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孫儷:我抵觸「少女感」 這是不認可現在的我自己

從2017年開始,如果有一個詞能成為流行語,那一定就是“少女感”。

不分年齡段,所有女星都在拚命凸顯這個人設,不“少女”,無退路。

大部分賬號常用題目,以及最受歡迎題目一般是——

楊冪超級“少女感”,從懷孕到現在都是“萌妹子少女媽咪”;

林心如,即使42歲都還滿滿“少女感”撲面而來,怪不得霍建華那麼愛她;

64歲的趙雅芝發通告都要和“少女感”掛鉤,看完之後都有點感慨,明星太不容易。

“少女感”“初戀臉”是對女星最高讚揚,大家也默認了這個語境,但最近,經常被贊少女感的孫儷,在接受“新世相讀書會”採訪時說了一句很讓人感慨的話——

“其實我真的特別不喜歡‘少女’這樣的詞,我內心比較抵觸少女感,這樣的詞是不認可我現在的自己。”

已經37歲的孫儷,是我眼中真正能把生活各方各面過得圓圓滿滿的女性代表,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風情,做事乾淨利落,絕不拖泥帶水。

從《甄嬛傳》之後孫儷變得很紅,當然,在此之前她也很紅,但還是不如這幾年突飛猛進,那部後宮爭鬥劇把她推到了電視劇一姐的高位。

一般流量明星的做法是,趁著有錢趕緊賺,多拍電視劇多露臉,但孫儷完全實行著“愛惜自己羽翼”的做法——一年一部電視劇,但保證精品。

要知道,另一位電視劇一姐——劉濤,她的強度是,4年25部戲。

每次進劇組,把劇本標註得五顏六色,把所有台詞背得行雲流水,能把筆記做得彷彿高考生,這些都是演員孫儷的標配。

生活中的孫儷反而沒有台前那股艷光四射感,她變得很普通,演戲時有多主角生活里就有多龍套,永遠給人一種試圖往後退的感覺。

演戲爆發力十足,生活被她安排得明明白白、四平八穩。她選擇了一種全國女性都艷羨的方式在生活,有舊女性的溫馨完滿,也有新女性的獨立自主。

一年拍一部戲,有充分的時間帶孩子,在家種菜,堅持練瑜伽16年,勤於健身打拳、畫畫練字....

兒女雙全,老公影帝,有一直陪伴在旁的母親,還有多年後和好如初的父親,同父異母的妹妹也和她相處得如同親姐妹一般。

甚至連經紀人、保姆、化妝師都多年來一直對她忠心耿耿、盡職盡責。

她說:“我迷戀家常生活,喜歡特別會過日子的女人。”

這個狀態,其實她十年前,就在一本時尚雜誌透露過。

那時候她說,我希望一年就拍一部戲,餘下的時間都給生活,因為——拍戲是一時的,但生活是一輩子的。

孫儷真的是不忘初心。

從《甄嬛傳》里的甄嬛,到《羋月傳》中的羋月,再到2018年大火大熱的《那年花開月正圓》中的周瑩,孫儷演的角色,絕對不是“少女感”,每一個,都是從豆蔻年華,演到垂垂老矣。

《甄嬛傳》里從剛進宮時“願得一人心”的天真,到含淚冷酷官宣“皇帝駕崩了”的複雜滄桑,從女孩到女人成長的堅強與喪失,那種完整;

《羋月傳》里既依賴義渠君,又要控制他的矛盾,中年女人對愛情和權力分配的張力,那種真實;

《那年花開月正圓》里,最後周瑩回憶一生,問自己得失的“如夢似幻”,那種深刻。

這些,本身都是需要生活成全的,需要在生活里,去了解人是什麼,人生是什麼。

而娛樂圈畸形審美“少女感”,不知道拖累了多少女星,多少女演員把這個詞當做可以護身的保護傘,卻不知道,它才是最殘酷的天花板。

《斗破蒼穹》中飾演吳磊母親的李若彤,被網友吐槽“神仙小龍女這也太嚇人了吧”;

51歲的邱淑貞打扮樸素去醫院體檢的照片,被網友拿來大做文章“撲克女神身材走樣變大媽”;

因《如懿傳》被網友瘋狂吐槽的周迅,演少女被全網嘲笑吐槽“大媽硬裝可愛實在看不下去,她再也找不回少女感狀態了”。

如果這三位還有塑造角色的要求,那孜孜不倦非要把少女感凹到底的一些女明星,實際呈現的驚悚效果,讓女明星的自然衰老,顯得更加可悲。

過度追求少女感,是女明星自己的問題嗎?當然不是,往小了說,是影視圈市場給女明星的苛刻難題,往大了說,是整個東南亞幼女審美在演藝圈的縮影。

俞飛鴻曾坦言,亞洲男性審美過度注重幼齡。

趙立新在微博也這樣感慨過,國外知名優秀表演藝術家,在我國是沒戲拍的,滿屏的“年輕漂亮”皮囊始終在自娛自樂。

已經37歲的楊蓉,在《我就是演員》中哭訴,為了不被淘汰,仍然在拚命接演“少女人設”角色——“請多給30+,40+的女演員一些戲。”

幼齒審美的背後是什麼?是女性的學識、氣質、閱歷都是弱競爭項,而生殖力、美貌、可控感,才是世界給她獎賞的項。

作為這個遊戲頂端的孫儷本可以選擇更簡單的路,但她用實際選擇,以及整個人生價值取向回答了這個難題——

上帝給頂級食物鏈者那麼奢華的配置,不為炫耀或者揮霍,本質是保證她的選擇權,自由自我自然,才是人生最高的獎賞。

越來越多真正有質感的女星,身體力行在反擊這樣的審美。

秦嵐被諷刺“有點垮了”,她直接回應:“我確實有點垮了,因為你真的過了35真的會垮,每個上年紀的人都會有的困擾,我覺得你還是要接受時光給你留下的痕迹。我都37了能沒有皺紋嗎?”

舒淇在雜誌把自己P得過白的時候抗議:“我更喜歡自己有雀斑的小麥色臉。”

講真,網紅的大眼睛錐子臉高鼻樑,我承認是美,但複製感太強了,我更喜歡那種中年一點,寫著人生閱歷和質感的臉。

袁泉,五官稜角分明,長相歐化,高鼻深目,眉睫投下的陰影里都是隱忍心事,用史航的話來說,“是你只配錯過的好姑娘”。

俞飛鴻,我們號去年寫過一篇關於她的文章“俞飛鴻:任何人最終的歸宿都是自己”。她的氣質和教養,都刻在舉手投足之間,實力詮釋低調的優雅。

陳數,臉上總是寫著一種淡然,對生活里的美感敏銳而自持,低調地把生活過成適合深夜聆聽的鋼琴曲。

我不是說,女人到了中年就要放棄對外表和皮相的追求,而是但這個追求絕非表面淺薄,更不是帶著恐懼對某個階段的死死不放,其實冷靜想一下,少年時代的我們,因為沒有積累、判斷力,又太多敏感和自尊,往往狼狽如喪。

還是那句話,真正少女感的女人,靠的是對生活清醒的認知、深刻的自信,以及強大的實力。

“哎呀,你都40了,看著還那麼少女感啊”在我聽來是句“就那麼回事”的恭維,真正牛的女人一直都明白,——

無論她在哪一歲,那個年齡,就是女人最好的年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伊姐看電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