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一封飄洋過海9000公里的「求救信」 你改變了我的人生

2012年,有這麼一封“求救信”,從中國飄洋過海9000公里,來到美國的超市裡。

筆者有幸受邀參與紀錄片《求救信》的VIP放映會,講述一則西元2012年的新聞:居住於美國俄勒岡州的茱莉.凱斯(Julie Keith),在超市購買的中國制萬聖節裝飾箱內,發現一封來自遠在9,000公里以外的東半球中國馬三家勞教所的求救信。

寫信人以夾雜著中文註解的英文向她求救:“如果您偶然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並記住您……”

記錄片《求救信》主人翁孫毅。(以下圖片來源:看雜誌提供)

導演用主角孫毅的手繪圖製成動畫。

飄洋過海的一封信,展開這部紀錄片的劇情。雖然是紀錄片,卻完全不助眠,看完後甚至讓人震驚而清醒。導演用主角孫毅的手繪圖製成動畫,與本人的自白,穿插訴說孫毅因為信仰法輪功,被非法綁架至惡名昭彰的馬三家集中營,在裡面受到各種酷刑的過程。

整部電影沒有半點血腥,卻能讓觀眾寒毛直豎,惡行惡狀對於我們一般小老百姓而言,難以想像。

試問,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心態,可以想出那些折磨自己人民的手段?對於孫毅本人應該也是始料未及。一名理工大學畢業的知識分子,何曾想過有一天會受到比犯了死罪還更慘絕人寰的煎熬對待,現在社會提倡保護動物、生命平等,浪浪都要TNR原地放養,有人虐待小動物馬上被肉搜大舉撻伐;就連我們吃的豬肉都要求要人道電宰,先電暈了再宰殺,更何況是人呢?

其中令我十分佩服的是孫太太。兩人結褵二十載,夫妻相處時間前後加起來卻不到兩三年。中國傳統婦女的美德,在她身上展現得淋漓盡致,她不是不想兩人平凡安穩地度過一生,但夫妻本是一體,丈夫畢生的信仰與願望,她全力支持。

什麼叫鶼鰈情深?大概就是縱使被監聽、被抄家,面對堅苦的環境仍然要攜手扶持;縱使分隔兩地,望著明月,依然是千里共嬋娟,二位為這個成語下了最合適的註解。

片中甚至採訪到在勞教所看管孫毅的前四防們,是很難得的紀錄。其中有位阿伯操著混有鄉音不甚標準的普通話接受訪問,他一開始看不起如書生一般羸弱的孫毅,然而,無論用什麼極刑凌虐這些良心犯,只有他挺到最後,走出監獄外。他說,只有孫毅才是他這一生看過的真漢子。

只是,“以前是日本人打中國人,現在是中國人欺負中國人啊!”說著說著他潸然淚下……

還有西藏、維吾爾族等數不清的良心犯數百萬人在中國大陸被非法關押,比起有家歸不得,與妻子分隔兩地,自由仍舊是更可貴的東西。末了孫毅笑著對鏡頭揮手,並訴說著中國大陸內部還有幾百萬仍被非法關押迫害,希望世界不要沉默的那一幕,震懾我心。

影片後段是家人們為他慶祝生日,他笑得像個孩子:“母親以前算命說我五十歲以後就會好了,五十歲以前磨難都會過去。”2019年,也就是電影上映的今年,他就可以審核難民身份。然而尾聲導演用字幕告訴觀眾,這個願望將永遠無法達成。

在印尼生活幾年後,用毫無根據的腎臟病這個理由剋死他鄉、草草火化,不給親屬探視。無論身處在什麼樣的境地,他仍舊是那一身溫文儒雅,為了信仰、為了自由,奉獻生命在所不惜。

放映結束後,掌聲久不止息,當我身後的貴賓語帶哽咽地問導演,身為觀眾的我們能做什麼?如同發現求救信的茱莉.凱斯,時常懷疑自己當初是否應該要沉默,直到她與孫毅相見,她說:”You changed my life!”(你改變了我的人生)。

因為這封信,中國大陸廢掉了勞改制度,眾多的良心犯得以釋放,而我們又何嘗沒有一絲絲的改變呢?

事實上,孫毅偷偷放進箱子里前前後後共有二十封信,只有一封被公諸於世。有一首詩非常有名,是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出自於德國神學家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的懺悔文,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悲劇,樹立在波士頓的新英格蘭大屠殺紀念碑與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

《起初他們……》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步出會場已是深夜,但我的內心是激動的。“我不知道做的這件事情是不是正確的,但是如果不做,我只知道一定會後悔。”發現求救信的朱麗葉.凱斯彷彿在我耳邊這樣說著。

孫毅的遭遇,隨時可能降臨在每一個人身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雜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