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放羊人:「學習強國」已淪為神經病大國

——「學習強國」成學習夢魘

偶爾和吃皇糧的親戚朋友在閑聊時,不意說到的諸如「自信」、「交作業」這樣的辭彙,突然間這些吃皇糧的人中會有一個像失了魂的,猛然間從懷裡掏出手機,去完成積分達標的作業。那感覺,很像是小劇場里荒誕劇的一個經典情節。

學習強國軟體(網路圖片)

今天看到一則新聞,江西省宜春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安監局一工作人員,因編寫“學習強國”輔助程序,用於自動刷分而被刑事拘留。感覺又是一出荒誕劇。

我不是法學研究者,也無從查考這種程序開發適用那一本、那一條法律進行刑事處罰。但我知道,這種“舞弊式”軟體程序開發戲謔故事的發生,有它的必然性。

在時下的中國大陸行政事業單位,不管你是幹部,還是職工,手機上必須安裝宣傳習近平思想的"學習強國"軟體,並且按照軟體設定程序完成習近平“浩瀚”思想體系學習的功課,並賺取“學習”積分,積分不達標會受到通報批評,有的單位甚至和薪資待遇掛起鉤來。

偶爾和吃皇糧的親戚朋友在閑聊時,不意說到的諸如“自信”、“交作業”這樣的辭彙,突然間這些吃皇糧的人中會有一個像失了魂的,猛然間從懷裡掏出手機,去完成積分達標的作業。那感覺,很像是小劇場里荒誕劇的一個經典情節。

有一次去一個縣處級幹部的朋友的辦公室,原因是我們要在他下班後,一起去參加一個非官場晚宴社交活動。該幹部朋友竟然拿過一打的政治作業,說他得去會議上開個短會,讓我幫他完成政治思想作業上的思想心得填寫。說罷,就出了辦公室。

我拿著領導幹部的作業本,一頁頁翻看,說實在的,這個作業太容易做了。每頁紙都是列印好了的習近平什麼治國理念,正文下面是“學習心得”四個字,然後是可以容納百餘字的填寫空格,只要看看上面的習書記思想正文,段落大意地概括恭維幾句,說個“醍醐灌頂”、“受益匪淺”、“高屋建瓴”什麼的裝修詞就完了。可這傢伙竟然十幾頁沒有填寫心得體會,我禁不住搖頭嘆息,都說領導的政治文章都是秘書成就,看來的確是個普遍現象。

看完第一頁的正文,我隨意按照黨八股的套路,寫了一段文字。再看第二頁,我就受不了了,都是老的散發著紅色霉變能量的套話,讀起來簡直就像受刑,但還是硬著頭皮又套話一番,隨後放在了他的辦公桌中央。我心想,我他媽的又不是你的秘書,憑什麼遭此待遇。隨後又悵然慨嘆,“學習”不易呀!

大約二十分鐘後,處級幹部回來了,抄起作業本一就是過電式的翻看。怪罪我不夠意思,只填寫了兩頁。我只好用自己享受不了黨八股的豪華生活來開釋。

其實,大家都知道,黨的幹部,級別越高,學習知識的依賴性就越強。那些拿了高學位文憑的大官兒,大大官兒,能有一兩個是靠自己躬身學習、潛心研究贏取了什麼博士、碩士,我都會說中國的高等教育在培育學者型幹部上有大貢獻。他們有幾個不是作業讓秘書做,畢業論文乾脆就抄。前些天,國外一家媒體大揭中共高官剽竊他人專業論文獲得高學位的醜陋,我對此深信不疑。因為我是看到了這種現象在中共官場里的普遍,特別是那個專門培養幹部的中央黨校。聽一個攻讀黨校研究生的幹部說,那裡面的老師,為了多培養幾個自己在官場上的弟子,他們甚至會提示你抄誰的論文。

話題扯遠一點,沒有剽竊國際先進科學技術的手段,哪來這麼快的“中國製造”的發展速度。幹部要想高速度的越上大官兒的寶座,那就得東拼西湊的抄抄寫寫。倘若像科舉時代的書生那樣,頭懸樑,錐刺股,十年寒窗苦讀,那得喪失多少提拔上位的機遇呀。

抄論文混文憑,現在可以說非常普遍,為了選上主要領導看中的官員,文憑的真假,組織部門的人即便是有疑慮,也不敢糾這個小辮子,誤了領導的大事。

可是呀,這個“學習強國”是個硬任務,這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學不學,那是看齊看不齊、忠心不忠心的硬指標,事關飯碗子。你看那個大大小小的機關,凡是幹部,大概上班時間的五分之一要用於“學習”。辦公桌上有印表機,想列印輸出學習心得,那可不行!就怕你網上摘抄。一人一個“學習心得”筆記本,一律手寫。

再說一個荒誕情節。

某紀檢巡視組進駐一個機關,查考機關幹部的“學習心得”筆記本,得出一個批評的結論。這個機關的幹部“學習心得”筆記太雷同,內容和語言表述幾乎沒有差異,要求嚴肅整改。該機關幹部是叫苦不迭。

你讓我必須有“看齊意識”,我找重點、學綱要,好不容易和大家看齊了,結果得來了一個“雷同”的負面評價,我他媽的不會玩了。

話題回到“學習強國”這個軟體。

中共有個傳統的政治同於思維,叫“佔領陣地”。這個“學習強國”軟體的開發,按照這個思維,就是要在移動互聯網上佔領思想控制的制高點。就科學洗腦的工程學理解來評價,這個軟體開發,不可謂不智慧。但是,智慧的工具,舉起的、推廣的是枯燥乏味、沒有人性理念、滿是八股霉氣的黨文化,你說他會比微信上的段子吸引人?他會比在手機上打一場麻將來的爽心快胃?說實在的,那些已經被微信圈罵倒了的心靈雞湯,都比這個“學習強國”有味道。

面對如此讓人心靈受折磨的“學習強國”夢魘,產生一個對應的作弊軟體也就是必然的生態反應了。

用國家機器打掉一個與“學習強國”玩躲貓貓遊戲的程序軟體,固然避免了皇糧受眾作弊“學習”的大面積蔓延。可是,你的思想理論如果是呆板的、鉗制的、無人性的,你的思想文化氛圍就是一個億萬人浮游在一個魔窟的夢魘,每個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在自己的心扉上都會有一個頑固的蕭牆,它會拒絕你的蠻橫的心靈侵蝕。如此,你締造的是一個強大的兩面人之國,不是什麼“學習強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