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起底「曹園」背後老闆:鋼材起家 5家公司

曹波被指挪用公司資金近5000萬,被張學成告上法院,最終曹波勝訴。如今,實名舉報曹波的人也名為張學成。新京報記者就上述情況向實名舉報者親屬求證二者是否為同一人,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北極熊皮當地毯、每年購買上百隻熊掌”,風波中的私宅曹園被查處了。

3月26日,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專項調查組表示,牡丹江“曹園”違建問題初步查明,涉事企業黑龍江曹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存在違法採伐、違法佔地、違法建設等行為。牡丹江市責成涉事企業即日起開始自行拆除違建。

據中國之聲報道,3月27日,曹園大門被爆破。當天,曹園這座豪華私宅一度登上微博熱搜,留下最後的身影。

記者調查發現,曹園背後老闆曹波是黑龍江人,早年在上海做鋼材輪胎生意起家,同時在老家經營文化娛樂業。商界沉浮10餘年後,曹波將目光投向了海南地產,與合伙人張學成各出資2500萬成立公司。

不久後,曹波被指挪用公司資金近5000萬,被張學成告上法院,最終曹波勝訴。如今,實名舉報曹波的人也名為張學成。記者就上述情況向實名舉報者親屬求證二者是否為同一人,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曹園原本預計年收入近2億

曾經的曹園將整塊北極熊皮當地毯鋪在地上,院內存放著猛獁象等走私而來的珍貴標本,拿用長槍非法捕獵來的野味招待客人,餐桌上經常可以吃到老虎肉和熊掌。

近日,一座位於黑龍江牡丹江市張廣才嶺國有林區的私家莊園,被名為張學成的男子實名舉報。張學成稱,在這片距離牡丹江市區約10公里的廣袤森林中,毀林、削山、挖湖等行為已進行多年。拔地而起的是曹園及其擁有的森林花田、藏書閣、七級溯源、跑馬場、水幕電影、石泉十美、九龍瀉玉等項目。

各方資料顯示,對於莊園主人來說,曹園是私宅,也是景區。去年12月4日,牡丹江市文化廣電和旅遊局官網中,一篇名為《曹園文化旅遊產業項目》的文章介紹,曹園文化旅遊產業項目的建設目標是打造多元文化融合發展,項目總佔地面積2.3平方公里,總建設用地面積為616.5畝,規劃總建築面積約為45600平方米。

曹園能為莊園主人帶來多少收益?上述文章稱,曹園總投資約12億元,項目建成後,年營業收入約為1.83億元,年利潤8000萬元,投資回收期15年。

如今,曹園風波已被定調。3月26日,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專項調查組發布消息稱,對已建成項目已確認按法律規定必須拆除,無法通過改正措施消除影響的16處建築物和構築物,責令涉事企業立即自行拆除並儘快恢復植被。

調查組表示,現階段已初步認定相關部門和中農發集團牡丹江軍馬場部分工作人員涉嫌失職失察,建議依法依規嚴肅追責,同時根據進一步調查結果,追究涉事企業黑龍江曹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違法責任。

以鋼材輪胎生意起家,布局海南地產業

曹園事件引起轟動,而它背後的當家人是誰,他與實名舉報人張學成之間有什麼關係?

通報顯示,運營曹園的公司是黑龍江曹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而這家公司背後是一個名為曹波的男人。據天眼查公司信息顯示,曹波囊括15家公司的資本版圖在“迷霧”中顯現。

曹波的發家史要追溯到26年前。1993年9月10日,曹波在上海以688萬註冊資本成立了上海森懋實業有限公司,這家如今已經吊銷的公司,當年主營鋼絲、化工原料、紡織原料、輪胎、橡膠原輔材料、鋼材、木材、紙製品、機電、電線電纜銷售等。

在上海從商3年後,曹波建立了屬於自己的“集團”。1996年7月,曹波在黑龍江成立了黑龍江天懋集團有限公司,同樣從事生產鋼絲、鋼材、木材等產業。

集團成立後,他在上海與黑龍江幾乎同時運作兩個產業的生意。在上海,曹波發展從事多年的木材、鋼材、電線電纜、橡膠生意。1999年1月4日,他成立上海天輪鋼絲有限公司,2003年9月25日,上海天懋鋼絲銷售有限公司誕生,上海輪胎橡膠(集團)如皋投資有限公司則在2004年1月16日成立。

幾乎同時,曹波也回到黑龍江老家投資了不少娛樂文化產業的公司。1998年12月4日,牡丹江超越娛樂有限公司成立,公司經營範圍包括餐飲、住宿、娛樂、洗浴。恰好是曹波從商的第10年,2006年6月6日,如今深陷輿論漩渦的黑龍江曹園文化投資有限公司在一個“吉利”的日子成立了。

在曹園和公司成立的整整6年內,曹波沒有再設立任何公司。直到2012年,此前在上海與黑龍江布下自己重要產業的曹波將目光投向了近年備受北方人喜愛的海南。

2012年9月28日,曹波斥資5000萬設立海南天懋投資有限公司,主營房屋租賃、裝飾裝修、園林工程、房地產營銷策劃。2015年1月19日,三亞中央大道商業管理投資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11月9日,海南天懋中央大道實業有限公司成立,2016年12月6日,海南天懋中央大道實業有限公司三亞分公司成立,2018年5月15日,三亞風情街商業管理有限公司成立。

6年時間,曹波在海南建立了5家公司,幾乎都與地產業務相關。

在海南發展地產業的同時,曹波在黑龍江的布局也不再拘束於文化娛樂業,開始向科技與醫療延展。

2016年8月1日,曹波在黑龍江成立黑龍江海東青航空科技有限公司,主營航空器材研發;2016年9月20日,黑龍江中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主營生物科技產品的研發,從事貨物及技術進出口業務;2017年2月17日,牡丹江曹園康復醫院有限公司成立。

當家人被指挪用資金近5000萬,與合作夥伴對簿公堂

在曹波26年商海沉浮中,子公司經營異常、自己被列入限制消費人員名單等事件不斷。而在一起最終上訴法院的糾紛中,曹波的原合伙人、原告與如今實名舉報他的人同名。

記者在一份2018年9月5日披露的《張學成與海南天懋投資有限公司、第三人曹波公司解散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中看到,2012年曹波在海南成立的首家公司海南天懋公司,是張學成與曹波各自出資2500萬元成立的。

張學成稱,曹波將自己2500萬註冊資本轉為他用,並且偽造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開具虛假髮票,從銀行騙取貸款,並將該貸款佔為己有。曹波利用其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職務便利,近年來獨自把控公司的經營、管理、財務,在未經股東會決定的情況下擅自對公司的經營管理作出決策,對公司重要資產草率抵債、低價出售。

張學成表示,在2016年9月至2017年11月間,曹波共計挪用公司資金4800餘萬元至其兒子曹超、曹越控股的公司賬戶及曹越個人賬戶;曹波從海口農村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騙取2000萬元貸款,幾經周轉轉入其個人賬戶;海南天懋公司欠付個人債務共計8000餘萬元,已無力償還。為此,張學成提出解散海南天懋公司的請求。

法院評判意見稱,海南天懋公司尚不存在公司經營管理髮生嚴重困難的情形,雖然海南天懋公司目前欠有大量債務,且已面臨多個訴訟,但是對於註冊資金僅五千萬元而投入工程項目已達數億元的企業來說,尚屬正常情形。綜上所述,海南天懋公司不符合公司法定解散條件,不應予以解散;張學成的訴訟請求不符合法律規定,應予駁回。

在此前媒體報道中,實名舉報人張學成表示,自己因承包林地而和曹波相識,2008年由於曹波多次委託他辦事而關係逐漸走近。

實際上,除了與合作夥伴張學成鬧翻之外,曹波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已經2次被法院列入失信名單。一則在2018年7月23日立案的案件中,曹波的公司作為被告,應向原告沈賢法償還借款本金2000萬元,2018年3月27日,曹波的公司應向原告沈賢華償還借款本金3039.73萬元及利息,曹波及公司均未償還。

從2018年3月27日至今一年,曹波擔任法定代表人的海南天懋投資有限公司因未按時履行法律義務而被法院強制執行已經多達7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京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