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中國式學校食堂的權力分肥模式

——原標題: 中國的「豬食政治」

家長們抗議承包成都七中實驗學校食堂的冠城集團。(網路圖片)

作為中國曆年來最嚴陣以待的“兩會時刻”,剛性維穩成為治理社會的最強硬手段,解決一切稍具正義勇於提出問題的所有人,一直都是如此。而今年對於成都七中學生吃豬食事件來說,公然“指鹿為馬”,同時對於民間個體大打出手,動輒判刑,可見當前中國社會的嚴格化維穩控制已經接近數年來最高水準。

用社交媒體最近流傳出的一句話是,“不管你信不信,只看你服不服?”這句話的意思是,絲毫不用遮掩明白無誤地告訴你,豬食經過檢測是合格的。即,所有對此產生懷疑的人,都將面臨著司法追責。

服,是社會對成都七中事件的表明回答。而內心的不服,或者對1+1等於3的邏輯,很顯然,稍具常識稍具正義良心的人,不會予以認同。

經過檢驗是合格的豬食?

成都七中事件,從發酵事件來看,毫無意外會被相關部門定性為“政治事件”,只是因為它是發生在兩會期間的群體性時間,那怕學生與家長僅僅是希望解決學校食品安全問題,但依然會被嚴格定性。

所以,在中國遍地都存在相同問題的成都七中吃豬食問題,迎接它的處理結果,當然不是民間所期望的政府查清問題緣由,從善而終去解決公眾訴求,等來的只有殺豬刀,只有赤裸裸地說豬食是安全的。

官方在通告中稱,3月12日下午,成都市溫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接到“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出現食品問題”的反映後,組織執法人員前往食堂檢查。在部分家長的現場見證下,對牛排、肉餅(肉夾饃)、鹹蛋黃、蛋撻皮、火腿腸等取樣19批次,每批次取樣品3份(1份用於檢測,2份用於留樣備查),所取樣品均在保質期內。與此同時,官方還宣布抓捕三人泄露消息者,被定性為尋事滋事。

沒有人相信這樣的檢測結果,因為檢測過程,沒有人清楚,只有官方清楚。在一個檢測根本不需要對公眾負責任的國家,這樣的檢測近乎毫無意義。也許,檢測存在的意義僅僅在於,滿足社會治理的需要,滿足公權力要求結果的需要。

所以,即便沒有任何公民參與,沒有任何國內國際協力廠商機構的參與,最後的結果無一例外就是告訴公眾,沒關係,網路上流傳出的豬食圖片,經過檢測,是非常合格。至於檢測過程,檢測東西,檢測標準,不重要。

應該說,這樣的結果一點不出人意料。中國食品安全早就是多年來的頑疾,不管是社會上,還是學校里,各種隱患,層出不窮,地溝油、過期食品、異常骯髒的廚房環境,這幾乎是中國絕大多數食品問題的標配。

只不過,具體到學校里,食品安全的問題就必然跟中國學校機制權力獨大有關,它背後仍然跟政府公權力有關。

中國式學校食堂的權力分肥模式

在中國,任何學校都必須經黨組織批准,學校校長、教師以及其他管理崗本身早就淪為權力的直接管理員,或權力的附屬品,而交錢讀書的學生以及學生家長,從來都屬於弱勢一方。在這樣的權責不對等現狀下,學校負責人往往會利用職務之便,把學校食堂予以外包出去,即便沒有外包,學校食堂也處於權力管控下的壟斷地帶。

正常來說,不管是外包,還是自營,中國學校食堂的經營者,大都與學校負責人或上級領導,存在著各種各樣的複雜利益關係。

這也就意味著,在一個被權力壟斷下且消費者(學生及家長)自身又處於異常弱勢的情況下,學校食堂經營者就不存在任何約束,一個不存在競爭、不用對消費者負責的學校食堂,怎麼可能不出現問題呢?

也就是說,中國所有學校食堂,都處於一種權力的籠罩之下,絲毫沒有公開透明可言。成都七中曝出來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且絲毫不可能從根源上解決這一難題。

而在此之前,中國一些大學也發生過學校在社交平台上就學校食堂問題予以曝光,但一般非常迅速,學生就被學校約談、警告,甚至嚴厲處置。

因此,中國學校食堂食品安全問題,本質山來講並不是食品安全自身,而在於如何約束權力,如何讓權力不能肆無忌憚。不管成都七中學生以及家長是否深層次想過這一背後的政治問題,但它恰恰就是中國社會今天需要急切面對的疑難雜症關鍵所在。

甚至我們可以說,今天中國社會治理全方位失守,不管是地溝油、毒奶粉、毒土地、毒大米、毒空氣、毒教育、毒疫苗,為什麼這麼多有毒問題從來沒有得到過真正解決?中國人也只能在這種有毒的環境中不斷適應,而沒有真正意義上說法的權力,根源就在於人們對政府,對公權力毫無辦法。

當民主自由法治不復存在時,一個地方的亂象叢生以及寄託於權力周圍的附屬品就會層出不窮,或者說,中國人所經受的毒素與所在區域的民主自由法治程度呈現高度倒掛。吃豬食的中國人,無法解決不吃豬食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