“燒錢的兩會,騙人的兩會,其實也是驚恐的兩會”。今年的兩會,3月15日上午終於結束了。

當天下午,身兼中共“政府工作報告”起草組成員的郭瑋召開記者會,介紹了報告的修訂情況。

他說,這次報告在兩會期間共修改了83處,報告修改前是一萬九千三百多字,修改後是兩萬兩百多字,篇幅增加了八百多字。

他還披露,報告提交中共兩會代表、委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政治局會議對報告進行了“研究”,並提出了“意見”;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國務院全體會議,也先後對報告稿進行“審議”。

時政評論員石實表示,從中共官方的表述可見,中共“政府工作報告”其實就是各方達成妥協的一個報告;報告的“難產”過程顯示中共高層內部、中共高層與兩會代表之間都存在嚴重分歧。

其實,中共高層嚴重分裂已被外界廣知。

今年中共全國人大會議3月5日召開當天,中共工信部部長苗圩在“部長通道”上就曾泄漏中共高層意見有分歧。

“在這裡我給大家透露一個小秘密”,苗圩說,在降低製造業增值稅稅率的問題上,中共高層內部“意見都沒達成統一”,有的認為降低一個點,有的認為應該多降一點。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2月22日報導,李克強與中共央行罕見地發表相互抵觸的言論。李克強認為中共央行實施的貨幣寬鬆政策,不但引發外界質疑中共又在搞“大水漫灌”,而且還可能會“造成‘套利’和資金‘空轉’等行為,可能會帶來新的潛在風險”。

華爾街日報》2月23日報導,中共副總理劉鶴也受到內部抵制。劉鶴去年初以來尋求加快中國保險業對外開放,但受到中國人保等國有保險巨頭及保監會的強烈抵制。

報導說,劉鶴在汽車和金融服務等領域放寬對外資的限制等方面,也不得不採取折衷手段,不會像美國要求的立即生效,而是令國內企業特別是國企有更多的時間準備。

中共新媒體“牛彈琴”2月25日刊文說,美中雙方貿易談判已接近尾聲,但中國社會對談判結果肯定會“有不同看法”;儘管大家都不清楚最終談判結果,但還是有不少人提出“很尖銳的意見”。

紐約時報》中文網2月26日的文章說,中共高層分裂嚴重,在政治局會議上,甚至有人拍桌子批評現行政策。

外界認為,去年以來,隨著中國經濟不斷惡化,以及美中貿易戰等原因,加劇了中共高層間的分歧,令本來就四分五裂的中共高層更加分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