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浩劫——毀人無數的樣板戲

所有的樣板戲都對其劇情所處的歷史背景作了手腳,以偽造的歷史情節為其整部戲的謊言作鋪墊。當歷史的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其整部戲的謊言就不攻自破了。京劇《奇襲白虎團》在這方面表現的就很明顯。《奇襲白虎團》的劇情發生在上世紀的五十年代初朝鮮戰爭時期。幾十年來,中共總是宣揚:是美帝國主義和李承晚偽軍發動了侵朝戰爭。其實朝鮮戰爭完全是也被共產邪靈操控的金日成在斯大林和毛澤東的縱容、幫助和指揮下挑起的。對於朝鮮戰爭,彭小明在“朝鮮戰爭紀念碑”一文中,有著非常有見地的論述:

“五十多年過去了,我們不宜僅僅站在血緣的立場上評價朝鮮戰爭,(“抗美援朝”的說法更不科學)。評價一場戰爭,大致要看戰爭保衛了什麼,抵抗了什麼,贏得了什麼,做出了那些犧牲。現在歷史塵埃落定,基本史實已經廓清:朝鮮戰爭是金日成長期策劃,獲得斯大林支持,首先挑起的。它不同於一般的國內戰爭,因為雅爾塔會談已經劃定了南北界線,各方已經達成和平協議。撕毀協議就是破壞世界和平,(台海兩岸沒有任何協議)。中共當局支持了金日成的冒險。解放軍的三個朝鮮族師入朝,不論其國籍如何,大大加強了金日成軍事冒險的實力。美軍或聯合國軍是經過聯合國決議派遣,合法執行任務的部隊,而中國軍隊參戰反而倒是未經國際認可的單邊主義行為。金日成的冒險破壞了二次大戰後的和平,志願軍的參戰保衛了一個歷史上罕見的封建獨裁王朝,金日成金正日世襲政權。那裡的人民至今饑寒交迫,痛苦萬狀。而統治集團卻是揮霍無度、腐敗透頂的流氓政權,發展生產無能,綁架人質、走私毒品、贗造美鈔、核武威脅、虐待人民樣樣專精。美軍的干涉保衛了韓國的獨立和安全,韓國終於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不僅經濟上獨立與美日競爭,在政治上也獨立與美日抗衡,文化上還能獨樹一幟,令世界刮目相看。戰爭雙方的死傷對比,如前所述。中國在內戰剛剛結束的時候,又被拖入了一場毫無意義的戰爭。人民貧困的生活雪上加霜,直到三年饑荒仍然在償還蘇聯債務,即朝鮮戰爭軍費。所謂入朝參戰是為了“保家衛國”的宣傳,跟美軍發動細菌戰爭的說法一樣,根本都是謊言。”以上的論述是建立在真實的歷史事實上的,是可信的。

這裡我們再看看《奇襲白虎團》中歌頌的金首相——金日成是怎樣對待被騙在朝鮮戰爭中把命丟在朝鮮的中國死難者的。文革期間,紅衛兵向世界宣傳:“毛主席是全世界人民心中的紅太陽!”金日成一聽,怒火中燒:我的國家的紅太陽是我金某人,你毛某人要在我這裡來當太陽,是不是太狂了點,給一點厲害你瞧瞧,於是,下令搗毀志願軍烈士陵園,將烈士碑統統打爛,包括毛岸英的大碑也被砸得粉碎。此種卑劣行徑,不正說明了那些在朝鮮戰爭中流血、流汗、甚至失去生命的中國人是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點,為了錯誤的目的打了一場錯誤的戰爭嗎!,既然這場戰爭壓根兒都是錯誤的,那麼《奇襲白虎團》為一場錯誤的戰爭張目當然也是錯誤的,劇中的人物:嚴偉才、韓大年等眾中、朝戰士、崔大娘、崔大嫂等朝鮮民眾,都是在共產邪靈附體挑起的這場不義戰爭中作了錯誤的付出,無謂的犧牲。劇中無恥的吹捧對中朝兩國人民都犯了罪的毛澤東、金日成倆罪犯,毒害民眾,也是有罪的。

邪靈附體的毛澤東以中國民眾的財物、鮮血、生命的巨大付出去支持一場不義之戰,是逆天之罪,上天自有懲治方式:其作為龍太子栽培的長子毛岸英就是在朝鮮戰爭中被炸身亡,此事的歷史意義可從一位老人以下的一段話中去品味:“朝鮮戰爭最大的收穫就是把毛澤東的兒子打死了,要不然,中國現在和朝鮮一樣窮。”(《朝鮮戰爭讀者投書:朝鮮戰爭的最大收穫》)。

如果在中國的歷史上沒出現被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毛澤東,在朝鮮的歷史上沒出現被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金日成,也沒出現過什麼朝鮮戰爭,整個朝鮮就像今天韓國一樣富,那麼,我們中國人就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咱們中國可比韓國富得多!(指人均收入相比,而不是拿十幾憶人的總收入和人家幾千萬人的總收入比高低。)這才真正是值得中國人自豪的事,像《奇襲白虎團》這樣扭曲歷史的戲,只能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事。

所有的樣板戲都是在推銷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邪理,這一點,在所謂的樣板戲《海港》中表現得尤為明顯。《海港》的劇情發生在一九六三年夏天的上海港,是從淮劇《海港的早晨》移植過來的,原來的淮劇是寫高中畢業生余昌寶來到碼頭當搬運工,不安心工作,將入庫的小麥誤當出國大米裝上外輪的故事。被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江青派人劫過來進行革命性的改造,就成了一個推銷毛澤東的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邪理的噴毒物件。

原來的淮劇沒有所謂的階級敵人,《海港》里就憑空捏造了個階級敵人調度員——錢守維搞破壞,還拿匕首殺人。以此證明毛澤東的那套“階級鬥爭要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的邪理的正確。這個憑空臆造的階級敵人就成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的對象,這是《海港》里第一個被整治的對象。

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邪理的邪惡特徵之一,就是鉗制人的思想,要人按照共產邪靈附體的要求去思維,否則,就有可能遭到各種不同的無產階級專政形式的鉗制,使人只能在共產邪靈附體劃的圈子裡動,不能跳出圈外。

《海港》里第二個被整治的對象是青年裝卸工人韓小強,他遭遇的就是一種看似隱蔽的無產階級專政形式。劇中,高中畢業的韓小強理想是當個海員,不想當裝卸工,這種思想是正常的人的念頭,但被非人族類的共產邪靈附體操控的人就要鉗制這種正常的人思想,使被鉗制的人變成不能正常思維,而只能按照共產邪靈附體的邪理去思維的人。它是從兩方面去達到鉗制目的:一是從非法的行政權力去鉗制,不批准韓小強的請調報告。由於中共掌握著所有的就業機會,營造了很緊張的就業氛圍,代表著共產邪靈附體組織的裝卸隊黨支部書記——方海珍行使非法的行政權力,不批准韓小強的請調報告,就能使韓小強想當個海員的理想成泡影。另一方面,它用階級鬥爭的邪理去哄騙、去壓制、變異韓小強原有的人理,認可自已“沾染了資產階級壞思想”,撕掉請調報告,表示以後要聽毛魔的話,“改造思想,革命到底”。就這樣,舞台上,一個思想比較單純的年輕人變異成了按照共產邪靈附體的邪理去思維的所謂的革命人。

當時的高中生並不多,文盲倒不少,即使四十多年後的今天,中國大陸也沒有達到“教育普及了,人人有文化”的狀態,但是,劇中的主要英雄人物,裝卸隊黨支部書記——方海珍,就敢從其嘴裡吐出這樣的牛皮謊言:“現在教育普及了,人人有文化,”且把這與現實完全對不上的假話一唱就是十多年,其劇之無恥也可見一斑了。,

由於《海港》所表現的是中共非法建政後的假現實,任何人都可以拿它與真現實相比較,所以,這個謊話就特易穿幫,露餡,文革浩劫期間,囿於毛澤東的淫威,這個謊話早已穿幫的害人的戲還能演唱多年,文革浩劫後,就基本銷聲匿跡了。但是,其中的個別唱段還在播放,還在放毒。

中國傳統戲曲起著反映社會生活的作用,,雖然它對社會生活運用藝術的形式進行了加工,但社會的真實並沒有因此而改變,而且比之真實生活讓人看得更加清楚了。好的戲曲作品起著教人重德行善做好人的作用,京劇、芭蕾舞劇作為藝術門類,也是以反映生活為己任的,但是,離開了生活真實也就談不上藝術真實了,而在樣板戲中,大的時代背景是歪曲的,甚至是偽造的,人物形象是變異的,許多故事情節在現實生活中要麼根本就不存在,例如,《海港》中的錢守維搞破壞,還拿匕首殺人一事在現實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要麼扭曲得完全變形,例如,芭蕾舞劇《白毛女》中的白毛女的故事與此故事的原型,白毛仙姑的故事就完全對不上號了。

樣板戲最大的不真實就是每個作品都在全力塑造假神和歌頌假神共產邪靈附體組織——中共以及毛澤東。而它們實際上是給中華民族和全人類帶來巨大災難的妖魔,這是已經被歷史與現實證明和正在證明的事實。這個事實是用無數個被這兩個妖魔殘酷殺害的無辜者的生命和鮮血寫就的。樣板戲置這個用無數個無辜者的生命和鮮血寫就的事實於不顧,偽造歷史,粉飾現實,為給中華民族和全人類帶來巨大災難的妖魔唱頌歌,騙人、害人,何其毒也!

大家知道,構成人類社會的基本單元是家庭,在家庭生活中,是存在夫妻生活的,這是人類社會得以延續的基本要素,通觀整個樣板戲系列,人們可以發現一個與人類社會基本狀況完全不同的現象,就是,在整個樣板戲系列中,基本沒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和夫妻關係。例如,京劇《紅燈記》中的李玉和雖有家庭,但未娶妻。《智取威虎山》與《奇襲白虎團》中的楊子榮,嚴偉才都是單身漢,,《海港》與《龍江頌》中的兩位大齡女子方海珍與江水英沒有情感生活,《沙家濱》中的阿慶嫂有丈夫,但阿慶已經到上海“跑單幫”去了,《杜鵑山》中的柯湘的丈夫在柯湘未出場前就已經犧牲了,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中洪常青與吳清華只能是同志關係,……….。在樣板戲中,不僅僅所謂的英雄人物基本上是單身男女,沒有正常的家庭生活,就是所謂的反面人物,也沒有正常的夫妻關係和家庭生活,例如,《海港》中的錢守維,《龍江頌》中的黃國忠,也都是孤獨的單身漢。……

如果說,某一部的樣板戲無正常的夫妻關係和家庭生活或許不值得奇怪,但是每一部樣板戲都無正常的夫妻關係和家庭生活就不是奇怪二字就能了結的了。在整個樣板戲系列中,煽動的是人與人之間的不共戴天的階級仇恨,鼓吹的是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這裡顯露著共產邪靈附體要想毀滅人類的險惡用心,一個沒有正常的夫妻關係和家庭生活的社會是一個沒有未來的社會,一個人際關係是以不共戴天的階級仇恨,你死我活的階級鬥爭為基調的社會是一個走向毀滅的社會。這就是樣板戲系列向人們展示的共產邪靈附體最終所要的一個沒有未來,走向毀滅的人類社會。

樣板戲不僅騙人、害人,而且還要毀掉它利用的藝術形式,這裡極簡單的提一下,例如,交響音樂若按照交響音樂《沙家濱》的路子走,那今天就不會有能稱之為真正交響音樂的藝術了。有藝術界的專家撰文論述樣板戲毀了中國的京劇,芭蕾舞劇乃至禍及其它劇種,這裡就不贅述了。

屬於中國傳統文化的戲曲歷史悠久,其表現的內容更是源遠流長。上溯至遠古時的大禹治水,乃至各個朝代、各個歷史時期的生活都有所反映。戲諺說“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國戲”,即是這種狀況的生動寫照。反觀樣板戲的生存期,共產邪靈附體在中國的歷史不到一百年,樣板戲所能表現的被偽造的歷史時期更短,樣板戲本身生存的時間就短之又短了,根本就不夠資格與歷史悠久的傳統戲曲作比較。而整個的所謂的樣板戲,來也洶洶,去也匆匆。這個事實,似乎也在向人們揭示一個理,別看中共現在還能鬧一點花架子,真要它完蛋,也就是一早,一晚的事。這個日子真的就要到來了。還沒有退出中共、共青團、少先隊的人要快快退出這些共產邪靈附體組織,千萬別做了共產邪靈附體的殉葬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