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夢」會成為「亞洲夢」還是亞洲的噩夢?

美中兩國目前正試圖達成一項貿易協議,但與此同時,北京與華盛頓的戰略競爭正在各個領域展開。這一博弈在亞太地區尤其明顯。新加坡《海峽時報》的總編華仁認為,中國的崛起以及美中較量給亞洲帶來的戰略變化是亞洲國家不得不面對的巨大挑戰。他說,對於亞洲國家來說,一個關鍵的問題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的“中國夢”是否會成為“亞洲夢”還是亞洲的噩夢。

美中兩國正在努力,通過談判來解決雙邊的貿易爭端。兩國的高級官員將分別在北京與華盛頓進行兩輪談判,以期在4月底之前敲定貿易協議。雙方都意識到,美中之間的關稅大戰對兩國經濟都造成了損害。

在進行貿易談判的同時,美中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正在日益加劇,而且日益全球化。這種較量在亞洲尤其明顯,而且給亞洲國家帶來了巨大的挑戰。

中國的崛起以及美中博弈給亞洲帶來挑戰

新加坡銷售量最大的英文日報《海峽時報》的總編華仁(Warren Hernandez)星期一在華盛頓東西方中心舉行的一個座談會上表示,亞洲媒體正在把版面與資源投放在三大領域。

他說:“首先是正在發生的戰略變化-中國的崛起,中國對亞洲其他地區的反應,中國對美國的反應,而且我們管理這場競爭的方式可能是非常關鍵的;第二個是技術上的挑戰-人工智慧與機器人,它們如何影響工作以及影響我們的經濟;第三個大的挑戰當然是氣候變化。”

2019年3月18日,新加坡《海峽時報》總編華仁在華盛頓智庫東西方中心講話。(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華仁:我們面臨的是G-X時代

華仁認為,世界不再由八國集團、二十國集團或中美兩極格局(G2)所領導。他也不認同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主席、政治學家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提出的零國集團時代(G-Zero)的概念。在他看來,我們面臨的是一個G-X時代,即充滿未知數的集團時代。在這樣一個時代,各國根據課題組成利益關係,而這種利益關係會隨著時間及各種因素而改變。

中國夢對亞洲國家究竟意味著什麼?

這位在荷蘭皇家殼牌公司也任過職的新聞編輯說,對於亞洲國家來說,一個關鍵的問題是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對他們究竟意味著什麼。

他說,目前,人們對此有不同的解讀。在最基本的層面,它被視為中國重返文明世界的中心的一種努力,並試圖從現有體系中得到更多的利益;第二種解讀是中國利用它在經濟、政治與技術上的崛起,試圖重寫現有的規則,使之有利於中國;第三種解讀是中國完全改變我們現有的國際秩序,重起爐灶。

亞洲國家想知道的是,這個“中國夢”是否也會成為“亞洲夢”還是“亞洲的噩夢”?

華仁認為,我們目前並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他說:“在目前,這三種解讀中的哪一種會得到證實並不完全清楚。它可能是所有這三種情況的一個變體。但是很多東西取決於我們對此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以及我們如何管理正在發生的這個重要的過渡。”

這位新聞編輯指出,在中國崛起的同時,還有其他的力量在起作用。這些力量之間的相互作用會影響到最終的結果。但他認為,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中國越強勢,它所激起的反應就會越強烈。

他說:“你可以看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上發生的事情,以及日本如何為了使協議通過而在兩個問題上達成妥協;如果你看看正在對印太戰略所進行的討論,以及印度、日本、澳大利亞和東盟如何在這個空間發揮領導作用,你就會發現,它確實會引發反應。因此,在今後,中國如何與亞洲其他地區打交道以及中國如何與美國打交道都是關鍵的挑戰。這些力量都在一直不斷的相互作用。”

在回答美國之音記者提出的美中兩國競爭加劇可能導致亞洲國家不得不選邊站將如何影響亞洲的地緣政治環境的問題,華仁說,亞洲國家沒有人希望在美中兩國之間選邊站,這不僅是出於地緣政治的考慮,而是一個根深蒂固的信念。他說,大家都意識到,這個世界太小,容不下衝突,但大得足夠容納每一個人。他希望大家會找到實現充滿未知數的集團世界的途徑,而不是把它看成是一個零和的世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