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何被共產黨奴役過的國度罕見懺悔

那些過往的罪行與希特勒法西斯相比,不僅毫不遜色,而且更為殘忍暴虐、令人髮指。(網路圖片)

共產黨奴役過的國度有一種共同現象,便是對犯下的滔天罪行罕見有人懺悔。不論犯下罪行的是個人、群體,還是政黨,均罕有懺悔。不僅仍然處於共產黨奴役下的是如此,例如,仍被中共幫派相傳統治著的中國大陸、被朝鮮金氏家族世襲統治著的朝鮮、被卡斯特羅兄弟按照家族企業轉換權力的古巴,就是共產黨已經滅亡、或是瓦解的國度,也是鮮少出現對過往罪行的懺悔。

而那些過往的罪行與希特勒法西斯相比,不僅毫不遜色,而且更為殘忍暴虐、令人髮指。柬埔寨原是一個人口不足800萬的佛教國家,由中共豢養的柬共奪取政權後,短短兩、三年,殘殺、虐待致死超過200萬人。柬共滅亡至今已經超過30年,但是關押在監獄中、對這罪行負責的罪犯,除了一個殺了數十萬柬埔寨人的中央監獄的獄長,其他被關押的柬共中央頭頭,竟然無一人認罪。而那個中央監獄的獄長在認罪的同時,又強調自己只是一個遵命行事的小角色,這使他的認罪顯然停留在逃避罪責的層次上。

斯大林等人製造的卡廷屠殺案,讓世人見識了另一類罪惡的毛骨悚然,以及罪惡製造者的厚顏無恥和心安理得。上個世紀希特勒進攻波蘭,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戰。抵抗不了德國強大攻勢的一部分波蘭軍隊,投靠到與波蘭接壤的蘇聯軍隊、尋求保護。然而蘇聯在斯大林等共產黨頭目的命令下,將兩萬多波蘭軍人在卡廷附近分批全部殺害。

波蘭的這兩萬多軍人主要是知識份子,幾乎代表波蘭的知識精英和主流意識的體現。他們慘遭殺害,讓波蘭喪失一代人的大部分精華,對波蘭整個社會造成的損害和創傷,難以估量。

罪行在德軍攻佔卡廷之後,被德國發現並揭露。然而,面對大量證據指向蘇聯的這一傷天害理的罪行,蘇聯那些參與罪惡的權勢者沒有任何罪惡感,還自以為是繼續攪渾國際視聽,一口咬定是德國人所為。

直到蘇聯土崩瓦解,新上任的俄國領導人看了這些檔案,才在極度心靈的震撼下,將這件罪行公開、並向波蘭認罪。從公開的檔案信息可以看出,當年製造和參與罪行者,至死對此不僅毫無懺悔,還以真理和正義者自居。

至於長期生活於中共恐怖統治下的中國大陸,那些沒有全國性的個案、小罪不說,單單滔天大罪已經罄竹難書。然而,不論大罪、小罪,涉及的中共官員或相關者,對於犯下的惡行,連認錯者也極其罕有。而認罪、懺悔在中共的歷史上,更是罕有發生過,最多只是歸罪於派勢、權勢鬥爭中失勢的一方,例如將所有文革的罪惡推給江青等失勢者,並於推卸的同時,將自身封為“偉、光、正”而大吹特吹。

然而,從中共走入中國政治,就是從罪惡開始的。沒掌權時,用“打土豪、分田地”裹挾民眾暴亂,割居陝北,種鴉片、走私販毒,毒害民眾,聚斂錢財,擴張勢力。

一旦得手搶到政權後,不斷製造駭人聽聞的罪惡,從殺盡農村富有者的土改開始,接連不斷血腥。正反肅反、三反五反、公私合營和反右,餓死4千萬以上中國民眾的大躍進,還有中共搶權內鬥最典型的文化大革命,這些動則戕害百萬人性命的罪惡,似乎真是“死幹了不臭”一樣,已經鮮少有人提及了,更不要說對這些罪行深刻思考和懺悔。

被共產黨奴役過的國度鮮少有人對滔天罪行懺悔,一個重要、而又顯而易見的原因,是整個社會大多都是共犯。以中國大陸半個多世紀的罪惡,可以很好說明這點。

中共在大陸掌權後的首惡——土改,雖然主要依靠的是農村好吃懶做的潑皮、二流子,但廣大農村老實巴交的普通民眾在脅迫下,卻是土改屠殺富人的罪惡的事實參與者和支持者。此外,如正反肅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無一不是社會絕大多數的民眾參與其中。

另一個原因是,一旦接受共產黨搶富人、殺富人的理論,參與其它政治迫害和精神洗腦,也很容易順流而下,從而聽從、甚至接受共產黨的那一套欺騙和混淆是非的歪理,往往對參與罪惡視為正確和理所當然。

而在一些共產黨已經垮台、滅亡的國家,缺乏懺悔的氛圍和壓力,以及不願正視罪責的心理,是這些國家對過往罪惡沒有認真懺悔的一個重要原因。像德國的國家,對了解共產黨統治下的民眾告密,不但漠視、甚至反感、厭煩,就是這種心態的反映。另外,共產黨滅亡後的民主社會,不會強迫認罪、懺悔,也使最大惡極如柬埔寨殺害數百萬人的惡魔,可以毫髮無傷地面對滔天罪行,瞪著兩眼、就是不認。

現在可以預見,全世界共產黨的滅亡已經來日無多,但始終沒有一個深刻的思考和懺悔,常常令人不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