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大陸移民為何反對民主黨社會主義傾向

一些民主黨人擁抱“社會主義”的政策理念已引發在美中國移民的警覺,開始對“社會主義”說“不”。更有中國移民喊出心聲:“我只想讓美國還是美國,而不是變成另一個蘇聯、古巴或中國。”

隨著中國移民人數的增長,華裔美國人在政治參與上越來越活躍;同時,對經歷過中共社會主義的大陸人來說,反對美國搞變種社會主義已成為一種天生的“共識”。

“華盛頓觀察家”(Washington Examiner)周二(3月19日)發表題為“‘該死的社會主義,為啥你總跟著我?’華裔美國人看到民主黨左轉背後的共產主義幽靈”的文章,介紹了三位南加州中國移民對美國政治的最新看法。

華人媽媽:晚期墮胎政策的源頭在哪兒?

第一位受訪人是一個普通的華人媽媽,有兩個孩子。

當周沙嘉(Saga Zhou)於2009年從中國大陸移居美國時,她刻意避開政治。共產黨在中國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這讓大多數中國移民對政治參與產生了內在的厭惡。

但美國左派擁抱的政策、讓她想起中共的政策,她對政治的興趣被激起了。其中一項政策是左派對晚期墮胎的支持。

周在中國生活的時候,像許多年輕中國人一樣,她不認為墮胎是個大問題。但當她搬到美國,結婚並撫育兩個孩子後,她的觀點發生了變化。

“在我成為母親之後,我對生命的理解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當我們在加州尓灣(Irvine)的一家餐廳見面時,她告訴我,“現在我是一名完全的母親。”

周說,弗吉尼亞法案放寬對晚期墮胎的限制、讓她心碎。此外,民主黨州長拉爾夫·諾瑟姆(Ralph Northam)承諾簽署立法,甚至暗示他亦會批准殺嬰行為的說法,亦讓周備感難受。

“當我看到這個消息時,我甚至不敢點開(文章)”,周的眼中沁滿淚水,“真的很難受,我覺得胸口裡有一些非常強烈的東西。然後我說,‘請讓我收養他,不要殺了他。’”

這條擬議的法律跟周在中國大陸出生時的政策很相似,她的母親在中共政府開始實施“獨生子女政策”(一胎政策)時懷上了她。

一胎政策禁止大多數夫妻生育一個以上的孩子。懷有第二個孩子的婦女經常被迫接受絕育手術;有時強行把子宮裡的孩子殺掉。周是她母親的第二個孩子,但她很幸運,因為一胎政策當時還沒有在她的城市實施。

“人們必須了解根源,這些政策從何而來”,周說,“這就是為什麼我很生氣。該死的社會主義,你為什麼總跟著我?”

民主人士:左派的很多做法跟中共文革類似

在2008年和2012年,許多美籍華裔選民投票給奧巴馬,相信奧巴馬的民主黨對移民更加友好。“在我們落地的第一天,媒體和左派就強化了少數族裔應該投票支持民主黨、移民不應該與保守派保持一致的理念。”中國移民喬治·李(George Li)說。

但是許多華裔被民主黨近來擁抱社會主義的政策舉動擊退。社會主義“對於(華裔美國人)來說是一個大的、非常關注的問題,也是為什麼我有動力要阻止(民主黨這麼做)”,李說,“這是我們的職責”。

作為20世紀80年代後期的中國大學生,李是中國民主運動中的活躍人士,他認識一些參與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的學生。

在李移居美國後,他獲得了計算機信息工程碩士學位並組建家庭。隨後,李通過金橙俱樂部積极參与當地的政治活動。

金橙俱樂部是2014年在南加州橙縣成立的一個華裔美國人民間機構,其最初的目的是廢除參議院憲法修正案第5號。該俱樂部認為,SCA-5會不公平地損害優秀學生進入加州頂級州立大學的機會。

隨後,金橙俱樂部更多地參與加州的政治活動以及代表華人選民發聲。

李認為,共和黨天生適合華裔美國人,理念跟中國的傳統文化契合。他說,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保守的,強調勤奮和自立,並重視教育和家庭的價值觀。

同時,他指出他在美國政治中看到了跟中共一樣的東西。“我在這個國家(美國)看到的很多東西都與我在中共文化大革命時期看到的很相似。”他表示,左派對政治正確的迷戀令人發狂,它們讓人噤聲。

“這種恐嚇對於言論自由非常糟糕。”李說,政治正確是“馬克思主義文化的一種形式”。

“我只想讓美國還是美國”,他補充說,“而不是變成另一個蘇聯、古巴或中國。”

美國是你我的國家不要變成社會主義國家

第三名受訪者本傑明·余(Benjamin Yu)屬於更早注意到民主黨在走向社會主義的一批人,他於20世紀90年代末與母親一起移民美國。

在美國遭遇9/11恐襲之後,余的“愛國主義”熱情激增,隨後他加入了陸軍。當時,他是美國綠卡持有人。

“如果事情就發生在離你很近的地方,你是否是有合法身份的美國人,這並不重要。”他說,“你會覺得,那是你的國家。你感覺自己是社區的一部分。”

余看到了在奧巴馬總統領導下的新生社會主義,這名連續兩次選舉投票給奧巴馬的華人選民,終於在2016年毅然轉改支持川普(川普)。他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華人投票給共和黨,也許很多人因為害怕被排斥、而不願意說出口。

接受採訪的三名華人表示,他們相信共和黨可以贏得華裔選民——強調共和黨的堅決反對社會主義、而民主黨擁抱社會主義。

共和黨的反共主義長期以來吸引了許多古巴、越南、東歐和其他在冷戰期間逃離共產主義國家的移民。

在民主黨擁抱所謂的“全民醫保”、“免費”大學、70%的富人稅、“綠色新政”以及後期墮胎等政策的同時,共和黨則將2020年大選定為對社會主義的公投。

總統川普的大多數演講中都談到了“社會主義的危險”,包括2月的國情咨文。“今夜,我們重塑決心、美國永遠不會成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他告訴國會以及美國國民。

共和黨超級委員會國會領導基金(Congressinal Leadership Fund)的一份內部備忘錄顯示,他們計劃將2020年總統大選定為社會主義和經濟機會之間的選擇,贏得郊區並重新奪回眾議院。

中國移民的人數在逐年上升。如今,已有超過300萬中國移民生活在美國,而1980年這一數字不到50萬。

如文中提及的第一位受訪者周女士,她於2018年加入金橙俱樂部,開始參加會議、簽署在線請願書以及出席公開的抗議活動——這些都是她在中國無法想像能做的事情。想必像這樣的華人參與政治的例子在美國2020大選期間會越來越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