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賽萌:145億投資一夜崩盤 只因一顆老鼠屎!

「不讓投資人損失一分錢」的話音剛落,唐軍就躲進了警察局裡的高牆壁壘,將一大堆爛攤子丟了在外面。唐軍失聯,他旗下的上市公司派生科技停牌,團貸網22萬借出人則排隊等著政府替他們做主,至於大嘴巴史玉柱,則只好躲在自己私家廚房裡罵娘,「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史玉柱和唐軍合影(網路圖片)

一粒老鼠屎,搞壞一鍋湯。

唐軍,一個生於87年的青年億萬富豪,就是那鍋湯里的老鼠屎。

01

富豪的私人廚房

唐軍的確是湯里的老鼠屎,不過那湯卻是富豪私人廚房裡的高級例湯。

出身底層的唐軍,原本是沒有機會走進富豪的私人廚房。不過,儘管出身農村,但他卻手段老辣。

2012年,為了能跟大佬搭上線,他拿出幾乎當時所有的家底,花了213萬給史玉柱買了一頓午餐。

在跟史玉柱吃完這頓“中國最貴午餐”之後,唐軍得以走進富豪們的私人廚房,進入他們的朋友圈,從此也混成人模狗樣的“上流人物”。

史玉柱哪怕是人精中的人精,但是吃人嘴軟的道理還是懂的。既然吃了唐軍的天價午餐,那必須得給他說說軟話甚至是好話。

在史玉柱這個大嘴巴的宣傳下,唐軍儼然一個冉冉升起的創業明星,中國版的比爾蓋茨。

於是,史玉柱朋友圈裡的富豪們都跑來跟唐軍“認親戚”,比如民生銀行前董事長董文標、分眾傳媒創始人江南春等等,唐軍本人的朋友圈相冊則成了大師王林家的客廳——擺滿了自己與各種名流富豪的合影。

當唐軍朋友圈裡的照片越來越多的時候,他的事業也越來越大,其一手創辦的派生集團融資額度也越來越高,捲入的富豪也越來越多。

融資額度從2億到6.75,再到18億,反正媒體曝出的數字一個比一個驚人,但真實的情況卻是一筆糊塗賬,誰也算不清楚。

不過,有一點卻是非常清楚,那就是窮小子唐軍背後站著勢力通天的“泰山會”。

據媒體報道,唐軍旗下主要有三大板塊:派生集團、派生科技和小黃狗,其背後的股東和投資關係錯綜複雜,主要關聯方有三大背景,分別為史玉柱、萬和集團和中植系。

其中,無論是巨人投資的史玉柱,還是民生資本的盧志強,以及林榮強、姜兆和這些大佬,都是泰山會成員。

那麼,低調神秘的泰山會到底是何方神聖呢?

馬雲和唐軍合影(網路圖片)

02

神秘的泰山會

泰山會成立於1993年,首次大會在山東召開,故取名“泰山會”。

不過,更多的人認為取名“泰山”其實有“五嶽至尊之意”,隱晦地表達出這些大佬們的野心和高度。

泰山會的陣容非常豪華,非頂尖企業家不能入會,其成員包括聯想的柳傳志、萬通的馮侖、泛海的盧志強、阿里的馬雲、復星的郭廣昌、華誼的王中軍等等。

除了陣容豪華,泰山會還非常低調,每年只發展一個新成員,而且必須得有兩個以上的老會員推薦。此外,成員聚會時不準錄音、不準筆錄、不邀請當地領導、不對外宣傳。

前任會長林榮強在面對《中國周刊》的採訪時曾說:“泰山會是一個私密的個人組織。”

之所以低調和私密,就是因為裡面的大佬太多了,為了避免樹大招風,所以只能低調低調再低調。

那麼,泰山會這棵老樹上的“枝枝葉葉”究竟有多大呢?

曾有台灣媒體評論,這些泰山會大佬所擁有的總資產,比台灣地方政府的總預算還多好幾倍,他們每家企業在各自的產業鏈上都屬於絕對領軍地位。

如此說來,泰山會還真是五嶽之尊,通天古樹。

有了泰山會這樣的靠山,唐軍很快打進了馬雲的朋友圈。

2014年8月,馬雲曾與唐軍合作,成立了北京房寶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投資人囊括馬雲、柳傳志和史玉柱等大批泰山會大佬級人物。

不過,馬雲畢竟是馬雲,眼光毒辣,戰略超前,在跟唐軍切磋幾招之後就發現這個野路子上位的年輕人不靠譜,隨後就退出了房寶寶。

儘管沒有了馬雲,但還有史玉柱和其他大佬,唐軍的事業依然風生水起,越搞越大。

在史玉柱這個領路人的引薦下,去泰山上溜了一圈的唐軍膽子就大了起來,開始學大佬玩起了資本。

唐軍(網路圖片)

03

唐軍雞飛蛋打

靠著網貸圈來的快錢,唐軍在資本市場展開了一系列運作,被媒體驚呼“網貸平台收割上市公司”。

看來,窮小子的唐軍還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大學靠著駕校發家的那點手腕,收割一下平頭百姓家的“韭菜”尚且可以,一旦進入資本市場動了大人物的蛋糕,那就麻煩大了。

他路子野,難道人家趙薇的路子不野?就算是飛進皇宮的小燕子,要是吃相太難看,照樣涼涼,何況是苦出身的窮小子唐軍?

2018年下半年,P2P網貸平台接連爆雷,受損失的群眾意見很大,相關部門開始對網貸平台進行嚴格的監管。

此時的唐軍,早已是熱鍋上的螞蟻。旗下的團貸網雖說是網貸行業的頭部平台,而且還有上市公司做背書,可是公司實際的那些爛賬都在唐軍心裡。

受到監管部門壓力的唐軍,知道這次玩砸了,資本市場的水太深了,而團貸網又是一本爛賬,自己怕是難以全身而退。

於是,他開始了狡兔三窟的謀劃。既然要在國外準備落腳的新窩,那肯定得先把資產轉移出去。

據坊間傳聞,唐軍把自己控制的9000萬股股票質押給了中融信託,打算融資20億。不過,這事驚動了深交所,而相關資金隨後也被央行截留。

自P2P密集暴雷之後,網貸平台高管均被公安部門限制出境,但據說唐軍已買通相關人員,準備伺機出逃,收到線報的相關部門果斷出手,唐軍眼看“狡兔三窟”的計劃失敗,只好向警方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不過,也有人說唐軍的事情早就驚動了公安部,這次行動直接由部里指揮,而且還動用了異地特警。

04

大佬湯里的老鼠屎

做人,其實就是做給別人來看的,正所謂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唐軍,的確會做人,不然史玉柱這人精怎麼會帶著他去“游泰山”,還介紹那麼多的大佬給他認識?

唐軍不但會在大佬面前做人,還會在客戶面前做戲。

就在唐軍向警方自首的5天前,團貸網還在東莞的豪華酒店召開投資人會議,稱“不會讓投資人損失一分錢”。

在那天的會議上,唐軍親自發言,稱因監管要求,團貸網將壓縮P2P業務,轉型線下,重點發展線下私募和金交所產品。此外,他言之鑿鑿地聲稱,“不會讓投資人損失一分錢,平台一切正常,該投標的投標,該提現的提現。”

“不讓投資人損失一分錢”的話音剛落,唐軍就躲進了警察局裡的高牆壁壘,將一大堆爛攤子丟了在外面。

唐軍失聯,他旗下的上市公司派生科技停牌,團貸網22萬借出人則排隊等著政府替他們做主,至於大嘴巴史玉柱,則只好躲在自己私家廚房裡罵娘,“真是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在史玉柱看來,唐軍就是混進大佬富豪圈裡的“老鼠屎”,他欠了債、造了孽,可現在群眾都把屎盆子扣到自己和馬雲這些大佬頭上。

看看那些自媒體都是怎麼說的吧,“混進馬雲朋友圈的85後被立案調查”“欠債145億,曾與史玉柱共進午餐”“資本高手唐軍,以及背後的泰山會”……

看到這些自媒體的標題,史玉柱當然要痛罵唐軍是老鼠屎。

本來,他們這群大佬吃得好好的,有酒有肉,有湯有菜,突然來了個唐軍,一頓午飯的時間就把整桌菜給搞壞了,現在群眾群情激憤,大家都沒湯喝了,不全賴這小子不懂規矩?

05

五鼠鬧東京

被史玉柱痛罵,唐軍一點也不冤。

他一個剛滿30歲的小夥子,許多人還在攢首付、還房貸,連婚都不敢結,孩子都不敢生,可他早就身價過億,買私人飛機一買就是買三架,買別墅一買就是海南、深圳遍撒網。

至於身邊的女朋友,更是像女孩子的衣服一樣花樣翻新、多多益善。

22萬人、145億的投資,這些人把大半輩子的積蓄投給了唐軍,他卻拿著這些血汗錢去泰山上旅遊,在山頂上跟大佬們吃天價午餐。

這樣的人,難道不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嗎,難道不是敗壞大佬喝湯興緻的老鼠屎嗎?

的確是老鼠屎,不過這樣配置豪華的老鼠屎,其實已經隱然有了新生代大佬的雛形。

正如當初的史玉柱,把巨人大廈做垮了之後,靠著腦白金鹹魚翻身,從過街喊打的老鼠搖身一變,成了受人敬仰的泰山會大佬。

當年《五鼠鬧東京》的時候,錦毛鼠白玉堂不也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後來跟對了人,成為包青天包大人的手下,被宋仁宗封為“三品帶刀護衛”,從此成為跟“御貓”展昭齊名的大佬。

看來,哪有那麼多大佬,其實都是老鼠!唯一不同的是,跟對了人,老鼠變大佬;走錯了路,大佬變老鼠。

如此說來,老鼠與大佬,不過一枚硬幣的正反兩面,如同君子與小人,只在一念思量罷了。

正如史玉柱眼中的老鼠屎唐軍,或許正是無數人仰慕的草莽英雄;而唐軍眼中的大佬史玉柱,搞不好也是無數人痛恨的那隻“錦毛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