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讀蔣介石日記最多的人:生活簡樸 博覽群書 敢於擔當

我讀到他的日記,一點一滴地進入到他平凡的內心世界以後,我認識到一位不同的蔣介石。首先他是人,平凡的人,他也會哭,會難過,實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會禱告。他跟上帝許諾,你若讓我贏了衡陽會戰,我一定蓋一個最大的鐵十字來榮耀你。他也會做這樣的事情。他每天讀書,西方的經濟學等各種書他都讀,基本是每天讀書,很少例外。他還真不是一介武夫。你看他的日記了寫了那麼多東西,他對國際形勢的分析,對各種現狀的了解等。

畫外音:在蔣介石的政治生涯中,他打交道的外國列強以日本、德國、蘇聯和美國為最多。他早年曾經留學日本,在日本軍校學習;曾經得到納粹德國的軍事援助;曾經以蘇聯為學習的榜樣;後來則同美國結盟。蔣介石日記告訴你他與這些列強交往中的得失平衡。

李肅:說到當年德國支援中國,是一個挺有意思的情況。就是說日本侵略中國要佔領中國這個野心是一直有的。而德國是跟日本結盟的國家。

郭岱君:那是後來,等到結盟以後德國就撤退了。德國為什麼願意支援中國,因為當時德國準備在歐洲要起事,他們開始要訓練軍隊,籌備武器,但是德國缺少一個很重要的礦產叫作鎢,一個金加一個烏鴉的烏。因為這個槍膛一定要鎢,中國是一個鎢礦很大的產地。中國也沒有錢,只能拿這個鎢礦跟德國換,所以是以鎢易物,跟德國換武器是這樣子的。那另一方面,德國當時也想拉攏中國,所以他也把他的軍事顧問團派到中國來,幫助中國訓練軍隊,可是等到真正的在歐戰起來以後,德國跟日本結盟,那當然就沒有辦法了,所以法肯豪森才回去的,他們才離開了。

李肅:當時德國在納粹統治之下,是既反西方,也反共產黨的。而在當時的蔣介石的國民政府應該還是和蘇聯的關係蠻好的,德國人怎麼會在這個情況下支援國民政府呢?

郭岱君:蔣介石在得到德國的軍事支援之後,同時還接受著蘇聯的支援。

李肅:對啊,這個有點不可思議。

郭岱君:這個雙方面來講,第一個,雙方各取所需。因為蔣介石準備備戰,德國給他很多很多很好的幫助,而且德國軍事訓練,蔣介石我相信是心議的,他認為是好的。同時德國也需要中國能夠作為他遠東的盟國,第二個德國也需要中國這些礦產。國民黨曾經考慮是不是要跟德國結盟,但是最後國民黨決定不要跟德國結盟。這個不一定是蔣介石本人的決定。

李肅:蔣的日記里沒有反映這個?

郭岱君:日記里有考慮過。有人建議說是不是走德國的路,但是蔣介石最後選擇沒有走德國這條路,因為法西斯這一套不符合三民主義的一些想法,所以他最後還是選擇走西方這條路。

李肅:但是當時在30年代的時候,蔣介石已經決定要走西方的路嗎?

郭岱君:那個時候經濟發展想走西方的路。因為30年代的時候軍國主義其實是一個很盛行的,所以德國也好日本也好,當時都是世界上進步非常快,經濟成長軍事成長大家都很羨慕的嘛。所以這也是為什麼當時蔣介石也有這些考慮,所以當時很多人到德國讀書嘛,蔣百里就是,很多人他們到德國去讀書。曾經也有這麼一個猶豫,包括宋子文國民黨內部也有辯論,我們到底是不是要走,但是最後他覺得不能走法西斯這條道路。

李肅:蔣經國一開始是在蘇聯學習,後來還加入了蘇聯共產黨。而且蔣經國回國後還跟他意見相左。

郭岱君:我想蔣介石對蔣經國在蘇聯的所作所為是理解的。他想念經國,他日記裡面經常想念經國,尤其過年過節,說經兒不在身邊。後來抗戰以後經國終於回來了,他很高興。可是回來以後他沒有讓蔣經國跟大家見面,先讓他跟吳稚暉讀書,因為他擔心經國在俄國這麼多年,會受到影響,所以先讓他讀一讀中國的東西。但他對蔣經國是看中的,因為他在日記裡面說:“經兒可教,緯兒可愛”。所以他對蔣經國的期望是不一樣的。

李肅:他後來培養蔣經國擔任各種重要的職務,一直到最後在台灣擔任國防部長等。

郭岱君:還擔任行政院副院長,院長,最後是總統。

李肅:就是說他畢竟是促成了一種子承父業的模式,這種模式和封建的世襲制相當類似,和他民主的選舉制理念應該是不一致的。他怎麼看?

郭岱君:我覺得蔣介石不管怎麼說都是上個世紀的人。我們今天看歷史不能用今天的標準去看一百年前的人,或是八十年前的人。很多人問我說他在日記裡面談到民主,你想他在抗戰時期哪有什麼民主?哪裡還想到什麼民主?真正的民主我想是到台灣以後慢慢的學習。所以當時有當時的時空,各種主客觀的關係。所以說這也是蔣在後來很多人可以討論,專家根據不同的資料,對蔣介石到台灣後有褒有貶,可以做各種分析。他當然是信任自己的兒子,至少他覺得蔣經國是他一手調教出來,不會違背他的政策方向,會忠實地執行他的政策方向。在他信任自己的兒子的時候別人的機會就難免相對少一些。這都是見仁見智。日記攤出來了,各種不同的答案現在都公開了,我想就是大家自己來看。

李肅:蔣介石後來由蔣經國繼承了自己的事業,他當年在日記裡面有沒有肯定說蔣經國就是中華民國的總統?

郭岱君:沒有。他走得時候蔣經國是做行政院院長。當然我們看得出來他把很多重要的任務交給蔣經國,表示對蔣經國的信任跟栽培。但沒有明確地講蔣經國要如何。很有意思的就是在1957年發生在台北的劉自然案,就是一位美國駐台灣的士官,把一位爬上他家牆上觀看的台灣人給槍殺了,雙方可能有誤解。美國就判這個人無罪釋放,然後很快就把這名軍人送到關島了。台灣就為此掀起軒然大波,很多青年學生就抗議示威,甚至砸毀美國大使館,把美國國旗踩在地上。這件事情當時引發中美關係的一些緊張。蔣介石此時在日記中講他認為蔣經國對這件事情處理不當。為什麼?因為蔣經國當時是救國團主任,同時根據各方資訊顯示,參加示威抗議的可能有一些是蔣經國的人在裡面規劃的,所以他認為做的太過了,把人家的大使館給砸了,國旗踩在地上等。他認為經國還需要再磨練,不夠沉穩。從這裡雖然看不出來他對經國接班有什麼樣的期望,但我們可以揣測,他對經國是有一番有計劃的,深具期望的培養。

蔣陳矛盾

李肅:他日記當中有沒有任何地方顯示,可能還有其他人選擇,可能其他的接班人選擇,不一定是蔣經國?

郭岱君:有的,比方說到台灣去以後,僅次於他的影響力,各方面的參與是陳誠。陳誠對台灣的貢獻也非常的大,台灣的土地改革,經濟發展,陳誠是最重要的主導人。陳誠從台灣省主席,行政院長,最後副總統,副總統又兼行政院長,同時又做國民黨的副總裁,所以看起來陳誠就是僅次於蔣介石的第二號人物。而且蔣介石對陳誠一向是很信賴的,從大陸開始都非常信賴,可是問題是兩人關係本來很好的,但是到了50年代,59年,60年的時候兩人關係開始慢慢惡化,這是為什麼呢,牽涉到1960年蔣介石想連任第三任總統,可是陳誠覺得我坐二應該望一,久久坐二不能望一。陳誠就開始有抱怨,在私底下公開下就抱怨,蔣日記里就開始批評陳誠了,說他心胸狹小,沒有耐心,沉不住氣等等。看起來他是想培養陳誠的,但是隨著這種事情,兩個人關係急速地惡化,到63年的時候蔣已經是容不下陳誠。所以最後63年,陳誠辭去了行政院長,由嚴家淦先生來接任,陳誠當然心情也不好,所以很快65年就過世了。

對蔣評價

李肅:蔣介石對於中國的近代史應該是影響最大的人物之一了。他從一開始的一個軍人發展成一位政治人物,同時從弱小變強大,從成功最後變成失敗,到底應該怎樣評價蔣介石這個人?他是個什麼人?一位英雄還是奸雄?還是一個大陸的說法是“人民公敵”?獨夫民賊?您作為研究中國近代史,研究蔣家歷史的學者,您怎麼看?

郭岱君:我個人看蔣介石,我也是從他的日記開放以後我讀他的日記,讓我重新認識他。我是台灣長大的,我們過去在台灣對蔣介石印象非常模糊,他是偉大的軍事家和政治家等等,很空洞,很空泛,甚至有點反感,因為宣傳太多了。可是我讀到他的日記,一點一滴地進入到他平凡的內心世界以後,我認識到一位不同的蔣介石。首先他是人,平凡的人,他也會哭,會難過,實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會禱告。他跟上帝許諾,你若讓我贏了衡陽會戰,我一定蓋一個最大的鐵十字來榮耀你。他也會做這樣的事情。

李肅:這個在基督教中似乎是不允許的。

郭岱君:是的。你不能賄賂嘛,不能談條件。他沒辦法的時候也想自殺。他憤怒,嫉妒,多疑,這些他都有。另一方面來講,蔣個人有很多讓我意外的。第一,我們都說他是軍人,您剛才也講他是軍人,以為他是一介武夫,可是我看了他的日記發現,他每天讀書,西方的經濟學等各種書他都讀,基本是每天讀書,很少例外。他還真不是一介武夫。你看他的日記了寫了那麼多東西,他對國際形勢的分析,對各種現狀的了解等。但另一方面我也發現他個性上的一些弱點。比方說他疑慮,很多疑,另外就是很容易生氣,心胸不寬。他在日記里好幾次都說這是餘一生最大的恥辱。別人批評他他就很生氣,有的時候甚至於是善意的批評。例如魏德邁將軍,魏德邁將軍對國民黨是非常友好的,他在離華時給了國民黨政府一些非常忠實,善意的批評。但蔣介石非常不高興,覺得不應該,是侮辱。他自己後來檢討也講,他這個人容易發怒,大家都不敢跟他講話。還有就是他多疑,使得有的人他該信任而不能信任。所以很多事情,決策他覺得做的不對。他偏聽偏信,這也是他的問題之一。還有他本人生活非常廉潔,可是對自己周圍的人,甚至於國民黨的高級幹部,軍隊的高級將領1949年之前在大陸的貪污腐化,他沒有辦法制止。這種責任當然他要負。

李肅:國共戰爭的硝煙早已散去,蔣介石也已經離開人世快四十年了,人們對當年驚心動魄的歷史的記憶正在逐漸淡漠。美國之音《解密時刻》講述的蔣介石日記是否為您了解和評價那段歷史提供了有益的幫助呢?我是李肅,我們下期節目再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