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工作職業 > 正文

賣魚西施發聲:不進娛樂圈 繼續賣魚!

一提起殺魚戶,首先腦海中就會聯想起把魚拍打刨腹,滿身腥血的樣子。那如果是一個笑起來燦若桃花的小姑娘在殺魚呢?

殺魚女和氣質女,實在難以想像把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

楊娟,22歲,合肥人,是蘇州望亭鎮農貿市場的一個小姑娘,也是朋友圈和各大網站的網紅,一度被人民日報、頭條新聞等平台瘋狂轉載,當時光人民日報的點贊量就直逼兩萬,而作為網紅,她最出眾的“才藝”竟然是殺魚。

顏值氣質堪比劉亦菲網紅最出眾的“才藝”竟然是殺魚

網路上瘋傳的視頻里,小娟身穿黃色羽絨服,裹著一條塑料圍裙,雖然衣服和頭髮上不同程度沾上了魚血和魚鱗,但依然擋不住她的好看,一頭長髮,皮膚白皙,笑起來的樣子彷彿眼睛裡有星星,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笑起來如此明媚的女孩,在視頻里卻做著外人看來極不相稱的事情。

她手起刀落,動作行雲流水,一條鯽魚在她手裡不到20秒就殺完了,一氣呵成,老練極了。因為常年從冷水裡撈魚的緣故,20多歲的她,手卻跟40多歲的人一樣,布滿了疤痕。

她說自己每天凌晨5點起床,跟老公一起去進貨,晚上要到9點鐘才能休息,幾年下來,練會了熟練地殺魚,什麼品種的魚,立刻就能知道從哪裡下手。一次偶然機會,小娟把自己工作視頻發到網上,結果沒成想引來眾人圍觀,在蘇州廣電總台報道後,一時間走紅網路,成為名人,還被廣大網友笑稱顏值氣質堪比劉亦菲,人送外號“賣魚西施”。

這樣一個可鹽可甜又正能量的新興網紅,想必嗅覺敏銳的廣告商定會跟風而來,娛樂圈裡太多這樣的前例,然而,這位“明明可以靠顏值,偏偏在菜市場里賣魚”的姑娘,沒成想成名一年後,再次遇見,竟還在繼續著殺魚、賣魚的生活。

全網走紅後卻拒當明星選擇繼續殺魚

來到小娟的魚攤上,生意還是一如既往的好,除了一些抱著好奇心來看“賣魚西施”的,更多時候天天來的還是老主顧們。氣候千變萬化,小娟的衣服也不再只是那件黃色羽絨服,但還是一如既往系著那條沾著魚血、魚鱗的塑料防水圍裙。

早上5點起晚上9點收攤依然是常態,到了公公和老公給飯店送魚的時候,小娟就要和婆婆一起看守魚攤,前來買魚的人一多起來,搶在前面幹活的她就忙得個不停,早中飯常常是放在一起吃,晚飯就更是要等賣魚間歇或者乾脆歇業以後。來買魚的人時間不固定,吃飯的時間也就不固定,很多時候,一頓飯可能斷斷續續吃上好幾個小時,飯也冷了,面也坨了。

相比以前的老練,現如今又多了一年經驗的小娟變得更加專業,慢慢學會憑眼睛、嗅覺,就能分辨出什麼是野生魚、什麼是人工餵養魚,什麼魚喂的是綠色飼料,什麼魚靠激素催生,還經常和老主顧們說起這些門道,教會他們辨別,並笑嘻嘻地說道,“瞧吧,我賣給你們的肯定都是好魚。”

做生意的根本在於誠信的積累,更何況還是長得漂亮如劉亦菲,如此水靈的一個小姑娘,自然討老主顧們喜歡了。蘇州望亭鎮農貿市場接入餓了么後,小娟家的魚攤也在網上開始供貨,衝著網紅的名氣,還有小娟一直以來的好口碑,很多顧客下單的時候,紛紛發起留言,指定小娟來殺魚,甚至還有網友留言,“不要蒙我!小娟殺魚的技法刀口我認得”,弄得小娟自己看到以後也哭笑不得。

鮮花與流量齊飛,熱鬧過後回歸生活

也有很多人問她,當你成名以後,頂著這樣的顏值幹嘛不進娛樂圈呢?

小娟自己說,從沒想過要去涉足這個行當,即便因為視頻走紅,也只是當作平凡生活之中的意外之喜。繼續自己和丈夫、公公、婆婆一起賣魚的生活,用心經營好自己的魚攤,誠信對待顧客們,別人覺得這是臟活兒累活兒,但她覺得很幸福,很踏實。也許是從小作為留守兒童,在老家照顧爺爺奶奶和弟弟,現在的她說,“再苦都挺過來了,現如今自己就是想跟老公一起,用我們的雙手讓家人過上踏實、幸福的生活。”

“自己努力生活得到別人的認可和讚美,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我不想打破它。”

在這個一夜間網紅擠滿眼球的時代里,前有犀利哥、西單女孩,後有眉毛哥小吳、各類抖音網紅,似乎大多些頗有長相或是長相足夠特別的年輕人,都在想法設法讓自己怎麼變紅,或者更紅。有的人選擇進軍娛樂圈然而卻成功敗完了所有人的好感,也有的人賺了一波熱錢後了無蹤跡,然而,也有的人繼續著自己原本的生活路線。

在這形形色色的網紅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宿命里,“賣魚西施”小娟似乎看得更通透,鮮花與熱鬧齊飛之後,全然只當作是一段插曲,熱鬧過後到底回歸平靜,清醒而又自知,這樣的勞動人民小娟真的很美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工作職業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