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與中共有關?

3月25日,美國正式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川普總統表明的這是基於對以色列國家安全的考慮,除此之外,美國的這一舉措,還有那些因素的支撐以及戰略的需要呢?

2019年3月25日,川普在白宮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

3月25日,美國正式宣布承認以色列戈蘭高地的主權,川普總統表明的這是基於對以色列國家安全的考慮,除此之外,美國的這一舉措,還有那些因素的支撐以及戰略的需要呢?

戈蘭高地的歷史

戈蘭高地是佔地1800平方公里的高原,與以色列、黎巴嫩和約旦接壤。在古代歷史中,戈蘭高地歷經了多個民族和王朝的統治,從戈蘭這個地方,幾乎可以看到本次人類文明中,整個近東(中東)各民族的歷史,各個文明的興衰更迭。

根據聖經,以色列從亞摩利人手中征服了戈蘭。在整箇舊約時期,戈蘭是“以色列國王和以現代大馬士革(敘利亞首都)附近的阿拉米人之間權力鬥爭的焦點。”舊約時期指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開始,時間大約是公元前1445年,直到耶穌出生前500年,前後歷經約1000年時間。

公元前8世紀,亞述人控制了該地區,其次是巴比倫帝國和波斯帝國。公元前5世紀,波斯帝國允許從巴比倫歸來的猶太流亡者來此地重新安置。

在伊蘇斯戰役之後,戈蘭高地在公元前332年歸古希臘馬其頓王國國王亞歷山大大帝控制。後來羅馬帝國也擴張至此。

戈蘭高地有組織的猶太人定居點在公元636年結束,這時戈蘭被阿拉伯人征服。此後,該地區又歷經了包括烏邁耶王朝、阿拔斯王朝、花剌子模和蒙古帝國的統治。16世紀,奧斯曼土耳其帝國征服此地,1918年控制權被轉移到法國。

戈蘭高地(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六日戰爭、水戰爭

各個民族在戈蘭高地的征伐,證明了這是一個極具有戰略性的軍事要地。除此之外,戈蘭高地還是一個重要的水資源之地,戈蘭高地海拔較高,冬季積雪覆蓋,有力維持著乾旱季節河流和泉水的基流。以色列15%的水由戈蘭高地供應。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世界格局重塑變遷,美、蘇兩個意識形態對立的超級大國崛起。1946年,敘利亞共和國獨立,戈蘭被劃歸敘利亞。1948年,以色列復國。

自以色列復國以來,一直被生活在周邊的阿拉伯人所抵制,阿拉伯人認為以色列復國佔據了他們的家園。以色列幾面受敵,西南部有敵對的埃及,東部有控制著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的約旦國,北部有敵對的敘利亞。

1948年至1949年,第一次中東戰爭(也稱1948年阿以戰爭)爆發,戰後,戈蘭高地由以色列、敘利亞停戰協定非軍事化。但接下來的幾年裡,該邊境地區發生了數千起暴力事件。衝突的根本原因是兩國對非軍事區的法律地位、土地耕種和水資源競爭方面的分歧。此後,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因水資源產生的武裝衝突也被稱為“水戰爭”。

戈蘭高地的Banyas瀑布(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1953年至1955年,美國駐中東特別水務代表埃里克・約翰斯頓參與推進約旦河谷統一用水計劃,試圖以協商等方式永久解決約旦河水系水資源分配問題,使以色列、黎巴嫩、敘利亞、約旦的約旦河周邊國家達成共同開發約旦河及周邊水資源的協議。阿拉伯聯盟拒絕這一計劃,以色列則表示認可。

1965年,以色列從加利利海向約旦河谷下游抽調水的管道工程竣工,以色列開始向人口稠密的南部沿海平原輸送淡水。黎巴嫩、敘利亞、約旦等周邊國家則試圖截斷約旦河原水、襲擊以色列國家輸水系統。同期,敘利亞企圖將巴尼亞斯河改道(約旦河河源之一,位於戈蘭高地),這一事件成為六日戰爭的一大導火索。

1967年4月,敘利亞向戈蘭高地的以色列村莊進行大舉炮擊,以色列擊落了6架敘利亞米格戰鬥機予以警告。此事直接引發了1967年6月5日,埃及、敘利亞及約旦等阿拉伯國家與以色列之間的第三次中東戰爭,也稱六日戰爭,以色列在6天時間內,將阿拉伯聯軍擊敗。

六日戰爭中,站在哭牆旁的以色列士兵。(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52年川普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主權

六日戰爭之後,戈蘭高地西部三分之二的地區由以色列佔領和管理,而東部三分之一仍在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的控制之下。在敘利亞內戰中,政府軍與反對派也經常在此地開火。

52年後,2019年3月25日,川普與到訪美國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在白宮會晤,在之後兩國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川普正式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隨後川普簽署公告。

2019年3月25日,川普正式宣布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隨後簽署公告。

對於這一歷史性行動,川普表示以色列擁有對戈蘭高地的永久主權至關重要,否則,在敘利亞南部活動的伊朗及伊朗支持的武裝分子將利用該地作為攻擊以色列的跳板,該決定將提升以色列的自衛能力,促進以色列真正享有他們有權擁有的強大的國家安全。

美宣布以色列對戈蘭主權的四點考量

美國現時宣布以色列對戈蘭主權,我認為主要有幾方面考量。

首先,美國在中東地區有著較強的影響力,對維持該地區的和平方面,一直扮演重要角色。美國不僅十分支持與其信仰、意識形態相近的以色列,同阿拉伯國家間也是重要的盟友。

川普當選後,致力於與海灣阿拉伯國家、埃及和約旦組建新的安全和政治聯盟——“中東戰略聯盟計劃”(MESA),這項計劃被白宮和其阿拉伯盟友稱之為遜尼派穆斯林的“阿拉伯版北約”(Arab NATO),目的是為了“對抗伊朗侵略、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的堡壘,將給中東帶來穩定。”

從經濟角度看,川普上任,美國經濟強勁,在世界經濟普遍低迷的形式下,2018年12月6日,美國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美國75年來首次成為原油和成品凈出口國,打破了多年來對進口原油的依賴。從前美國石油受制於人,規定禁止出口,川普上台正好頁岩油增產,這給美國增加了底氣,廢除了石油出口禁令。從上述兩方面看,美國在與阿拉伯盟友的關中,一方面合作緊密,一方面實力充足,佔主導地位。

2018年3月20日,川普在白宮會見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王儲,舉起軍事硬體銷售圖表。

第二,從現實角度來看,支持以色列是完全符合美國利益的。2018年5月,美國退出伊朗核協議,開始對伊朗政權重新施加核制裁。而以色列無論在情報上,還是在軍事上,都能給美國以最需要的支持。

伊朗在上世紀巴列維王朝時期,曾有過一段政治開明、經濟飛速發展的時期,當時德黑蘭一躍成為世界大都市,國王與西方國家的關係良好。1979年伊朗爆發黑色革命後,霍梅尼等教士們上台,建立了實行伊斯蘭教法的政教合一的國家,整個國家開始退化,現在的伊朗成了整個中東最封閉、對地區和平威脅最大的國家。

第三,在剿滅ISIS的過程中,川普在中東採取了一種收縮政策,這種情況下,美國不希望撤出這個地方後,影響力由俄羅斯或者中共來填補,如果與其價值觀接近的民主以色列能更多介入中東事務,對美國來說當然是有好處的。

第四,川普上任後,於2017年12月聲明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並下令將美駐以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這一舉措獲得美國兩黨和社會的廣泛讚揚。

這是因為美國國會曾在1995年通過一項《耶路撒冷大使館法案》(Jerusalem Embassy Act),參議院以93票支持、5票反對,眾議院以374票支持、37票反對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法案。該法案要求把美國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並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

2018年5月14日,伊萬卡與美財長努欽出席美國駐耶路撒冷大使館的開館儀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