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落戶石家莊零門檻 中共地方財政壓力凸顯

中共地方財政、經濟問題愈顯突出。河北省會石家莊直接零門檻落戶,“是人都搶”;北京市財政局長公開喊窮,要求中央財政加大對北京的資金支持;重慶的GDP增速更是一落千丈,低於全國平均值。

石家莊落戶無門檻分析:為緩解地方財政收入壓力

3月18日,石家莊公安局出台了《關於全面放開我市城鎮落戶限制的實施意見》(簡稱《意見》)。該《意見》稱,取消在城區、城鎮落戶“穩定住所、穩定就業”遷入條件限制,在石家莊市全面放開城區、城鎮落戶。

也就是說,攜帶身份證、戶口本者即可辦理遷入石家莊市。落戶人的配偶、子女、雙方父母的戶口均可一併遷入,完全“零門檻”。

3月21日,搜狐署名“呂韜”的財經文章,將此稱為“是人,都搶!”並認為,此舉真正目的是為了拯救樓市。

石家莊一家國營紡織廠。

據國家統計局最新的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數據顯示,以2015年為基準,石家莊的房價已上漲44.6%,名列全國第九。

2017年本年,石家莊的房價達到全球漲幅前十。

文章分析說,房價大漲之時,石家莊不僅GDP增速長期低迷,人口流入每年僅是個位數;而且2018年的房屋售租比(每平方米建築面積房價/每平方米使用面積月租金)高達824,排名全國第四;目前的房價收入比(住房平均價格/家庭年平均收入)達15,排名全國前十,“也就是說不吃不喝需要15年才能買房。”

同時,石家莊樓市的空置率高、銷售周期長。

石家莊供熱管理中心負責人透露,該市20%的人擁有多套房子,但僅住一套,其它空置;80%的人只有一套房居住。空置率可能在15%以上,比一般10%空置率高出不少。

2018年世聯行跟蹤的45個城市數據顯示,有5個城市的商品房的銷售周期高於18個月,石家莊最長,為56.2個月,超過廈門(37.8個月)、北京(35.5個月)、崑山(20.5個月)、天津(18.6個月)。

2018年,石家莊財政收入為1076億,土地出讓金佔總收入的42%。

文章分析說,所以,石家莊樓市這麼冷下去,最先扛不住的無疑是石家莊市政府。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從數字也可以看出,石家莊當局放棄之前的“學歷”搶人底線,“零門檻”落戶,這其中還隱藏著緩解財政收入壓力的因素。

北京財政局長公開要求中央財政支持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中國首都、北京市財政局長兼全國人大代表吳素芳公開“喊窮”,要求中央財政加大對北京的資金支持。

吳素芳表示,北京市正面對“城市減量發展帶來的財政收入增速放緩問題”,今年是“收支平衡最緊的一年”。

大陸財經新聞微信公眾號“思想潮”近期發布的文章顯示,北京正在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巨變,財政狀況也開始吃緊了。

而造成北京財政緊張的原因有三,首先是“清理低端人口”導致的人口下降,製造、零售、批發、運輸、倉儲等業態的外遷,意味著GDP、地方稅收的流失。

圖為北京官方強行驅逐“低端人口”後,不少居民被迫離開家園。(DUFOUR/AFP/)

據北京市統計局和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1月數據顯示,2017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70.7萬人,比2016年底減少了2.2萬人;2018年末,全市常住人口2154.2萬人,再減6.5萬人,比2017年底下降0.8%,即減少了16.5萬。

第二個原因是房市不振,北京政府基金收入(主要構成是賣地收入)下滑。

數據顯示,2018年該收入只有2,009.3億元人民幣,相比2014和2017年的高峰期少了一千多億。2019年估計2,085億元人民幣的預算數,只有4年前的水準。

第三個原因是推動減稅降費,“減稅要多了,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就硬不起來”。2018年北京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只有6.1%,為10年來最低,預計2019年還會進一步跌至3.8%。

海外媒體人何頻在其視頻節目中評論指,吳素芳還沒有講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北京市面臨的壓力。有一系列的形象工程,什麼一帶一路,什麼峰會啊,2020年還要搞北京冬奧會呀。所以吳素芳說,你搞這些大國形象工程那北京財政不更緊張嗎?中央能不能給錢?

重慶GDP增速低於全國平均值

重慶市財政局最新消息,2019年1-2月,全市基金預算收入(主要構成是賣地收入)完成388.9億元,下降25.5%,其中賣地收入完成306.7億元,下降41.1%。

官方公開數據顯示,重慶GDP曾連續15年保持兩位數高增長,自2016年以來經濟增速放緩,地區生產總值增速回落到個位數,2018年全市地區生產總值20,363.19億元,同比增長6.0%,低於8.5%的預期,也是近年來首次低於全國增速平均值。

其中,重慶汽車製造業增速下降17.3%,是重慶工業“6+1支柱行業”中唯一出現下滑的行業。

搜狐“重慶招商”2月26日文章顯示,2016-2018年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7.10%、3.00%和0.60%;基金收入(主要構成是賣地收入)增速分別為-8.90%、52.50%和2.88%。

陳敏爾接任重慶市委書記後,多次強調要清除孫政才(左)、薄熙來(右)的影響和遺毒。(大紀元合成)

陳敏爾3月6日在人大二次會議上回答記者對於重慶經濟降速的提問時稱,包含多個原因,如周期性變化、結構性變化、市場變化等多方面。

大陸最新一期《中國新聞周刊》以“重慶降速背後:薄王打壓民營經濟孫政才懶政怠政”為題,為陳敏爾開脫,強調重慶GDP增速回落,與該市主要支柱產業經濟下滑、主動“擠水分”等因素有關;也與薄熙來、王立軍主政重慶時打壓民營經濟,孫政才主政時不重視民營經濟發展有關。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不管重慶經濟增速為何降到只有6%的程度,但在整個中國經濟持續下行的情況下,這明顯使得各地方政府財政收入減少,增加了各地的財政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蕭律生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