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上海阜興系私募被定性詐騙 受害人問責政府

2019年3月13日,上海“阜興系”投資者受害人在信訪辦維權,不讓上廁所。警方監視下,有名女士內急不得不在路邊花壇解決。

3月22日一百多名上海“阜興系”私募的投資者按官方約定到了嘉定,發現再被忽悠。同天晚些時候,上海公安定性“阜興系”私募為詐騙,受害人不滿成了“集資詐騙參與人”,要求問責政府。

據22日參加嘉定維權的投資難友向大紀元介紹,上次兩會期間(13日),“阜興系”多家私募公司700名左右的難友在上海信訪辦上訪,非但沒有人接待,而且還有十多位投資人遭到警方、保安暴力毆打。最後所有的人都被強行裝上7輛大巴送到郊外的嘉定。

投資受害人在嘉定要求解決警方打人問題和平台有關問題,當時上海市信訪辦、經偵、金融辦、證監局承諾,安排在22日(上周五)這天,協調包括工商、銀保監、法院和黃浦公安分局等到場與難友會面來解決問題。

當他們於22日下午2點到達嘉定商談現場後,發現又被官方忽悠、推諉。官方只有三個部門的人露面,證監局的相關負責人姚榮輝沒來,派了兩個手下來。

上海信訪辦沒人來,由金融辦人員轉述他們的話,就13日信訪辦內警察打人事件,讓難友找相關部門。對信訪人員不滿的(例如信訪人員打人的情況),每周一、三、五直接到信訪辦投訴。

同時官方還拒絕投資受害人要求將聯合接訪固定化、機制化,並且不承認13日、22日屬於“阜興系”私募多平台聯合接訪,要求有事各平台自找相關部門寄信,就是前往上海信訪辦也不會接待。

難友還介紹,整個接訪過程大概三小時,大家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三部門來的人根本沒興趣聽他們談私募基金法、託管行的責任等問題,沒等投資人說完,官方就走人了。

阜興私募被定性集資詐騙受害人問責政府機構

同天(上周五)上海市公安局出台了所謂通告,將阜興集團私募定性為集資詐騙。難友告訴大紀元,這意味著按國家有關規定,參與的私募投資人也變成“集資詐騙參與人”。

“你政府又是給牌照、又有銀證監會監管、又有銀行託管,同時政府站台。現在說是詐騙,那麼多國家行政機關算怎麼一回事?現在把全部的責任都推在朱一棟身上。”

投資受害人認為涉案的責任部門,還應該包括各個地方政府、國企及上市公司、國有金融機構、證監會、中基協、託管銀行、審計機構和律所等。

還有難友向大紀元不滿地表示,“這事是由公安定性還是法院定性?私募基金定性為詐騙?以後私募誰會去買?”

他們在給大紀元投訴中認為,“把特定的私募投資人定性為非法的不特定集資參與人,完全等於P2P,非法剝奪了私募投資人的合法性。由於我們私募投資人的合法性被剝奪,私募資產獨立性的法律依據不適用,在此基礎上抵押資產都將會逃逸殆盡。”

他們強調,“事實是我們沒有任何過錯,有過錯的各方準備把我們‘趕盡殺絕’。我們被朱一棟團伙屠殺了一遍,現在又被上海市公安再屠殺了一遍,接下來就是‘萬人坑’了!”

“阜興系”被指虛構項目騙取投資款

據公開資料顯示,“阜興系”控制著意隆財富、西尚投資、郁泰投資和易財行等4家私募公司,運作多達上百隻私募基金,光是意隆財富一家就有21隻,這些私募基金都在監管機構有備案,有所謂正規私募牌照,整個資金黑洞估計超過300億元。

網上有阜興集團私募投資人撰文深度分析:從最近證監會和公安辦案機關發布的公告直接證明,第一,朱一棟他們發放私募產品籌集資金不是為了他們所宣稱的那樣是為了某個項目的投資,而是為了彌補以往經營上的窟窿,因此他們具有犯罪主觀故意。

第二,他們虛構項目騙取投資款並造成投資人項目合同到期不能收取本金和預期利潤,因此他們具有犯罪客觀事實。

兩部門的公告間接證明:第一,沒有證據表明證監會在明知朱一棟他們具有犯罪主觀故意的情況下核准他們的備案申請,遂更遑論投資者明知他們的犯罪主觀故意,因此投資人是受騙者,是受害人,而絕不是非法集資的參與者!

第二,朱一棟他們在發放基金產品之前就具有犯罪動機和主觀惡意,因此他們所有在基金產品項下的所得均為犯罪所得,本質上屬於贓款,依法理當追贓,並按照兩高一部的通知優先賠償投資人。

並強調,“這種情況下,所稱用贓款彌補以往經營窟窿的交易安排,依法均應被判無效!所謂的第三者‘善意取得’只能使當事人免受刑責,而不能依法繼續佔有,他們必須依法退贓!”

“同理,所有源自於基金投資款的傭金、獎金和金額不菲的站台費等也屬於贓款,通通應予追繳!唯有如此,我們投資人的合法權益才能最大限度地得以保護!”

文章還說,“朱一棟他們再怎麼揮霍能有幾個億?所以不能將揮霍這一項變成一個‘坑’!我們的錢在哪裡其實不難想像!依法追贓有法可依,其實不難做到!這屆人民其實不傻!”

受害人維權遭中共當局打壓

四個平台的受害人準備繼續申訴,他們表示不想再被肆意踐踏,會聯合更多的投資受害人站出來一起維權。

投資受害人給大紀元提供了他們從開始上訪一路走來遭打壓的圖片,其中尤為惡劣的是3月13日上海信訪辦警察不僅毆打投資受害人,還不讓人上廁所。最後一名女投資人實在內急,居然在警方監視下,在路邊的花壇解決。難友表示,“這是何等羞辱、人的尊嚴何在?”

2019年3月13日,上海“阜興系”投資者受害人在信訪辦維權,不讓上廁所。警方監視下,有名女士內急不得不在路邊花壇解決。

投資受害人給大紀元提供了他們維權一路走來遭到中共當局打壓的系列圖片。

投資受害人給大紀元提供了他們維權一路走來遭到中共當局打壓的系列圖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