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這一次 全球資產通脹會以暴跌收場嗎?

經濟學家Brendan Brown認為,由於預期經濟最終將衰退,企業主們傾向於避開長期投資,轉而注重於通過金融交易創造高回報。這催生了垃圾債和股市的套利交易的火熱。而央行的寬鬆政策不足以阻止貨幣環境的緊縮趨勢,最終資產通脹將在更深的跌幅中終結。

當貨幣通脹已經停滯,而“投機熱”情緒仍然高漲時,資產通脹就會到來。

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經濟學家Brendan Brown認為,這就是當下全球市場的現狀。但他同時預言,在貨幣意義上,資產通脹的這種“重生”將是短暫的。

這一預言包含了兩個問題:貨幣通脹真的停滯了嗎,以及,資產通脹為何無法持續?

今年以來,全球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集體轉向更加寬鬆的方向。美聯儲加息暫緩幾成定局,歐洲央行不久前宣布9月推出新的TLTRO,並預期年內無加息可能。在這種集體“放水”的背景下討論貨幣通脹的停滯,似乎有些怪異。但Brendan Brown認為,央行的舉措可能並不足以阻止貨幣環境的收緊。

Brendan Brown稱,過去的周期顯示,在衰退初期,許多市場參與者——關鍵是央行——錯誤地將停止加息或實際降息視為刺激。事後看來,這些政策舉措不足以阻止已經在進行但尚未得到承認的貨幣環境收緊。他認為,在市場這個“看不見的手”的指引下,反周期力量將在衰退中強勁湧現:

在法幣制度下,貨幣緊縮可能發生在商業周期向衰退過渡的過程中,儘管央行決策者的意圖與此相反。這是由於一些內生因素造成的,比如對貨幣需求的未被察覺的增長,或者根本的“貨幣乘數”下降。很有可能,市場最初慶祝的類似於美聯儲看跌期權的東西,最終被證明是一個病態的笑話。

在金融市場出現大幅波動時,美聯儲總是傾向於放鬆貨幣政策,以“呵護”市場,這被市場稱為“美聯儲看跌期權”。

歷史上,格林斯潘在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1987-2006),每逢資產大跌都會降息或為市場注資,以緩和市場情緒。不少人認為,格林斯潘及其繼任者伯南克的貨幣政策和對市場的呵護,助長了金融市場過度承擔風險的行為,並成為2008年金融危機進程的催化劑。

Brendan Brown稱,市場上非理性力量的存在是資產通脹的證據,關鍵焦點之一是貨幣和信貸領域的套利交易。此外,投機故事的流傳也值得關注。投資者在清醒理性的狀態下,會懷疑市場上那些投機故事的傳播,但貨幣通脹侵蝕了這種懷疑。這些特徵存在的時間都可能比貨幣通脹存更久,尤其是在美聯儲尋求“行使”看跌期權的情況下。

那麼,資產通脹走向終結時會有跡象嗎?

在過去的許多次商業周期中,分析師在分析周期擴張和資產通脹何時將消退時,會尋找關鍵經濟總量增長不可持續的領域。在最近一個周期中的例子是美國的住宅建設。在其它周期中則一般是整體商業支出。這與關注貨幣通脹如何扭曲資產相對價格的奧地利學派的觀點大致相符。

今年以來,關於美國、歐洲等國家和地區經濟衰退風險的討論越多。Branden認為,儘管美國經濟總體沒有表現出明顯的不可持續性,但當前的經濟周期仍存在一個悖論,即“如此瘋狂的貨幣政策是如何伴隨著明顯的實體經濟放緩的”?

他認為,部分原因可能是,每個人都知道美聯儲和其他央行在做什麼,而且一直擔心經濟最終會出現崩潰和大衰退。因此,企業主傾向於避開長期投資,轉而專註於通過金融工程(偽裝的槓桿、動量交易、套利交易)創造高回報。另一部分原因是美股科技巨頭壟斷權力的增長。而與處於競爭環境中的公司相比,壟斷企業對降低資本成本的資本支出計劃的反應往往更加遲緩。

Brendan Brown總結稱:

無論本周期企業資本投資總體低迷的原因是什麼,更廣泛地說,是“實體經濟放緩”的原因是什麼,我們完全有理由預計,與瘋狂的貨幣環境共存的實體經濟放緩將在無節制(immoderation)中結束。經濟放緩的幻覺已令套利交易蔓延至高收益債和更廣泛的股市估值中——因此,跌幅將更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