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大學興起學生告密文化

近期中國高校教師遭整肅已並非個案,老師遭遇背後大都與學生舉報行動有關。這種現象使人再次想到文革。與此同時,新技術監控手段也被引入高等院校,監控教師言論。

近期中國高校教師遭整肅已非個案。新披露的名單包括: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北京建築工業大學教授許傳青、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以及重慶師範大學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等。

除此之外,新聞報道說,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呂嘉最近被調查,因為他的言論被認為“不僅抹黑了清華馬克思主義學院的名譽,更完全背離了思政課老師引導同學樹立馬列信仰的作用。呂嘉代表的是非自由派知識分子的遭遇。

報道顯示,中國高校部分學者遭當局整肅事件似乎有一個共同特點,這就是有關案情是學生向院校當局報告,或稱告密的。這些學生中,有的是高校中的“學生觀察員”、有的是要求進步的黨團積極分子,也有一些人恐怕是隨波逐流。

針對舉報者中可能各自初衷不同的情況,人大退休教授張鳴對美國之音說:“說實在的,凡是這種舉報基本都是惡意的,但是可能有的自己真心認為,你錯了;有的就是壞,這是有區別的。但是,這種舉報行為本身都是錯的,都是不對的。實際上,是不應該鼓勵人們干這個事。說良心話,是不應該幹這種事情的。現在實際上,它(當局)是在縱容、鼓勵揭發老師,所以這個課就很難講下去了。”

報道顯示,中國大陸學者,尤其是社科人文類的教席,如今被列為“高危職業”。例如,楊紹政是經濟學院教授,代表言論是所謂“公款養黨”論。他被無限期停課,去年9月正式被撤職;2018年4月,湖北武漢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上“政治學原理”課時質疑修憲、國企產權制度和人民代表制度,因此被指“錯誤解釋憲法修改情況”,“在學生中產生負面影響”。

人大退休教授張鳴說:“時政課很容易被舉報。恰恰是教時政課的人被舉報,這很有意思。他們(當局)鼓勵時政課創新,時政課要活潑一點,結果一活潑就被舉報了,這事情挺弔詭的。”

北京某高校退休教授孫某對美國之音說,告密這種事情應該是有組織的一種安排,例如,通過共青團,通過黨的什麼組織。另外,大學校內的教學現場視頻監控系統,也有可能提供某些教師的出格情況。

他說:“一方面是學生的告密,其實大學現在還有一種系統。每個教室老師講課的時候,我們的大學有一個中控室,就是你在那裡講課,而每個教室都有攝像頭,能夠看得到老師講課的情況,可以給你錄音,甚至錄像。所以你講的什麼,都能夠在中控室內看到。如果中控室工作人員發現老師講的有點出格,把這段東西可能會被保存下來。或者說,領導有安排,對那些平時講課不當、出軌的重點老師,已經作為重點盯著了,而馬列主義學院本身就是一個很敏感的職位。”

中國高校內近期出現的教師遭告密,被整肅事件,令教師受到震懾,心灰意冷。張鳴說:“反正有些人就不想幹了。對於我來說,我已經退休了,所以我沒有這個問題了。學生舉報確實是很難受的,沒有辦法。不過,現在就是這個風氣,就是像文革,所以說,麻煩了。呼籲也沒有用,因為這個問題已經由來已久,現在愈演愈烈。它不讓你說話,我現在已經沒有說話的權利,也沒有渠道說話,我的(渠道)都封掉了,現在是難受的時候。”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美國之音說,學生告密是文革回潮的跡象之一。他說:“習近平上台之後,對 大陸學術界,還有很多不同的領域,來了一個大清洗,好像文革回潮,就是這種舉報文化。就學術方面而言,我看見敢言和有良心的老師,受到各種報復,其中有一些是學生舉報的,學生出賣老師。對於這種舉報文化的做法,我有一種文革回潮的感覺。”

報道說,有人27日發表文章,題為《對舉報者混淆概念,糊弄是非的駁斥:聲援呂嘉老師書》,稱呂嘉老師用“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抨擊目前思政課弊病,用辯證思想看待當前馬列主義的學習。

不過,學生告密出現在中共持續加強國內高校意識形態整頓之際。習近平3月18日在北京親自主持座談會,與會者有很多學校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師。期間習近平強調,思想政治理論是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關鍵課程,而且要從娃娃抓起。

目前,中國大學思政課包括:思想道德修養及理論基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毛澤東思想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概論、中國近代史綱要,以及軍事理論等五門與思想政治普及和教育有關的課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