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泛民前議員稱中共每天約有30名黨員滲透香港

早在香港回歸之前,中共已在港府內安插地下黨員,尤其是紀律部隊的警隊、入境處和海關三個部門,料部份人現今已升至不同紀律部隊的領導層。

香港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在即將出版的回憶錄中引述熟悉保安政策的權威人士透露,在每天150人的單程證(全稱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前往港澳通行證”)名額中,約30至40人是“有特別任務的共產黨員”,從而推斷中共在過去逾二十年內已滲透最少二十一萬名地下黨員來港。至於港人會否因此像漢人移入西藏般被“換血”,李永達認為,須視乎港人能否加以提防和防止滲透。

單程證是讓中國大陸人士申請成為香港永久居民,以便家庭團聚的制度,每日名額上限是150人,但審批權不在香港,而是廣東省公安廳按公布資格負責全權審批,李永達在即將出版的《判刑前的沉思》的回憶錄中引述一名“在殖民地政府時候已有政治部聯絡”,回歸後仍“時常得到有關警方的機密資料”的“香港保安政策的權威人士”指出,單程證制度由廣東省公安廳審查申請人提交的文件,若當局製造文件,“將部份配額配給來香港進行特別任務的人士,確是非常容易”,而港府亦不敢詳細向公安廳查詢這些已審批數據。

根據《蘋果日報》的披露,該名權威人士指出,回歸後以單程證配額來港的中國大陸人士中,每日約有30至40人是“有特別任務的共產黨員”,人數還會按香港政治情況而增加,例如2003年50萬人上街抗議就《基本法》第23條訂定國家安全法後,滲透人數便穩步上升;2014年傘運後又大幅增長,“可能達到每天40至50個的數量”,推論回歸後逾二十年就有約21萬至29萬名中共黨員以單程證來港。

李永達在書中指出,這廿多萬中共地下黨員潛藏於大多數親共機構,包括政黨、商會、地區組織核心,甚至是各區家長教師會、業主立案法團、互助委員會,“都有一定數量的共產黨員滲透”,若以全港四百多個區議會選區計算,即每區有550名中共地下黨員,亦即是“每一座樓宇都應該有幾個甚至幾十個共產黨員居住”,這些地下黨員到選舉期間便會發揮助選作用。

故此,雖然近年要求削減單程證名額的呼聲日高,李永達相信,中共一定不會修改單程證,因為這涉及“政治任務”,是“國家安全問題”。至於長此下去會否發生“換血”?李永達向《蘋果日報》表示難以推斷,認為這主要視乎港人能否努力提防及抵抗中共的滲透。

他舉大專學生在雨傘運動後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事件為例呼籲港人警惕,他指出,“退聯”一事相當詭異,他懷疑中共派人扮作學生積極分子,滲透學生會,看準佔領失敗的時機即鼓動學生“退聯”,瓦解學生力量,令學界失去中共抗爭橋頭堡的地位,提醒年輕人警惕中共的滲透。

李永達在回憶錄中又引述一名殖民地時代的高官透露,早在香港回歸之前,中共已在港府內安插地下黨員,尤其是紀律部隊的警隊、入境處和海關三個部門,料部份人現今已升至不同紀律部隊的領導層。

現年64歲的李永達,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參與香港民主運動,曾任八年立法會議員,2004年獲選為民主黨主席,翌年參選行政長官,但因未能取得足夠提名而未能成為候選人。他在2012年失落議員資格後,組成土地智庫;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曾呼籲市民參與而遭檢控,與戴耀廷等八人同案審訊,稱為佔中九子案,法庭排期下月9日宣判。他聲言,把握可能被判入獄前的自由時間撰寫回憶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