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奇妙世界 > 正文

八旬老人翻2米高牆逃離養老院:看不見家人 心裡難受!

3月9日中午,趁護工不注意,江蘇鎮江一位80多歲的馬姓老太太從養老院大樓悄悄跑了出來。翻越2米高的院牆後,她摔傷了,癱坐在路邊。好心的路人發現並及時報警,一個小時後,她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養老院。

這已不是她第一次嘗試“逃離”養老院。

“我想回家。”逃跑後的第11天,斜卧在床上的老太太,仍然重複著這句話。

馬老太逃離養老院大致路線圖

逃離經過

乘坐電梯避開正門

翻兩米高牆落地受傷

3月20日上午10點,鎮江逸仙養老院大樓6樓,“叮咚”一聲,隨著電梯門的打開,七八雙眼睛頓時望過來。“早上好!”院長劉莉莉熱情地向坐在電梯對面的幾位老人打招呼,他們都是阿爾茨海默症(俗稱“老年痴呆”)病人,平均年齡八九十歲。“你好!”老人們也微笑著回應。

此時,電梯門口右手兩米處,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人也應景地勉強直了直身子,她就是馬老太太。結合養老院的監控視頻以及老太太的自述,工作人員大體了解到她“逃離”的經過——

3月9日,老太太趁著護工不注意,悄悄溜出房間,乘坐電梯下了一樓。

“她平時乘電梯都不會摁電梯。”一位工作人員告訴紅星新聞。逸仙養老院坐落在鎮江市新區丁卯開發區經八路近緯五路的社會福利院內,由老年公寓改建而來,2017年9月20日開始試營業,是一所公建民營性質的養老機構。

出了養老院大樓大門,馬老太並沒有右拐朝著福利院大門走去。此前,她曾試圖從大門矇混出去,但因沒有佩戴養老院發的藍色吊牌被保安及時攔下。

馬老太太翻牆的地方離福利院大門約30米

“誰會想到她會從這兒翻出呢,”養老院後勤負責人陸女士告訴紅星新聞,馬老太太翻牆的地點在兒童福利院大樓背後,離養老院正大門向北大約30米,離養老院大樓有500多米,“我們都很少來這兒”。

馬老太太靠著一顆柏樹翻上了一米高的院牆,但是院牆外面離地有兩米多高。她雙手扶著牆沿,順著牆壁緩緩滑下,一落地,她便覺得腳部傳來一陣疼痛。她掙扎著爬到路邊,大約過了20分鐘,兩位路過的市民發現了癱坐在地的老太太,趕緊報警。

路人發現馬老太太癱坐路邊圖據看看新聞

當警察趕到詢問其傷情時,老太太還謊稱自己是從諫壁鎮步行來到這兒,“走路不小心撞到樹上了”。據當地媒體報道,警察帶著馬老太太在回派出所的路上,經過養老院門口時,隨口一問卻讓她露了餡。據當事警察回憶:“我說老太太你是不是這個養老院的啊?她說‘不是,我不是這個養老院的’。反應特彆強烈,她就講‘我不去這個地方,我要回家’。”警察心生懷疑,隨即聯繫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到派出所。

警察扶起馬老太太圖據看看新聞

此時,養老院工作人員發現馬老太太失蹤,已在福利院內找了個遍,突然接到電話說派出所發現一名老人。工作人員立即趕到派出所,發現正是失蹤的馬老太太。

當日下午,陸女士和其他幾位工作人員帶著馬老太太去附近醫院檢查,“右腳腳部骨裂,打了石膏”。

入住養老院

老太太患阿爾茨海默症

60多歲的獨女中風癱瘓

“麻煩你們幫我捶捶背。”馬老太太坐在輪椅上,因右腳受傷無法承重,整個左腳尖墊在地上,整個身子朝前傾著,大概是翻牆之後坐在了地上,尾椎也有些受傷。

醫生與馬老太太交談

“早飯吃的什麼呀,馬奶奶?”

“麵條,雞蛋。”

“護工阿姨對你好不好呀?”

“好。”

“那你為什麼還要翻牆啊?”

院長劉莉莉一邊幫馬老太太捶背,一邊詢問她。

“家裡大人小人一個都沒有啦,我看不到他們,心裡想著難受。”老太太沮喪地回答。

馬老太太是鎮江市京口區諫壁鎮人,服務台牆壁上的信息卡顯示,她今年85歲,2018年1月21日入院。

“她家的情況比較特殊。”陸女士告訴記者,老太太現在患有阿爾茨海默症,獨有一個女兒,女兒女婿住在杭州的兒子家,“她女兒60出頭,200多斤,中風癱瘓,在接受針灸治療”。

在女兒女婿去了杭州之後,老太太一人孤身在家,她的一個侄女幫忙照顧。陸女士稱,老太太的侄女曾說,老人有時候糊塗,三頓不吃也不知道,還跟左右鄰居要飯吃。

陸女士介紹,侄女每天給馬老太太送湯送飯,一天去兩趟,結果連續兩個月,侄女也吃不消了,老太太希望侄女把自己帶到她家去。但實際上,侄女也住在兒子媳婦家,“首先家裡人就不會同意,其次如果老太太在她家走失或是出了什麼事情,這個親情有可能就斷掉了”。

馬老太太的侄女給其女打電話,希望將老太太接到杭州。“她女兒在杭州房子不是太大,兒子媳婦結婚也就買了一室戶,兩個老人住在底樓車庫,白天從醫療館扎完針灸回來,吃完晚飯兒子媳婦就帶著小孩上樓去。”陸女士說。

“接去杭州也不現實,還不能用醫保。”陸女士說,無奈之下,馬老太太女兒在鎮江尋找養老院,綜合價格和服務等方面考慮就選了逸仙。

院方工作人員透露,老太太的哥哥也住在逸仙養老院,但兩人不住同一層,也不怎麼交流,“沒有什麼聊的,倒是她侄女過來時,順帶會看望一下她”。

在輪椅上坐了十多分鐘,馬老太太便堅持不住疼痛,要求回到床上去。她住在607號房間,面積約有30平方米,還有一個獨立衛生間,一個陽台。屋內陳設簡單,一張床,兩個床頭櫃,一把椅子,一台電視,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道。

在護工的幫助下,身材偏胖的馬老太太挪到了養老院專門為她準備的醫護床上。“唉——”她長長地了一口氣,似乎為了緩解背部的疼痛。

想念家人

受傷後沒有家人來看望

一糊塗就要回家

年輕時候的馬老太太,是一個能幹的人。“先當農民,再做工人。”老太太說,自己年輕時有氣力,不輸兩個哥哥,“種地、挑糞、澆菜,什麼都會做”。後來,諫壁鎮開了一家服裝紡織廠,她又到服裝廠打工,“打紐扣、縫衣服”。

22歲那年,經親戚介紹,老太太認識了大她一歲的丈夫。“他家裡窮啊,五個兄弟,”陷入回憶中的老太太臉上堆滿了笑容,“那會兒就是給她騙了。”丈夫也是個“厲害”的人,年輕時在政府上班,“個頭高,文化也高,字又寫得好”。兩人結婚後分居兩地,隔一段時間才能見一次面,後來有了女兒,“女兒胖,生下來就胖”。

護工把馬老太太挪到床上

由於阿爾茨海默症的緣故,馬老太太的記憶出現很大的退化,她已記不清丈夫究竟是哪一年去世的。總之,那個陪伴了她大半輩子的人已經不在了,“我們一輩子沒有斗過嘴,他凶我就讓他,我凶他就讓我,從來不吵,感情相當好”。

“不看牌,不喝酒,一輩子就靠肩膀投資的勞動。”馬老太太說,退休後,一個月有三千元的退休工資,不過現在這部分錢都要交給養老院,這讓老太太心有不甘,“我一個人在家的話,每個月花不了幾個錢”。

丈夫去世後,女兒女婿會時常去看望她。“他們什麼都不做,都是我做飯、洗碗、洗衣服。”言語中,老太太有些埋怨,不過女兒女婿去杭州後,連埋怨的情緒也省下了。

直到現在,女兒女婿都沒能來看望她。最近一次家人來探望,是在1月份,她的外孫從杭州開著計程車來到養老院。老太太受傷之後,僅侄女和外孫的一位朋友受託來過。

“我們之前也多次打過電話要求他們來看望,但都沒有人過來。也不能說她女兒不孝,一方面她女兒自己在接受治療,需要人照顧,另一方面如果接到杭州去,住的問題不說,關鍵是誰能保證24小時照顧她。”劉莉莉說,“送到養老院,最起碼三餐是新鮮熱乎的,摔跤了有護工照顧,生病了有醫生看。”

針對馬老太太這樣的老人,工作人員都會給予更多的關心,“包括我們都會經常去房間看看他們,拉拉家常。”劉莉莉告訴紅星新聞,“說到底,跟她自己的心理觀念沒有轉變過來有關,她一直想回家,想跟子女在一起,但是子女現在也沒辦法照顧她。”

馬老太太翻牆的大概位置

“在我們眼裡,她就是一個病人,腦子清楚的時候,回答問題很清楚,但糊塗時就完全不聽,背起包包要回家。”劉莉莉說,馬老太太住院期間,曾多次提出回家。

翻牆的那天夜裡,馬老太夢見了她的女兒女婿。“她夢見女兒女婿從陽台上翻進來,偷她抽屜里的餅乾。”陸女士嘆息道,“老年痴呆真的是一種很可怕的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妙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