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上海流浪漢一夜爆紅 馬雲替身差點表演吃垃圾

日前在大陸迅速竄紅的名叫沈巍的流浪漢資料照。(推特截圖)

流浪了26年的上海拾荒者沈巍,可能從沒想過,自己會在一夜之間從“流浪大師”變成“流量大師”。他的形象或被編輯成圖文,或被拍成視頻,成為網紅們博取流量的途徑。近日,眾多網紅從全國各地趕到上海,將沈巍棲身的一廢棄家政中介店鋪層層圍住。當從橫店趕來的馬雲的替身撲了個空時,差點當眾表演吃垃圾。

新浪娛樂報導,2018年底,有居民偶然發現名叫沈巍的拾荒者思路清晰,出口成章,就把與他對話的視頻發到了抖音上。視頻里,沈巍對《左傳》、《尚書》等古代典籍中的內容信手拈來,並針砭時弊。他在談起自己的過往和境遇時說:“善始者眾,善終者寡。”

由於流浪漢的形象和流利得體的談吐形成了巨大反差,沈巍受到了越來越多的關注,甚至有人感慨:“小丑在殿堂,大師在流浪!”

最初只存在於抖音和短視頻中的沈巍,在大約一周前,被人拍到了他暫時棲身的上海高科西路1660號——這是一家廢棄的家政中介店鋪。一時間,微商、直播網紅、普通拍客便蜂擁而至。

與早前沈巍獨自一人在視頻中“傳道解惑”不同的是,之後新流出的視頻里,沈巍被大量衣著光鮮的網路主播們圍堵,求合影、求同框、求金句,甚至有網紅打出“流浪大師,我要嫁給你”的招牌,場面滑稽誇張。

在拍視頻的同時,這些舉著手機的人們,還為沈巍加工甚至編纂出傳奇身世———畢業於復旦大學,原本是體面的公務員,妻兒車禍去世後看破紅塵等。

沈巍越來越紅。視頻中,無論他說什麼,下面都有人評論:“長發氣度不凡,眼睛有神,談吐高雅,這才是真正的大師。”

面對媒體的採訪,沈巍說,他並不覺得撿垃圾是丟人的事,如今的境遇也不是因為受了什麼刺激,“是由我的理念和價值觀決定的”。對於走紅,他說這是“不虞之譽”,也知道“這並不能改變命運”。

媒體報導後,來找沈巍的人一天比一天多。每當他從這家廢棄店鋪的一扇門中走出來時,總是有黑壓壓的人群舉著手機,揮動雙手,並高喊“大師說幾句”,試圖吸引沈巍的注意。

據“上觀新聞”報導,一化名為祁易的人就是蹲守在沈巍門前的快手主播:“咱們吳起(陝西的一個縣)的朋友看過來啊,這裡就是網紅大師沈巍的家。”為了能近距離拍攝沈巍,祁易特意從陝西趕到上海,沒想到當天卻撲了個空,“今天大師不在家,有人一早就把他接去參加同學聚會了。”祁易大聲地這樣直播著。

從外地專程趕到上海的不止祁易一人,“快手主播”張哲豪(化名)來自湖南,為了拍到沈巍,他乾脆帶著老婆住進了地鐵站附近的賓館。對於沈巍的行程,“主播”們都了如指掌,張哲豪說:“大師要到晚上才能回來,你現在想拍他肯定是拍不到了。”

既然“大師”不在,“主播”們為何還賴在這裡不走?在一旁圍觀的一大叔一語道破真相:“只要在這,拍啥都能火。”

就在“主播”們三三兩兩閑聊之時,有個身著西裝的中年男子快步向沈巍的住處走來,眾人看到他頓時來了精神:“‘馬雲’來了!”

同款髮型,方方正正的臉頰,遠遠看去,這個男子與馬雲確有幾分相像。他熱情地與其他“主播”們握手,並自我介紹:“我是馬雲的替身,“快手”上我是‘橫店馬雲’。”

看到“馬雲”來了,主播們開始起鬨,擁著“馬雲”向一堆垃圾走去,叫他現場操作垃圾分類。

只是分垃圾還不夠刺激,“主播”們又提出更可怕的要求:“大師每天都在垃圾堆里找東西吃,要不你也來點,你看這裡有塊吃剩的口香糖。”

收拾完垃圾,“馬雲”去洗手間洗手,直播也暫時告一段落。

“上觀新聞”的記者在與祁易閑聊時說:“‘大師’走紅了之後,連關心他的人都變多了。”祁易則不以為然地說:“這哪是關心他啊,就是想看著他紅趕緊包裝他。”

當有人表示,“中國大陸還是很棒的,不再崇拜明星了,終於崇拜滿腹經綸的人了。”另有人則評論道:“真是無利不起早啊!”“他們都把‘大師’的視頻放到他們自己(賬號)那兒,哪裡火蹭哪裡,這些人就有點不是那麼道德了。”“在流量的時代,哪裡有流量,哪裡就有利益。”

不堪其擾的沈巍,對著鏡頭表示:“原來他們說當明星很累,我還不信,現在知道了。”對於自己“走紅”,沈巍顯得很淡定,他知道這種熱潮終將過去。

在一則被點贊超過20萬次的視頻中,沈巍說:“熱的時候這麼多人,那天冷了呢?就好像我過去交朋友,交了好多朋友,但是一旦落難,我身邊還有哪個在?”

這突如其來的一切令沈巍覺得荒唐,他對著拍攝他的人說:“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你們一個個想紅的沒紅,我一個不想紅的卻紅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佟亦加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