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房價上漲 才是拉動消費的真正動力?

“房價上漲,才是拉動消費的真正動力!”

前幾日,中泰證券策略會上,行內知名經濟學家李迅雷總結出這麼一句話,一時驚起四座,引來網友如潮水般的謾罵。

“房價上漲,大家都買不起房了還去消費?”“房價漲這麼高,大家都把棺材板的錢搭進去了,還升級消費?”“這麼高的房價,年輕人都成了省吃儉用的房奴,消費如何增長?”

面對網友的質疑,研究了幾十年經濟學的李迅雷深感困惑。這可都是從歷史經驗總結出來的,自己只不過是在陳述事實罷了。是自己錯了?還是大家看不懂?

今天我們暫且不糾結這句話的字面意思,而是從根底去探索這句話背後的真相。

01

消費之謎

其實在這句話之後,李迅雷也特地做了解釋。

“決定消費的主要是居民收入或收入預期,房地產銷售的回落不僅會影響到家電、傢具、建築裝璜等消費額增速,也對其他消費帶來明顯的影響。”

注意,這裡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居民收入,一個是收入預期。

首先是居民收入。我在之前文章里講過,某種意義上,房地產屬於實體經濟。

從下游來說,搬一次新家起碼也得需要購買一套傢具、一套家電,甚至做一次大的裝修;從上游來說,鋼鐵、水泥、機械等行業和房地產也是一根線上的產業。

上下游帶來的產業解決了龐大的社會就業問題,這些傳統行業都屬於製造業,而且還有大量的中介服務機構和工作者,還有依靠給新房做裝修的設計人員、施工人員,還有廣大進城打工的農民工兄弟,大多數都去參與房屋建造了。

由恆久不變的「買漲不買跌」原理,房價上漲一定會拉動房地產銷售,從而導致和房地產相關的勞動民眾受益,收入增加,自然消費力增長。

當然,這個論據是遠遠站不住腳的。因為縱使房地產行業再發達,也無法覆蓋中國這麼龐大的人口基數。房價上漲,與房地產無關人群的收入並沒有得到實質性增長,何來拉動消費?

別著急,還有“收入預期”。

02

收入預期

什麼叫收入預期,經濟學中給的解釋是:

“預計未來一定時期可以取得的收入。”

房價上漲,最直接的是,擁有房子的人受益,固定資產增值。

舉個例子,小李前幾年貸款買了一套房子,500萬,經過2017年這麼一輪大漲,價值翻倍,變成了1000萬,這時的小李,轉眼從只有200萬存款做首付的小白領,變成擁有1000萬身家的有錢人。

無論他現在是否會把這套房子賣出去變現,但在心理上,收入預期爆棚,那麼他大概率會提高自己的消費水平,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

房價上漲,收入預期提高,同時也就促進消費。

事實證明,中國房地產二十年的野蠻生長,大部分人都受益了。房價一漲,大家感覺自己有錢了,就敢消費,房價一跌,大家感覺自己變窮了,就縮在家裡不敢出來。

然而我想說的是,拉動消費一定是建立在市場經濟好,所有人的實際收入增加的基礎上,而通過“房價上漲拉動消費力”這種方法,註定是畸形的。

03

反作用

李迅雷在拋出這個結論後,也順道帶了一句。

“對於消費增速下降的原因,普遍的觀點是“買房導致六個錢包都癟了”,因此買房子會影響到消費。”

這句話也對。為了買房,的確很大一部分人選擇掏空三代人的積蓄,根本沒有餘力再去消費。

例如我的一個學生小張,農村出來,高校畢業,雖然工資很高,但是為了買房,省吃儉用5年湊夠了首付,房貸加上家庭生活開銷,收入基本沒有剩餘,2年了沒見過他換過幾套衣服。

再從宏觀經濟上講。房價上漲,地皮價格上漲,租金上漲,企業運行成本增加,為了平衡收益,只能通過提高產品售價,或者降低員工工資的方法來彌補。最終大家面對的,只有更高的物價和更低的工資。原本想買個吸塵器,現在只捨得用掃帚,原來想下個館子,現在只能在家裡做飯。

那麼是房價上漲拉動了消費嗎?不是,在這個層面上是限制了消費。

04

矛盾

看到這裡,很多人就開始不解了,前面說房價上漲可以拉動消費,後面又說房價上漲限制了消費,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的確是矛盾的,而且還是很大的矛盾。但李迅雷通過數據得出這個結論,又說明什麼呢?

說明目前“房價上漲拉動消費”的效果,已經遠超於“房價上漲限制消費”的效果。房地產已經成了其他行業所無法替代的龍頭行業,而站在房價泡沫上歡娛的受益者則成了主流群體。

最終我們得到了一個很實際的命題,“為了消費,房價不能跌。”

但在這背後,我又看到了懸在空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寒芒刺骨。

李迅雷的報告里提到,“過去兩年,三四五線城市由於房價大幅上漲,這些城市的消費佔比明顯上升。”很多人開始質疑,應該是一二線有錢,三四五線窮,一二線超過三四線才對。這是為什麼呢?

加上房價你就明白了。

在三四線城市,有房一族佔主要群體,而在一二線城市,沒房一族佔主要群體。房價一漲,三四線城市的主要群體,“預期收入”增加,感覺有錢了就開始瘋狂消費,而一二線城市的主要群體,看到房價上漲,都去買房或者省吃儉用籌備首付了,哪還有什麼閑錢去消費呢?

房價經過幾輪大漲後,社會的整個財富結構開始偏離軌道。

李迅雷報告中提到:“從2018年公布的統計數據看,把居民可支配收入分為五個等分,高收入人群收入增長在8.6%左右,低收入群體增長為7.9%,中間層只有3-4%左右。”

高收入群體和低收入群體的可支配收入最多,而中間層和兩者竟然相差了2倍的距離。中間層的錢都跑去哪兒了?想必你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要知道,社會財富主要是靠中間層去創造的,“橄欖型”社會才是最健康的意識形態,但我們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獨特的形狀——水滴型。

報告最後提到:“不但統計局的數據如此,從很多方面推算的數據都反映貧富差距固化的問題。比如,去年我國網購增速達到25%左右,但是網購消費總額中,5%的網購者貢獻了50%的消費額比重。假設我國網購的人數總和為5億,5億人口中的5%,即2500萬人貢獻了50%的網購消費額。”這無疑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05

總結

“投資、消費、進出口”,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三駕馬車。

目前來看,由於外圍環境不穩定,投資又被長期過度使用,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於消費。

中國有14億人口,如果打開內需市場,人們開始主動消費,市場情況就會改善。企業收入增長,勞動者賺到更多的錢,就會促進消費,從而形成良性循環,經濟也就有了強動力。但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老百姓有錢”的基礎上。

長期來看,通過房價拉動消費力的方法並不可取,最終會形成極端社會。一旦水滴斷裂,底層便再無上升的希望,房子會成為隔斷經濟發展的“階層鴻溝”。

下面真正決定成敗的,是房價增速和老百姓收入增速的真實比拼。希望達摩克利斯之劍,永遠不會掉下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子木聊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