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兒子喊校長綽號被扇耳光送醫檢查 6天後父親從其子病房墜亡!

因為喊了校長鬍剛的綽號,四川省自貢市富順縣互助鎮12歲少年小傑(化名)遭到胡剛扇耳光、扭掐,之後被送醫檢查。

3月11日,富順縣教育和體育局(以下簡稱“富順教體局”)通報稱,暫停胡剛的互助鎮中心小學校長職務。此時是事發後第四天。

然而誰也沒想到,3月13日,小傑的父親徐先生從小傑所在病房跳樓身亡。

3月23日,小傑的母親譚女士告訴記者,丈夫是因為受不了網上指責小傑及家長的言論,跳樓自殺的。

與徐先生夫婦有過接觸的人士則稱,譚女士比較強勢,徐先生在家裡說不上什麼話,還經常被教訓。

隨著徐先生縱身一躍,真正的答案已無從知曉。當地鎮政府工作人員表示,考慮到小傑家中實際情況,在符合政策規定的前提下,將盡量給予關懷。此外,富順教體局也將持續關注小傑的心理狀態。

徐先生在互助鎮開的傢具店。本文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記者王鑫圖

喊綽號被扇耳光

這原本是一個普通的家庭:丈夫掙錢、妻子顧家,孩子上學。

3月7日,一件小事導致“連鎖反應”,這家人的命運被徹底改變。

富順教體局作出的《關於“互助鎮中心小學校長與徐某(註:即小傑)發生糾紛”的情況通報》(以下簡稱《情況通報》)記錄了事件源頭的梗概:7日下午放學後,胡剛在回家途中經過互助鎮綜合市場時,聽到互助中學學生小傑連續叫自己的綽號(“黑娃兒”)。隨後,胡剛在路過小傑家樓梯口時扭掐了小傑兩下,並扇了對方一耳光。

網傳一段由小傑的母親譚女士拍攝的視頻顯示,小傑的左臉和左耳通紅,表皮有破損流血。面對鏡頭,小傑一言不發。譚女士邊拍邊說:“你看嘛,這就是互助校長打了人。娃兒就說了一句‘黑娃兒’,娃兒不懂事,你都不懂事,一個校長打娃兒,打得真的惱火。你看嘛,這個學生,被互助的校長打的……”

《情況通報》稱,當晚7時30分左右,,富順縣公安局互助鎮派出所電話告知胡剛,小傑的家長已報案。為避免激化矛盾,胡剛委託小傑戶籍地村支書出面協調、陪同小傑的家長一起連夜將小傑送至富順縣人民醫院進行檢查。

富順縣人民醫院相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患者小傑因外傷後頭昏痛3小時入院,生命體征正常,入院診斷顯示多處軟組織損傷。經治療觀察,目前情況穩定。截至3月25日下午,小傑尚未辦理出院手續。

扇小傑耳光的,是這所小學的校長。

涉事校長:行為衝動,非常後悔

3月25日,當事人胡剛告訴記者,打人的事,自己“確實衝動了”。

胡剛表示,“黑娃兒”是他的綽號,一般只有關係比較好的朋友才會這樣喊。在其看來,如果其他人這麼喊,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事發當日,胡剛經過小傑家門口,聽到小傑喊了五六聲“黑娃兒”。

小傑是互助中學初一學生。此前,他曾在胡剛擔任校長的互助鎮中心小學讀書。當時,胡剛並不知道小傑曾是他的學生。

胡剛稱,聽到小傑喊自己的綽號,他很生氣,便上前詢問小傑的家長在不在家。小傑回答說,父母都不在家。這時,小傑的父親徐先生恰好從外面回到家中。

“我對孩子父親說,我替你教育一下小孩。”胡剛說,他和徐先生並不認識。當著徐先生的面,胡剛捏了小傑,並扇了小傑一耳光。

隨後,胡剛離開了現場。他表示,離開時沒有遭到小傑父親的阻攔。

胡剛說:“這個(行為)我非常後悔,當時要是注意一下方式,讓小孩的父親去教育,也不會出那麼大的事。當時還是太衝動了。”

縣教體局:已暫停當事校長職務

據富順縣教體局發布的《情況通報》,事發第二天,也就是3月8日上午7時,胡剛及其妻子、互助中學校長到富順縣人民醫院看望小傑,向小傑及家長賠禮道歉。胡剛為小傑墊付了醫療費,並在醫院請了一名護工照顧小傑,購買了日常生活用品。當晚,胡剛妻子再次到醫院看望小傑,為其購買了食品,再次表示歉意。

《情況通報》稱,經縣醫院檢查,目前,小傑傷情無大礙。

富順教體局作出的情況通報。圖片來源@微富順

8日下午,富順縣教體局派出由紀檢室、安法股組成的聯合調查小組到互助鎮,與互助鎮派出所對該事件同步開展調查。

10日上午,富順縣教體局召開黨政聯席會議研究決定,從11日起,暫停胡剛的小學校校長職務;停職期間,胡剛要積極配合組織調查;待相關部門調查結束後再明確具體處理意見。

11日下午,縣教體局已派出心理專家對小傑開展心理疏導。

下一步,縣教體局將根據公安、紀檢等相關部門的調查結果,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對涉事人員進行嚴肅處理。

3月22日,富順教體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胡剛目前仍處於被停職狀態。互助鎮中心小學暫由該局下屬的督導室的一名副主任主持工作。

父親跳樓身亡

誰也不會想到,胡剛被停職調查後,事態發展至更為嚴重的地步。

3月13日,富順縣公安局官方微博@富順公安通報稱,當日7時許,警方接群眾報警稱,在縣醫院發現一男性屍體。警察到達現場後在住院部底樓一花台旁發現一中年男子屍體。經核實,死者系一名44歲徐姓男子。

次日,富順警方再次通報稱,該徐姓男子系從縣人民醫院住院部506病室窗戶處墜樓,屍檢結果顯示系高墜致胸腹腔多器官破裂死亡。

記者從相關權威渠道了解到,上述徐姓男子即小傑的父親,系跳樓自殺。醫院的監控視頻顯示,徐先生自3月12日晚11時許進入縣醫院住院部大樓後,再也沒出來過。並且,506病室正是小傑住院所在的房間。徐先生自殺時,妻子譚女士也在場。

許多人對此頗為不解:胡剛已前往醫院向小傑及其家人賠禮道歉,主管部門也對胡剛作出停職處理,徐先生何至於走向這一步呢?

富順縣人民醫院住院部大樓。3月13日,徐先生從5樓跳樓自殺。

未達成一致的調解

胡剛告訴記者,在富順教體局3月11日作出《情況通報》當天,他就已委託雙方好友從中說情,並協商賠償事宜。

胡剛表示,除了醫藥費、生活費和護工費,他還主動提出進一步賠償。

“當時的想法就是覺得自己確實不對,事情已經發生了,希望得到小傑一家的諒解,也把事件平息下來。”胡剛說,最初,他提出賠償“萬把塊錢”,但對方不滿意,胡剛將賠償金額增加至3萬,並跟中間人表明自己能夠承受的上限為4萬元。

“準確地說,是娃兒母親不同意。談的時候,徐先生自始至終沒開腔。”參與調解的中間人趙先生回憶,在親朋好友勸說下,胡剛、徐先生夫婦當面進行了協商,但譚女士始終堅持要胡剛賠償8.8萬元。

趙先生稱,調解過程中,他們曾告知譚女士,如果此事走司法程序,賠償給譚女士的金額會遠遠少於4萬元,建議譚女士接受4萬元的賠償。但譚女士不願讓步,調解未能達成一致。

胡剛說,那是他最後一次見到徐先生。通過調解期間接觸,胡剛覺得譚女士有些強勢,徐先生連話都插不上,“他就站在椅子旁邊,埋著個腦袋,一聲不吭。”

另據趙先生介紹,他和徐先生認識多年,印象中徐先生老實本分,不打牌也很少喝酒,朋友有事也很積極去幫忙,人還是不錯的。

“家裡面靠他掙錢,但是他說不上什麼話,還經常被老婆訓話。”趙先生說。

妻子稱丈夫自殺是因不堪網友指責

3月21日,記者走訪徐先生的街坊鄰居,對於該事件以及徐先生平時的狀態,人們都避而不談。

富順教體局相關負責人說:“我們也很詫異,出事前,徐先生也沒表現出自殺的傾向。他為什麼要跳樓,我們不清楚。”

互助鎮政府工作人員介紹,經走訪了解,徐先生夫婦平時忙於做生意掙錢,對孩子的教育存在缺失,小傑的學習成績在班上也比較靠後,“夫妻倆也有過爭吵,妻子在家中地位比他高。”

但在小傑的表嫂楊女士口中,譚女士被形容為一個“弱女子”:她個子不到1米6,力氣也小,只能幹些輕巧的活,抬個桌子都要喊人幫忙。

作為徐先生最親近的人之一,譚女士不願再談及丈夫的生前種種。她向記者明確否認了要求賠償8.8萬元的說法,並表示丈夫的死是因為不堪網路暴力。

記者注意到,校長掌摑學生一事曝光後,不少網友指責小傑一方,認為“熊孩子該打”“學生不懂事,家長更不懂事”“換我,我也扇他”“看這麼多人罵這個熊孩子,我就放心了”……不過,也有網友指責校長,認為“幾十歲的為人師表打一個幾歲的孩子?搞教育的都是這麼教育的嗎?”

“有很多人覺得是孩子的錯,是家長沒教育好,他面子上掛不住。”譚女士說,網上說小孩的很多,她也曾勸過丈夫,讓丈夫不要看那些言論,但丈夫沒聽。

小傑的表嫂楊女士也認為,徐先生自殺與不堪壓力有關。楊女士說,胡剛是當著徐先生的面打的小傑,說出去面子上肯定掛不住。

“他是做生意的,地方就這麼點大,誰不知道這事,閑言閑語沒少聽。”楊女士說,網上也有很多人指責小傑父母,“說話難聽得很,一時無法接受吧”。

但真正的答案已無從求證。3月13日一早,徐先生從醫院住院部5樓跳下,留下讀高二的女兒和讀初一的兒子小傑,也帶走了心底的秘密。

互助鎮政府前述工作人員表示,考慮到小傑家中的實際情況,在符合政策規定的前提下,將盡量給予小傑一家關懷。此外,富順教體局也將持續關注小傑的心理狀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澎湃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