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中共高壓維穩 異見人士失蹤

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曾獲“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她長年熱心為上海訪民提供幫助。左二為陳建芳。(知情者提供)

進入2019年,中共懼怕的政治敏感年,維穩打壓仍持續升級,各地不斷出現維權人士及異見人士失蹤,引起外界關注。

陳建芳失蹤十天

上海維權人士陳建芳,曾獲“曹順利人權捍衛者紀念獎”,她不僅長年熱心為上海訪民提供幫助,還曾與曹順利密切合作,為爭取國際社會能聽到中國民間聲音而努力呼籲。

此次陳建芳失蹤已有十天,截至發稿時間仍沒有消息。上海維權人士徐女士對大紀元記者說,陳建芳於3月19日還與她在一起,20日正好是上訪日,早上七點半左右,陳建芳給她電話說,當天她不能去“200號”了(上海信訪辦)。

徐女士說,由於聽陳建芳說她最近很忙,所以也沒有在意,過了五六天,一直沒有音訊,徐女士感覺不對勁,便找朋友前往陳建芳位於浦東新區的家裡尋找。聽其鄰居說,20日早上,上海市公安局去了七輛車將陳建芳帶走。

為了尋找陳建芳,徐女士和另一名訪民去浦東新區看守所,想存些錢和衣物,以查詢陳建芳是否被關押在此處,但看守所以沒有家屬委託為由拒絕了。

徐女士認為,陳建芳是上海維權人士中比較知名的人士,但她只是在上海維權抗爭,為其他人呼籲,為公平和正義呼喊,沒有什麼抓她的理由啊。

陳建芳最早是因為土地維權,後走上長期默默幫助上海訪民維權之路。

她曾與2008年與曹順利密切合作,努力爭取讓國際社會聽到來自大陸民間的呼聲。2013年6月,陳建芳和其他活動人士走上上海街頭,公開分發2009年聯合國成員國給中共政府的“普遍定期審議建議”。她長期遭受中共打壓,多次被拘留、關黑監獄,勞教以及限制出境。

徐女士指,現在是非觀念都顛倒了,“真正的罪犯,大貪官腐敗分子還在崗位上,指手劃腳,欺負老百姓,我都不敢說話,不然可能也會被抓進去了。”

異見人士魏水山失蹤

另一位失蹤的是四川眉山異見人士魏水山。

他的朋友民主黨人士薛明凱說,他們倆每周保持一次聯繫,自過年前至今2個多月了沒有任何消息,魏水山母親的電話也失聯。“這次確定是失聯了,我已經準備報警了。”薛明凱說。

薛明凱表示,此事讓他很意外。“我們認識很多年了,大家現在都在關注這個事情。”

薛明凱說,魏水山於2008年起就關注人權,也是民主黨的成員,這些年一直為了自己的信仰在抗爭。

2011年的時候,薛明凱與朱虞失、魏水山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薛明凱被判四年,朱虞夫七年,魏水山被取保後審監視居住。

薛明凱呼籲外界更多地關注魏水山的安全,“一個人不可能就這樣悄無聲息地失蹤了,中共政府是否會將他關到精神病院,我很懷疑。”

“有了這個先例,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我們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薛明凱表示,“我們選了這條路就沒有後悔過,我的家人為此也付出了很多代價,中共應該看清歷史形勢,這樣走下去是不對的,要順應歷史潮流。”

“中共知道自己將來不會很久了,所以這樣嚴重的打壓我們。他們非常恐懼,越是這樣做,最後的結局只能是加速它們政權的垮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