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民生 > 正文

深度老齡化的中國 貧富差距致社會動蕩

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情況下給經濟增加更大的壓力。(圖片來源:Adobe Stock)

中國老齡化在加速,越來越多的省份跨過深度老齡化標準線,人口紅利逐漸消失的情況下給經濟增加更大的壓力。3月25日,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表示,貧富差距嚴重社會就會動蕩。

按照國際通行劃分標準,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人口佔比超過7%時,意味著進入老齡化;達到14%,為深度老齡化;超過20%,則進入超老齡化社會。

《四川省2018年人口統計公報》顯示,2018年,四川65歲及以上常住人口1,181.9萬人,占人口總量14.17%,比全國高2.23個百分點,比2017年提高0.23個百分點,比2010年提高3.22個百分點,平均每年提高0.4個百分點。

四川是人口大省,人口數量曾長期位居中國第一,而且四川經濟尚不發達,人口快速老齡化且未富先老。

四川省統計局分析,2010~2015年,四川農村60歲、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所佔比重分別提高了4.61和2.85個百分點,提高速度分別比城鎮快2.04和1.34個百分點。由此看出,四川農村老年人口所佔比重不僅比城鎮高,而且增速快,農村人口老齡化形勢較城鎮更加嚴峻。

四川省統計局副局長陳智對媒體表示,四川省65歲及以上人口總量,僅次于山東,位於全國第二;占人口總量的比重,僅次於遼寧、上海和山東,位於全國第四。

根據梳理各省份發布的統計公報發現,江蘇和重慶也在2018年跨過了深度老齡化線,65歲及以上人口佔比,分別是14.03%和14.1%。

對於這些省份快速老齡化的原因,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院長丁金宏告訴媒體,老齡化發展較快的省份主要是兩個因素,一是實行計劃生育以來生育率低,二是青壯人口的大量流出,如果兩個因素疊加,老齡化就會更趨於領先。

3月25日,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出席2019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中改院論壇時表示,中國貧富差距嚴重。“中國的統計數據貧富差距是0.46到0.75之間,實際上超過了0.4我們就是說貧富差距相對嚴重,超過了0.6這個社會就會動蕩。”

他認為,推動中國下一步發展,一是要推動激勵新的制度安排,二是要注意社會公平和財富分配的公平,三是一定要把創新能力擺在首位。

招商銀行日前公布的2018年年報顯示,零售客戶總數達到1.25億,增長了18%;其中,私人銀行客戶,也就是資產過千萬的那些超級客戶,總數一共有7.2萬戶、總資產就超過2萬億,也就是說萬分之5的人佔了30%財富;而金葵花客戶,差不多就是中產,50萬元資產以上的高端客戶,達到236萬戶、總資產超過5.5萬億,也就是1.9%的人佔了81%的財富。

財經分析人士齊俊傑撰文認為,貧富差距是有點大,以前都說2-8法則,20%的人掌握80%的財富,而現在是2-80法則,2%的人就掌握了80%的財富。如果是2%的人掌握80%的財富的話,那麼也就意味著98%的人只能去分那20%的財富,大概是1.2億人,只能分價值1.2萬億資產,每個人差不多也就相當於1萬塊錢。所以我們看到這麼多年,代表貧富分化的基尼係數,已經基本不怎麼公布了,只有一些民間機構還在統計,但跟官方的說法對不上,比如之前統計局局長寧吉喆發表署名文章說2017年中國的基尼係數超過0.4,但有些機構的結論是2015年的時候,中國的基尼係數就超過了0.6。

深度老齡化給中國經濟和社會保障帶來挑戰,中國國家統計局在2月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中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首次超過了0~15歲的人口。隨著人口老齡化進程的不斷加快,傳統的數量型人口紅利將呈消減趨勢。

在經濟學上,人口紅利(英語:demographic dividend)是指因為勞動人口在總人口中的比例上升,所伴隨的經濟成長效應。它通常發生在人口過渡時期(demographic transition)晚期,此時因為生育率下降,使得受撫養的青幼年人口減少。當人口負擔係數小於或等於50%,此時稱為人口機會窗口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