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湖北貪官落馬涉嫖娼 江澤民當年在拉斯維加斯也干過

在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的十幾年中,中國的“娼盛”已經遠遠超過了先進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

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共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含冰日前涉嫌受賄、貪污被起訴,王含冰還被指進行嫖娼活動。中共官員嫖娼已成官場常態,有紀委書記嫖娼的,還有“進修”時集體嫖娼的,不過相比公款包養情婦,還有江澤民到國外嫖妓,還是小巫見大巫。

3月27日,中共高檢網消息稱,日前,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含冰(副廳級)涉嫌受賄、貪污一案,經湖北省檢察院指定管轄,由荊州市檢察院向荊州市中級法院提起公訴。

荊州市檢察院起訴書指控王含冰在擔任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投資管理部部長、副總經理,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額財物,並侵吞公款,涉受賄罪、貪污罪。

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共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含冰(網路圖片)

官媒報導,今年1月7日,王含冰被“雙開”時,官方通報指王含冰除了貪污受賄,還涉生活奢靡、貪圖享樂、追求低級趣味,造成不良影響,與他人發生不正當兩性關係,造成不良影響;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購物卡,進行嫖娼活動等。

而中共官員嫖娼已成官場風氣,爆出不少奇葩事。

反腐的中共紀委書記親自嫖娼

2016年12月9日凌晨,四川省紀委網站發布消息:德陽紀委書記劉銳因嫖娼違紀,立案審查。據稱當月7日,劉在成都武侯區一家酒店嫖娼,被警察當場抓獲,行政拘留十天。而紀委書記違紀嫖娼,劉銳還不是第一人。此前浙江省委紀委書記王華元,2009年被“雙開”,罪名之一即嫖娼。有趣的是,王華元此前對下屬的嫖娼等“不正之風”,盛怒痛斥,數摔手機,罵得下屬當場心臟不適。

官員嫖娼要私企老闆買單遭舉報

有官員要私企老闆為嫖娼買單,因次數太多,老闆不堪其煩,實名舉報。如深圳陳老闆因一宗糾紛,經人介紹認識深圳政法委原巡視員王合意,王表示可以幫忙搞定,但要八十萬“好處費”。2007至2011年,王合意前往東莞等地嫖娼四十餘次,每次都由陳老闆當皮夾子,可糾紛一直沒解決。2011年5月,當王合意再次打電話表示去東莞“沖涼”,陳老闆帶上秘拍設備,錄下證據及被勒索八十萬的錄音。隨後,陳老闆把證據寄給紀檢部門,2014年12月,深圳南山區法院判處王合意十一年徒刑,沒收財產五十萬。

公費高校“學習”期間嫖娼“提高法治能力”

據陸媒《澎湃新聞》2016年8月29日報導,有知情者爆料稱,近日,中共雲南省雲龍縣關坪鄉紀委書記徐應龍在上海同濟大學學習培訓期間因嫖娼被抓。8月29日,中共雲龍縣委副書記、縣長李郁華向媒體證實,事件確有發生。李郁華說,在上海培訓帶隊的是雲龍縣委組織部長。

據云龍縣政府官網通報,8月6日至20日,該縣50名縣鄉黨政官員在同濟大學接受為期14天的綜合能力培訓。該縣縣委副書記田強在開班儀式上講話;縣委常委、縣委組織部部長張志勇參加培訓;副縣長李瑞傑,同濟大學相關學院負責人參加開班儀式。培訓內容涵蓋所謂“增強法治思維提高法治能力”等等。

集體進京“進修黨性”嫖娼

更有在培訓期間集體淫亂的。2016年5月,中共重慶市紀委消息稱:重慶市水利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總工程師冀春樓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調查。大陸知名調查記者朱瑞峰創辦的《人民監督網》隨後披露,冀春樓被調查的十幾天前,在北京“嫖娼”時已被警方抓獲。

據悉,3月2日,重慶市水利局副局長冀春樓赴北京參加了國家行政學院第24期廳局級副職公務員進修班。在培訓期間,冀春樓與54名進修班的學員一起到山東臨沂濟寧開展“公僕意識銜接教學”後,進修班學員開展了所謂“發揚革命精神,爭做‘五好乾部’”的黨性分析活動。

5月3日,為期兩個月的進修班結業,冀春樓與同學擺下宴席歡聚一堂,酒足飯飽後,冀春樓邀請同學到北京某洗浴中心“泡泡澡”。在洗浴中心的包間內冀春樓與同學安排了漂亮的小姐進行了性交易而被北京警察當場抓捕。鑒於冀春樓是副廳級幹部,北京警方通知重慶市駐京辦將其遣返。

官員本地小店嫖娼意外獲網民“點贊”

不過諷刺的是,相對公款嫖娼,或者將公款交給情婦的官員,自費嫖娼官員意外獲“同情”,有官員就因此被網民“點贊”。

2017年4月6日,重慶官員程曉陽在重慶市渝北區黃泥磅一小店嫖娼被抓。知情人稱,程曉陽被抓現行時報了假名,警方後通過手機才查到他的真實身份。8天後,程曉陽的重慶榮昌區委副書記、區長職務被免。

有意思的是,程曉陽從嫖娼曝光到免職,就得到網路上壓倒性的“支持”。網友認為:“一個既不公款嫖宿又不公款包小三、小四的官員,難道算不上好官嗎?”

“與他同樣級別和比他級別低的眾多落馬貪官中,哪一個不是身家幾千萬以上,哪個不是對下級女幹部日後提拔,哪個不是小三小四小五小六地養著?即使嫖娼,也有紅黑兩道在高檔酒店的豪華套房給安排得好好的,根本不需要自己出錢,怎麼會像程曉陽一樣,到一個安全係數很低的小店去嫖?”

“這麼大的官員寧可到路邊小店自費去嫖娼,還不去潛規則自己手下千千萬萬的女幹部、女醫生、女教師、女演員、女大學生…….中國任何一個官員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們的程區長卻做到了,難道這樣的官員不值得民眾點贊嗎?”

中共官場那些動用公款養情婦的高官比比皆是。比如,已落馬的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傳曾將北京當局劃撥用於“一帶一路”計劃的資金10億元人民幣,匯給情婦以撫養私生子。

江澤民被曝訪美時溜到拉斯維加斯的紅燈區去看脫衣舞、嫖妓

據《江澤民其人》一書介紹,在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的十幾年中,中國的“娼盛”已經遠遠超過了先進的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以江澤民為首的貪官污吏們都有了自己半明半暗的情婦、二奶,脫衣舞已經不再是高官到國外才能欣賞的特權,而是泛濫在全國各地的“先進”文化。中國民謠對江澤民的這一貢獻總結說,“男的不嫖娼,對不起黨中央;女的不賣淫,對不起江澤民”。

江澤民在電子工業部的幾年間,並無大的建樹,倒是傳出了不少風聞。國內媒體曾報導過一名市領導出訪時去看脫衣舞而遭同伴檢舉的事。其實,江澤民在八十年代訪問美國時,也曾溜到拉斯維加斯的紅燈區去看脫衣舞、嫖娼,回來用的是公款報銷。當時一般高級領導人還不敢如此出圈兒,可是江澤民有在蘇聯和克格勃美女鬼混的歷史,去美國紅燈區嫖個娼在江來說不過嘗個鮮而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