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北京女三中逼瘋盛荃生 忠黨如痴 七斗八斗 終於變成瘋子

北京女三中是文革浩劫的一個典型:逼死了摘帽右派孫歷生、使化學教師方婷芝家破人亡;還逼瘋了語文教師盛荃生,盛是名教授黃葯眠的得意門生。他單純積極,要求進步靠攏黨,卻從反右被斗到文革,最後成為終身瘋子,死於醫院。

北京女三中是文革浩劫的一個典型:逼死了摘帽右派孫歷生、使化學教師方婷芝家破人亡;還逼瘋了語文教師盛荃生,盛是名教授黃葯眠的得意門生。他單純積極,要求進步靠攏黨,卻從反右被斗到文革,最後成為終身瘋子,死於醫院。

他通今博古,知識淵博,文學造詣深,學術作風嚴謹。德才兼備,工作能力強。且為人正直,心懷坦蕩,平易近人。講課生動,通俗易懂,深受學生歡迎。加之50年代初期,中共對大學將要畢業的學生教導:“你們是新中國培養出來的首批大學生,是新型的知識份子,完全不同於舊知識份子。你們是黨最信任,最重用,最依靠的人才。”所以,盛荃生來到工作崗位後,表現得最崇敬,最熱愛毛主席。處處以新型的知識份子面目出現。

當然黨也很重視他,特別是校長梅克很賞識他,重用他。來校不久,就提升為語文組的教研組長;1955年“肅反運動”中,他被指定為一個肅反大組的組長。並在1956年評薪定級中,他是全校唯一破格提級成為中教三級教師。較女三中同期分配來的大學畢業教師高出兩級。校領導如此重用,他雖感到春風得意。但仍有懷才不遇之感。總認為組織上把黃葯眠教授的高才生和其他幾個從北京大學來的非教育專業畢業的同事,分配來中學教書,實是用人不當,浪費人才!

當了右派、文革批鬥,都不忘申請入黨

盛荃生不僅業務好,而且政治上積極上進。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是他人生的既定目標,且恨不能馬上得以實現。因此,來校不久,就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黨支部也很重視他,積極地培養他,並上報給了區里。1955年曾讓他填過表,準備發展他。可是在他入黨前,當梅克校長與他談話時,他除談了有關熱愛黨,熱愛毛主席,熱愛共產主義事業等黨性原則的話外;也向黨坦率地交了心,交出了那“人性”一面的話。說什麼“高喊萬歲,萬萬歲,是不是搞個人迷信?一切聽黨的,是不是要求人先變成奴才方能入黨?”於是發展入黨一事,只能暫停了。他並沒有因此灰心喪氣,反而更堅定了入黨決心。

此後,不管遇到了多大的困難與挫折,也無論身處何種逆境,他都一心跟著黨,絕對不會忘記“入黨”一事。他對黨的忠心矢志不諭,以致於屢遭凌辱與摧殘,他仍是一心追求。隨著“反右”運動在全國的開展,女三中也不例外。在學校1957年“反右”之中,特別是黃葯眠教授成為“右派”之後,受牽連的盛荃生也就成了“右派”分子,被揪了出來。從此墜入深淵,一輩子“懷才不遇”了。

被打成“右派”後,下放南口農場勞動改造,按規定須定期回原單位彙報思想,他在彙報時總是不會忘記要重新寫一次“入黨申請書”。後來“右派”摘了帽子。他也沒有忘記應再一次表態。這種政治上積極要求上進的精神,在他的日記里表達得最為明確。“文革清隊”中,他家被抄。駐女三中的工宣隊鍾隊長嚴格審查了抄來的盛荃生的幾大本日記。讀後,鍾隊長說:“在日記中沒有發現他的反黨言論。相反的倒看出他很進步。熱愛黨,對毛主席很熱愛,很崇拜;積極要求入黨……”。

忠黨如痴,七斗八斗,終於變成瘋子

我曾聽趙銘善老師講了一個關於盛荃生的故事。“清隊”開始批鬥他後,為向黨表忠誠,寫了一封很長的信,放在家裡,當時沒有發出。後來,有一天。當他正在西四浴池洗澡時,突然想起了那封信。於是沒穿衣服就往外跑,要回家。被服務員攔住說:“怎麼不穿衣服,穿好了再走”。當他回到家中拿出信。由於信封太大,投信口太小。他怎麼也塞不進去。所以,他問趙老師:街上郵筒投信口怎麼那麼小?趙老師反問:“信封有多大?”“和檔案袋一樣大,因為信的內容多。”“你那信里寫了些什麼內容?”“給黨支部寫的。向黨支部表達我對黨的忠誠”。

從這個故事可見盛荃生已精神恍惚了。清隊結束後,我還聽說:黨支部開會,他拿把椅子坐在門口,說他是黨員,要參加黨的會議。這再次表明,他的精神已不正常了。並非裝瘋賣傻。

1957年,盛荃生被劃為“右派”分子。後來雖被摘了帽子,回到了人民隊伍中。因為是“摘帽右派”,仍被列入另冊。未恢復教師之職登台講課,而是安排在圖書資料室,收集整理資料,為各位教師的研究和備課服務。他有才學又很能幹並非常認真負責。將資料室整理得井井有條,令人感到非常滿意。

直到1964年,終於時來運轉了,恢復了他的教師職務,擔任高一(4)班的語文教學。真是令他興奮至極。因為他把教師上講台,看作比生命還重要。然而他命運多舛,好景不長。1966年平地風雷“文化大革命”來臨。儘管他吸取歷史教訓,在“革命”中老老實實,不說話,也不寫大字報。可是他在劫難逃。那無情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還是將他掃了出來。

1966年“工作組”撤走之後,女三中“文革”由學生組織的革委會領導。他們成立了“勞改隊”。女三中的“摘帽右派”無一例外地都進了“勞改隊”。盛荃生在“第二勞改隊”里與其他“勞改隊員”一樣,遭到了極殘暴的法西斯專政的迫害,在精神上與肉體上受到摧殘。在“勞改隊”里不能回家,失去了人身自由;強迫唱“牛鬼蛇神歌”;不讓睡覺;強迫干超負荷的體力勞動;被“革命小將”用木槍頂著後腰快速奔跑;遭拳打腳踢,皮鞭抽,木槍捅;被罰跪,坐噴氣式飛機;強迫抬男屍,摸女屍,並遭到押去陪葬的威脅。等等。

董光苔在女三中惡跡累累幾戶家破人亡

好容易到了“批判資產階級反動路線”時,“勞改隊員”們砸爛“勞改隊”,自行解放了。才做了幾天自由人。怎知到了1967年大聯合,仍進一步遭到無情的打擊與摧殘。有一天,大雨傾盆,竟有兩名初二的學生(她們是1966年,看管“勞改隊”的打手,外號叫大小馬猴的雙胞胎姊妹)在革委會的指使下,將盛荃生押到操場上,在大雨中,強迫他光著腳丫子,在用煤渣鋪成的跑道上來回奔跑。後由同組學習的李振興老師將他從雨中領回,並給了他一件乾衣服,才算結束了這場迫害。

1968年革委會領導“清隊”了。女三中在革委會主任董光苔的具體領導和主持下,抓出了不少新老“特務”,反革命分子等。在她的主持下還逼死了“摘帽右派”孫歷生;使化學教師方婷芝家破人亡;而且逼瘋了盛荃生。

董光苔不斷歧視和打擊盛荃生,與對待孫歷生一樣,惡狠狠地口口聲聲的說他是沒有改造好的“右派”,“繼承了黃葯眠的衣缽”。為此,不僅對他進行無情的批判鬥爭,還威脅要給他重新戴上“右派”帽子。致使他精神錯亂,言行不正常了。辦公室職員王燕紅向董主任反映:“盛荃生獨自用筆在紙上劃道道,所答非所問,他的神態不正常,精神恍惚,像是瘋了。”董聽後大發脾氣,不但批評王燕紅不應該同情“右派”,還狠很地罵道:“他裝瘋賣傻”。並繼續進行無休止的批鬥與迫害。

有些人,為表示階級立場堅定,與盛荃生徹底劃清了界線。也配合董主任在鬥爭大會上說什麼:“你騙得了誰?你裝瘋,不就是想借瘋子來作掩護,以便更好地向黨猖狂進攻嗎?”可憐的盛荃生在這“老鼠過街,人人喊打”的形勢下,終於由精神分裂症漸漸地發展成了瘋子。從那以後他的病情時好時壞,直到2005年離開人間,他的多數日子是在安定醫院度過的。其家也慘,妻子於2008年因心臟病去逝,小女望平於2010年1月因骨癌病故,只有大女兒遠嫁德國。

時逢盛荃生逝世5周年之際,特寫此文以示緬懷:老盛“安息吧!”你的朋友蘇令嫻,趙銘善,李振興,王邦國,段然登,董驥,常珍,歐陽文等原女三中的許多同仁及你的同學鍾子翱先生的夫人李女士等。都對你的人生遭遇深表同情。願你在那無歧視,無壓迫,自由,平等,博愛的天國里,發揮你的聰明才智。在那裡讓幸福與歡樂,時刻陪伴著你。願我們的思念,能上九天,知道你所欲傾訴的委屈;願我們的懷念,能下海洋,表白你所承受的冤情。向你道一聲“安息”!

北京159中(原女三中)退休歷史教師陳壽仁2010-11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