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中國留學生營救母親的故事

2016年,出發前一天,鴻雁、傑伊參加埃德蒙頓淘金節遊行。(本人提供)

2016年5月,加拿大北方城市埃德蒙頓正沐浴在初夏的陽光中,中國大陸留學生鴻雁和先生傑伊正在策劃一個浪漫的旅行計劃:從埃德蒙頓開車到傑伊的家鄉渥太華,邊走邊玩,去那些早就想去的風景區轉轉。

鴻雁畢業於里賈納(Regina)大學的經濟學專業,傑伊是卡爾頓(Calton)大學畢業2年的實習建築師。兩人在溫哥華一個公眾活動中相識相戀,成家。現在,他們決定回傑伊的家鄉找新工作,順便照顧年邁的父母。

鴻雁、傑伊生活照。(本人提供)

鴻雁、傑伊生活照。(本人提供)

搬家工作進展順利。房子也賣了,搬家公司也定好了。只等7月底出發…….

一個電話打亂一切

6月的一個清晨,一陣急促電話鈴聲把鴻雁從睡夢中驚醒。“你媽媽被抓了!”

這個消息讓鴻雁瞬間蒙了,腦袋一片空白,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但她還是抱著一線希望,是不是搞錯了?她開始往中國打電話,找所有可能的途徑打聽媽媽的下落。據說母親是到河北省看朋友時被抓。鴻雁又去河北省公安局、看守所詢問,都說:沒有這個人。

連日的奔波、勞累,焦慮、痛苦,讓鴻雁感到虛弱無力。對於母親,身在加拿大的她,可以做些什麼呢?

加拿大電視台給了她一分鐘

2003年,20歲的鴻雁來到加拿大留學。自從2005年最後一次回國見媽媽,至今已經13年了。鴻雁一直擔心媽媽的安全。

現在身在萬里之遙,如何營救媽媽?鴻雁心急如焚。

鴻雁的丈夫傑伊在渥太華一個美麗的小鎮長大。這位年輕的建築師剛剛修煉法輪功,對法輪功在中國的迫害已有廣泛的了解。他對岳母的被抓捕並不完全感到意外。

“對母親最大的幫助就是將迫害曝光。”傑伊說。“作惡的人最怕見光。”鴻雁跟先生的想法一致。

可是,夫妻兩人都不擅長在眾人面前說話,也從未面對過媒體。

“我行嗎?”鴻雁有些猶豫。“可是,母親下落不明,時刻面臨酷刑迫害、還可能被……”鴻雁不敢往下想了。

這位身材嬌小,性格內向,在陌生人面前講話都發憷的女子,最終選擇勇敢、堅強:向媒體曝光。

媒體很快聯繫好了。當時CTV-Dinner Edmonton頻道正好有1分多鐘的空檔,他們邀請鴻雁出鏡直播,時間定在當天下午5點。

離直播只有3小時,時間非常緊迫。

鴻雁趕緊準備,又匆匆趕到電視台。在1分多鐘的直播視頻里,鴻雁用英語把法輪功被迫害真相及母親失蹤的消息在TV-Dinner Edmonton頻道播出。

整個演講過程中,鴻雁的嘴唇一直發抖,不過效果不錯。消息在當地100萬人口的城市流傳,並傳到了世界各地。

7月中旬,河北石家莊裕華區公安局終於承認:他們抓了鴻雁的母親陳慧霞,將她關押在石家莊第二看守所。

四分五裂的家

自從得知母親的下落,鴻雁從多方獲悉,關押母親的地方,因酷刑而臭名昭著。母親在那裡受到酷刑和洗腦迫害。曾被銬在鐵椅子上二十天,放開後,幾乎不能站立、行走。

那段時間,前加拿大亞太司長大衛.喬高出了一份調查報告,證實了中國大陸活摘器官的存在,而且數量相當巨大。

鴻雁不敢往下想,她的心情就像過山車一樣起伏,恐懼不由自主的湧上心頭,她恍惚間看到了過去的一幕幕……

鴻雁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援救母親。(大紀元)

鴻雁的母親陳慧霞曾是位多病纏身,被醫生判斷只能活半年、1年的人。後來修煉法輪功,身體恢復健康。那時鴻雁也跟著媽媽修煉,爸爸也很支持。

“媽媽修煉後,脾氣變好了,家裡有了歡聲笑語,也有了可口的飯菜。”鴻雁說,“可惜這段幸福時光只維持不到1年,迫害就開始了。”

因為迫害,鴻雁15、16歲的青春期總是在恐懼和不安中度過。“迫害最嚴重的時候,時不時的聽到媽媽很熟的朋友突然不見了;過幾天,又有人被迫害了。”她說,“我家的樓下就有人盯梢;我去上學,有人會一直跟蹤到校車。”

2003年陳慧霞遭關押。恐怖的迫害使她一度放棄修煉,然後疾病又慢慢回到她身上。最後,她決定重新回到法輪功修煉。

迫害波及家人。鴻雁的父親承受很多壓力,最終被迫離婚。又擔心女兒受到迫害,於是想法設法把鴻雁送到加拿大留學。

“如果不是因為迫害,我也有個幸福的家。如今,就像許多受迫害者一樣,我的家四分五裂。”鴻雁說。

並不孤單的營救行動

鴻雁母親被抓的事實,徹底打亂了鴻雁和傑伊的計劃——從埃德蒙頓一路走,一路玩到渥太華浪漫旅行。

“我的情感與太太緊密相連。”傑伊說,“現在最要緊的是營救母親。”

在整個營救過程中,傑伊始終是鴻雁最堅強的支持者。儘管兩人存在文化、語言的差異,但最終達成一致:將觀光旅行改為營救母親的行動。

他們從埃德蒙德出發,從西到東,將經過10幾個市鎮,最終到達加拿大聯邦政府、國會山所在地——渥太華,全程約4,000公里。

7月底一個清涼的早晨,鴻雁和傑伊匯入往加拿大東部方向的車流中。

出城10分鐘後,車流越來越少。亞省和薩省人口稀少,有時,汽車穿過一望無際的油菜花地;大多數時候,他們在漫無邊際的荒原上行駛,半天見不到一輛車,只有他倆在望不到頭的高速公路上孤單前行。

2016年7月28日,鴻雁、傑伊到達蘇必利爾湖邊。(本人提供)

鴻雁當時感覺倆人就像遠征軍,正行進在出征的路上,前方就是一場戰役。

每到一個城市,都有當地法輪功學員的支持,協助他們在當地舉辦集會、與媒體會面,呼籲當地政府發聲,幫助制止迫害,營救母親。他們發現,原來自己並不孤單。

行至里賈納市,鴻雁有一種無法訴諸語言的感動。這是她大學留學的城市,也是在這裡,她放下顧慮,重新開始修煉的地方。

在這裡,他們遇到一位參與營救高一喜(明慧網有詳細報導)的法輪功學員。她說:“我們的營救行動是為那些沒有機會發聲的人發聲。”

鴻雁聽後心裡一亮:這次行動不僅僅是為了媽媽,而是為了很多很多在中國遭受迫害的人。一路上高強度的身心勞累,似乎不算什麼,她覺得自己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那一刻,她心中充滿了正義和神聖感。

行至北安省,這是沿途最美的一段路程,那裡有好幾個風景優美的國家公園和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蘇必利爾湖。但他們已無心觀賞風景,只是在路邊的觀景台停留了幾分鐘,又趕往下一個城市……

鴻雁夫婦與法輪功學員一起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大紀元)

善良人們的支持

Post Media是加拿大最大的媒體體團,其旗下分布在加拿大各地的報紙和電視都很支持他們。幾名國會議員得知鴻雁母親的遭遇後,當即給外交部長寫信,呼籲營救。

路途中,有的市民提出要給他們捐錢、捐物、捐食品、汽油等。他們收下這份感動和善意,婉辭物質捐贈。

到達安省Ste Sainte Marie市時,他們接到一個陌生人從英國打來的電話。這個人說自己是大衛.喬高的朋友,從社交媒體上找到了傑伊的聯繫方式。他說:“大衛.喬高通過媒體報導知道了你們的行動,他想幫助你們。”

78歲的大衛.喬高是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一直關注法輪功受迫害群體。他付出艱苦而漫長的努力,獨立調查活摘器官,於2006年及2016年分別發表調查報告,受到世界多國媒體的廣泛報導和引用。

2017年渥太華舉行7.20紀念活動,大赦國際加拿大主席Alex Neve和喬高前來支持。(本人提供)

這些善良人們的舉動給了鴻雁夫妻倆巨大的鼓舞:原來這趟旅程並不是只有他們夫妻二人,還有很多人在關心,很多人在關注,很多人在默默地提供幫助。

5天後,鴻雁和傑伊順利到達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在那裡,他們面見了多位國會議員,還有大衛.喬高和人權支持者們。

當時,加拿大法輪功學員正在全國範圍內舉行汽車之旅,大面積講清法輪功在中國大陸被迫害的真相,同時展開營救活動。鴻雁夫妻來不及休整,馬上投入汽車之旅的行列。

2016年9月14日,汽車之旅到達Timmins,鴻雁、傑伊與Timmins市長Steve Black合影。(本人提供)

後記

時間在鴻雁的擔心和不安中,一晃就是2年半。

2018年9月初,鴻雁得知,母親被河北省石家莊裕華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現被關在石家莊女子監獄。

對於這個消息,鴻雁並不感到意外。她說,“我很慶幸當時有營救母親的行動,至少讓許多加拿大人了解了在中國發生的邪惡迫害。”

“我相信這場迫害註定失敗。我期待著跟媽媽團聚那一天的到來。”鴻雁微微仰頭,目光平靜而堅定。他們繼續走在反迫害的路上。

鴻雁在渥太華講述母親受迫害的情況,呼籲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伊鈴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