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中聯辦溫暖的手 韓國瑜能握嗎?

有評論認為,韓國瑜只是用這種貌似傻頭傻腦、實用主義、不談意識形態的包裝,掩蓋自己聽任中共調度的事實。

台灣《上報》發表文章《韓國瑜夜訪中聯辦-喂利政治締結天朝藩屬關係》,作者盧斯達說,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不是特區官僚,也不主管香港的經濟外貿事務。中聯辦是負責聯絡中共的黨工。韓國瑜訪問香港,重頭戲是中聯辦,但他聲稱要拼訂單、推銷高雄水果。那麼韓國瑜的算盤,不外乎是寄望中共“政治買貨”。韓國瑜在島內外不斷重覆“不談政治,只談經濟”的咒語,但見中聯辦求各種方便,為何不是政治,韓國瑜只代表高雄,中聯辦卻代表整個中國共產黨,這並不是交流而是一方接受另一方招撫。

文章說,不談政治者,像一個推銷員或者地方人士那樣四處交朋友,聲稱“所有對我們伸出溫暖的手,都是好朋友”,那就是沒有政治底線。韓客觀而言只是用這種貌似傻頭傻腦、實用主義、不談意識形態(九二共識就不是意識形態?)的包裝,掩蓋自己聽任中共調度的事實。

作者認為,台灣人應該認真考慮,這類人問鼎大位,對自己的國家(不管是中華民國還是台灣)自主性會有什麼影響。即使是地方層面,又是不是要繼續授權這道“以經圍攻”的後門,經濟如此依賴中共滿懷政治計算的“善意”,又會有什麼後果。

威權體制也需要民主元素

香港《端傳媒》發表文章《中國改革開放證明了,即使是威權體制也需要民主元素》,作者洪源遠認為,官僚改革不能永遠代替政治改革。習近平的反腐運動儘管聲勢高漲,卻正在加速官僚體制中的必要變革。但問題是,當局同時壓制政治自由、復興意識形態宣傳運動、要求大學不再傳播外國觀念,以及實行種種相關措施。這些新舉措使民營企業和外資企業人心惶惶,擔心黨國是否會放棄改革開放政策,回到毛澤東時代的統治方式。這些舉措扼殺了社會中經濟增長的新動力,而目前正是最需要這些增長動力的時候。

作者認為,“我認為恰恰相反,中國改革開放證明了即使是威權體制也需要民主元素(尤其是官員問責、競爭、對權力的部分約束),從而有效治理並釋放市場的活力”。一種廣泛傳播的意見認為,成就中國經濟發展的是其威權體制。可以確定的是,如果光靠獨裁統治和自上而下的計劃經濟就能帶來一國的經濟發展,那麼早在毛澤東統治下的中國就已經濟繁榮。

台商對中共仍有利用價值

台灣《報導者》發表文章《沒有台商,中國能崛起嗎?揭開“尋租”中國的面紗》,摘錄學者吳介民新書《尋租中國:台商、廣東模式與全球資本主義》部分章節,認為在中共追求世界霸業的想望上,台商仍有利用價值。第一個是政治身分上的價值,第二個是產業升級上的價值。

文章說,不論是廣東模式或中國模式,在官方宣傳下總是光鮮亮麗,但背後的剝削則經常被掩蓋起來。全球價值鏈,其實是一條又一條跨越國界、穿透階級與性別、破壞生態環境的剝削鏈。沿著價值鏈,人與生態必須付出的代價層層轉嫁下去。而中國模式的特色是,由國家打造民工階級,國家積极參与在剝削民工的競賽之中。

根據本書“全球資本—產業群聚—在地體制”三邊互動的分析架構,在全球資本與在地體制的互動場域中,台資具有雙重角色:一方面,台資作為全球資本代理人,大部分為中小型跨國台企執行在中國製造現場之價值鏈治理,這是支配角色;另一方面,則作為技術與管理知識的擴散者,培育了在地陸資廠的人才,促進產業升級與本土供應鏈系統,這是協同角色。中國近年來大力推動半導體工業,新建多座晶圓廠,引進不少台灣高階管理人員與工程師。在這裡,可以看到台灣資本與中國資本的互動與整合、競爭與合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