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古籍: 縣令魂游地府與仙界 方知善惡皆記錄在案

經過三道門,趙業和紅衣人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宮殿。圖為明代繪畫中的宮殿。(公有領域)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酉陽雜俎》,唐朝段成式撰寫,共三十卷,最後十卷為續集。其中介紹了許多漢唐以來的生活狀態、思想狀況等,為後來社會研究關中歷史提供了史料,也是了解唐代中西方交流的重要文獻。】

在唐代的科舉考試中,報考人數最多的是明經科與進士科。明經科主要考察學生對於“經”,也就是《禮記》、《左傳》、《毛詩》、《周禮》、《儀禮》、《周易》、《尚書》、《公羊傳》、《穀梁傳》的掌握,難度低於進士科。也正因為如此,明經出身為官者,地位往往不及進士出身的,官場上常常失意。

話說明經出身的趙業,在唐德宗貞元年間,被委任為巴州清化縣縣令。覺得仕途不如意的趙業,抑鬱成疾,尤其不喜光亮,四十多天不吃不喝。忽然有一天,他聽到空中雷聲響起,隨即有一團形狀如鼓的赤紅色氣體,翻轉滾動到他的床前,並騰躍上床,在他的胸口上方停住。

精神恍惚的趙業,如同做夢一般,跟著一個身著紅衣、戴著平頂頭巾的人往東前行。他們走出山谷,一條從東向西流淌的河呈現在眼前,很多人長時間地定定地看著河水。他們繼續向東走,看到一座裝飾著金玉的橋。

趙業隨著紅衣人過了橋,向北進入了一座城。隨後來到了一個官衙中,裡邊有很多百姓和官吏。趙業看見妹夫賈奕正在堂上為殺牛的事情狡辯,說不是他而是趙業殺了牛。趙業推測自己應該是到了陰間的衙門裡,於是趕忙躲到一堵牆旁邊。那堵牆通體漆黑,有數丈高,他可以聽見裡邊有呵斥的聲音。

明朝繪畫《地府六曹四司判官地府都司官》局部。(公有領域)

紅衣人把趙業帶入大院,有小吏通報道:“司命提審犯人!”(註:“司命”指掌管生死壽夭的神)趙業再次見到了賈奕,於是與他辯論對質。賈奕一口咬定是趙業殺的牛,趙業正在無法自證清白之際,空中忽然升起一面直徑近三米的巨型鏡子。眾人仰面看去,鏡子中顯出影像,正是賈奕磨刀霍霍欲殺牛,而趙業則靠著門,臉帶不忍之色。面對著真相,賈奕這才認罪。

結清了這個官司,紅衣人又帶著趙業來到另一處,一位披著褐色披肩、戴著紫霞冠,狀貌如同佛像的判官責問道:“你為什麼偷了人家的鬢棗(註:古代女子梳頭的工具)和頭巾?又在滑州集市上藏匿了別人的三升橡子?”趙業非常吃驚,趕忙一再叩拜認罪。這說明人做了任何事情都瞞不過神明的眼睛。

紅衣人隨後帶著趙業離開了官衙,邀他一起去游上清仙界,這也是趙業的緣分使然。兩人共登一山,山下波濤洶湧,無數人在水中隨波逐流。不知不覺間,趙業發現自己也順水漂流。漂了良久,才在一塊大石頭上停了下來。石面上有青白花紋。此時紅衣人化為兩人,一個在前引路,一個在後催他前行。

趙業爬到大石頭的頂部,其平坦而一塵不染。走了數里,道路旁出現了紅藍色的草,葉密無刺,其花瓣在空中飄灑。此外,還有一種植物,如萵苣,貼地生長,其花也漫天飛舞,初生時如馬勃菌,破開後大如盤子,橙色。

走過這片大地,只見熊熊大火,如山一般橫亘在天地之間。過了一會兒,火滅了,他們繼續前行,並來到了一座非常大的城池前。城門上雙層瞭望樓聳立,街道兩邊遍植果樹,仙女成群,排著隊輪番唱歌鼓樂,她們的姿容絕世。

經過三道門,趙業和紅衣人來到了一處金碧輝煌的宮殿。往上看不見天,好像被一層淡淡的絳色籠罩著。三重正殿,都供奉著神像。趙業看見一位道士,好像是舊日的相識,便請求做他的弟子,道士沒有答應。

紅衣人於是領著趙業離開了宮殿,來到南面一個院子中,查看簿錄。有霞帔紫冠的絳衣人,讓趙業與兩個紅衣人坐在大廳里,開始先查閱戊申年的簿錄。這種簿錄與人世間的法律文書差不多,首先記載人的生辰,然後是姓名、年齡、出生年月日;另起一行橫列六十個干支,人的所有功過都在每一天下面詳細記載。如果那一天沒有什麼事,就寫“無事”。

趙業看見自己的簿錄,姓名、出生年日月,一字不差。要知道,這種簿錄數以億兆,不可勝數。紅衣人告訴他,每六十年,天下所有人都要登記一次,用來考評他們的善惡,據此加減壽命。此時的趙業能夠窺見天機,也是造化使然。

看完了簿錄,紅衣人帶著他回到了來時的路,並告訴他:“你現在是遊魂狀態,沿著這條路走,不要回頭,便可回家。”趙業依言而返,走得稍微快了些,不慎跌了一跤,好像從夢中驚醒。醒來才發現,自己已經死去七天了。根據這段經歷,趙業寫了篇《魂游上清記》。

趙業地府、天上一游,曉得了天機,那就是天地是不會被欺瞞的,人在世間的善行、惡行都被記錄在案,絲毫不差,而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從來就沒有爽約過。@*#

參考書籍:

1.《酉陽雜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