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更印證了廖夢君是死於暗殺

殺害一個無辜的孩子,毀滅一個幸福的家庭,無非是抖抖手中的狗鏈,牽出「民企」百度,像是編撰天書一般,將掩人耳目進行到底,敢問「妄議」者們,你怕還是不怕?遍布了血漬和屍骸的蒼茫荒野,「震懾」的標本林立,而甘被驅遣的李彥宏,則一路都在賣力地助桀為虐。

我被告知要遵循三項原則:一是“兩會”期間必須閉嘴,二是行文不能影射黨政,三是有損黨政形象的文章不能轉貼,否則······在百度對我公開耍流氓這件事上,我本就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早已身心疲憊的我,依稀記得法律說,勞動者有休息的權利,於是此間我也就樂得休息。

百度的卑鄙,更印證了廖夢君是死於有組織的謀殺,是死於在校園內所進行的暗殺,是死於滅絕人性的虐殺······無所不能的黑暗勢力,對國內外多個搜索引擎幾近同步的異常操縱,這決非百度所能做到。百度只是在人命關天的事上,奉命裸奔得更徹底而已。

鞭撻厚顏無恥的李彥宏,無改夜色的濃黑,但能讓外界知道我還在呼吸。李彥宏不知人間有羞恥事,把迫害進行得更是精細化的魑魅魍魎,源源不絕拋出一些酷吏或“二貨”,實質也就是在對民憤的出口有意設置空靶,以便讓夜色繼續保持濃黑。

殺害一個無辜的孩子,毀滅一個幸福的家庭,無非是抖抖手中的狗鏈,牽出“民企”百度,像是編撰天書一般,將掩人耳目進行到底,敢問“妄議”者們,你怕還是不怕?遍布了血漬和屍骸的蒼茫荒野,“震懾”的標本林立,而甘被驅遣的李彥宏,則一路都在賣力地助桀為虐。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事件,是幾條線聯合作惡的結果,真相在天亮前難於大白天下,我工作在福州時,就已想得十分清楚,為讓生活得以繼續,目前只能是暫時擱置。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隨著國內外形勢的驟然突變,幕後殺人主使狗急跳牆,已是表現得急於滅口。

在卑鄙無恥更是公開化面前,我陡覺耳根清凈。這一年多來,一撥接一撥的人輪番轟炸,要我夫婦倆讓女兒去就學,百度再度作惡後,說客變得同步不再碎碎念了。殺個無辜的孩子,捂住你的嘴巴,捂住公眾的嘴巴,不過是編一通蹩腳的故事,推己及人,同樣是為人父母,你怕也是不怕?

任何人在這樣的反問面前,無疑都會變得語塞。人質的女兒在一天天長大,我深感無奈,許多反對者都能避走他國,而我家不能。廖夢君在學校被暗殺了,在一成不變的“法治”環境下,我夫婦倆不可能成天提心弔膽,又置女兒於險境,她一直在面臨著怎麼接受教育的問題。

而為著一點糊口費,我總在小城的最北端與最南端之間往返,同樣無法免於恐懼。我本就不信神神道道,在進一步的卑鄙無恥向我公然襲來之時,我就更是厭倦了寫作莫名其妙的文字。佛啊,佛在哪裡?在我兒被暗殺之時,佛在哪裡?在我一家深陷恐懼、茫然四顧時,佛在哪裡?

“殘殺了無辜,還要侮辱活著的親人”,一年多的忍氣吞聲,換來的竟是這般結局。我深知自己所面對的,是獸,不是人。我更是艷羨了枝頭的麻雀和水中的游魚,麻雀可以自由地飛往山的那邊,魚蝦可以自由游往想去的水域,而作為慘案人質的我,十幾年來卻總是求而不得。

我再度覺得自己活得就連麻雀和魚蝦都不如。長夜漫漫,不乏這樣或那樣的無奈和可怖。而在風雲突變的2019年,在國內外多個搜索引擎都在不同程度協同作惡的現實面前,眾目睽睽窺見了夜魔新路數的同時,也不難發覺百度更印證了廖夢君是死於暗殺。虐殺迄今在持續······

寫於2019年3月17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仿若編撰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627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廖祖笙文集:http://qzbz.atwebpages.com/ml/zk.html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