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馬克龍訪問非洲三國 擬削弱中共擴張野心

自肯亞1963年獨立以來,馬克龍是到訪該國的首位法國總統。訪問結束時,馬克龍宣布與這個東非強國達成30億歐元(34億美元)的交易。圖為馬克龍(左)和肯亞總統肯亞塔(右)。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完成非洲之角為期四天的訪問,他在吉布地、衣索比亞和肯亞停留。馬克龍此次訪問主要是為了增進和非洲的關係,削弱中共在非洲的滲透和擴張。

CNBC網站3月16日報導,自肯亞1963年獨立以來,馬克龍是到訪該國的首位法國總統。訪問結束時,馬克龍宣布與這個東非強國達成30億歐元(34億美元)的交易。

交易細節尚不清楚,但肯亞總統烏胡魯‧肯亞塔(Uhuru Kenyatta)上周四(3月14日)在一份聲明中證實,已與一些“法國財團”就一系列重大工程達成協議,以促進肯亞的交通網路,包括建設連接肯亞首都的通勤鐵路線。

法國一些企業巨頭,包括達能、法國電力公司、通用電氣阿爾斯通和道達爾集團陪同馬克龍訪問了肯亞。馬克龍表示,此次訪問旨在建立新的經濟夥伴關係,以及法國成為肯亞一個長期、可信賴的經濟夥伴。

雙方都表達了強烈的意願,希望將這次訪問變成一項長期合作,其合作範圍超越商業,還包括一系列符合雙方利益的環境和教育項目。

I am delighted to host my friend H.E. [email protected] of France at State House, Nairobi in his historic visit to Kenya. Kenya and France enjoy a cordial relationship that has helped spur growth in different areas for the benefit of our people|#KenyaFranceRelations pic.twitter.com/qhdmq4LgFW

— Uhuru Kenyatta(@UKenyatta) March13,2019

目標是削減中共影響力

報導說,馬克龍訪問非洲的一個明確目標是削減中共的影響力。

馬克龍到訪的非法語非洲國家,如衣索比亞和肯亞等不是法國的傳統盟友,標誌著在中共控制深入的非洲地區樹立法國競爭優勢的重大努力。

他在抵達非洲時即表示,中共日益增強的經濟影響力可能對非洲國家的主權構成威脅。

香港浸會大學政府與國際研究系主任讓-皮埃爾‧卡貝斯坦(Jean-Pierre Cabestan)3月14日對CNBC表示,“法國現在已經在非洲與中國(中共)競爭了一段時間”。

卡貝斯坦是法國香港當代中國研究中心的成員,他補充說,對於很多法國公司來說,意味著閉門簽署交易。

中共現在是該地區最大的經濟合作夥伴和國家債權國。麥肯錫2015年報告中的數據估計,中共與非洲的貿易額超過1850億美元。相比之下,法國與該地區的貿易額估計低於570億美元。

同一份報告稱,非洲的中國公司數量是官方數量(中共商務部登記數量)的兩到九倍。

在肯亞,中共估計耗資40億美元用於建造肯亞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蒙巴薩-內羅畢標準軌道鐵路;而在衣索比亞,中共投資建造亞的斯亞貝巴-吉布地鐵路,該項目價值34億美元。

中共這些投資是想讓肯亞、衣索比亞和吉布地成為其“一帶一路”計劃的最重要合作夥伴,以實現中共全球影響力。

馬克龍訪問吉布地時警告說,中共貸款附帶的條件長遠來看可能是危險的。他說:“(中共)近年來在許多國家擴大自己的影響力,特別是在非洲國家。短期內看來可能很好,但是長期來看結果往往會很糟糕。”

他說:“我不希望新一代的國際投資侵犯我們歷史上合作夥伴的主權,或是削弱他們的經濟。”

從戰略角度上看,吉布地位於通往蘇伊士運河的紅海南口。吉布地擁有法國在非洲最大的海軍基地,1400名法國人在這裡訓練非洲軍隊、監視非洲之角和葉門。

馬克龍訪問吉布地時警告說,中共貸款附帶的條件長遠來看可能是危險的。(LUDOVIC MARIN/AFP/)

法國政策初見成效

馬克龍早就決定將非洲作為其政府的首要任務,他在2017年首次外交政策演講中,明確向法國170位大使發出該指示。他當時說:“非洲在很大程度上將對世界的未來發揮作用。”

馬克龍隨後迅速成立了有史以來第一個非洲總統委員會、法國-非洲關係諮詢小組,並在去年7月訪問西非,現在則訪問東非。

2017年,衣索比亞成為法國第三大市場,法國出口飆升至創紀錄的8.3億歐元以上。

在過去的五年里,肯亞的法國公司數量幾乎增長了兩倍。標緻、歐萊雅、雅高(Accor)、施耐德電氣和達能等公司都建立了區域基地。

法國的優勢

雖然法國投資無法與中共大撒錢的數額相比,但CNBC報導說,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一些微妙的變化說明馬克龍可能佔上風。

首先,中共在去年8月宣布不會擴大非洲這三個地區的財政承諾,北京的財政承諾將維持在先前2015年600億美元的水平,這可能是中國經濟放緩的一個徵兆。

此外,一些非洲國家似乎更願意與中國以外的國家做生意,馬克龍正在利用這一趨勢。

“(非洲國家的)國內政治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卡貝斯坦告訴CNBC。

衣索比亞逐漸恢復民主,正在與中共保持距離,並與法國重新調整利益關係。

與此同時,肯亞也熱衷於擺脫對中共的公然依賴,並實現多元化。卡貝斯坦說:“與該地區許多其它國家一樣,肯亞對中國(中共)負債很大,而且肯定有意重新平衡對外關係”。

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中非研究所(China Africa Research Initiative,簡稱CARI)的數據,2000年至2017年期間,在對中共欠債最多的非洲國家排名中,肯亞位居第三。

去年,肯亞和尚比亞爆發了反中共抗議活動。非洲民眾開始指責中共的存在和經濟擴張。

而馬克龍在抵達吉布地時表達得很清楚。他說:“法國公司可以提供尊重性的合作夥伴關係……不會帶來過多的、不可持續的債務,並有利於當地就業發展”。

馬克龍還承諾支持衣索比亞文化遺產的發展,以及建立若干高等教育合作夥伴關係,同時推動與肯亞的環境項目,肯亞75%的能源是可再生能源。

卡貝斯坦告訴CNBC,法國“將更積極地與中國(中共)競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蘇靜好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