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通俄門鬧劇尚未結束 續集更精彩

“通俄門”調查報告日前公布,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川普總統“通俄”。

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提交了調查關於川普競選團隊是否勾結俄羅斯干預了2016年總統大選的最後報告。司法部長巴爾對穆勒的調查報告給出了一個結論:穆勒調查沒有發現川普團隊中任何一個人有“通俄”之事。

巴爾摘要出兩大重點,第一,沒發現川普陣營在2016大選時跟俄羅斯有勾結。不過,第二,對於川普是否妨礙司法,穆勒方面沒法下定論,也就是無法判斷川普是否有罪。不過,巴爾部長在總結報告中表示,穆勒的特別調查委員會的調查並沒有能夠充分證明川普總統阻撓了司法,所以司法部下結論說,川普總統沒有阻撓司法。他更強調說,這不是他一個人做的決定,他是跟整個司法部的高層團隊一起做出的決定。

消息一出後,川普第一時間對記者說:“完全無罪,沒有勾結,沒有妨礙司法,感謝各位!”

耗時近2年,耗費超過2500萬美元,總共傳喚了高達500名證人,多達34人遭到起訴的“通俄門”調查,這樣全面鋪天蓋地的調查,最終,以川普沒有通俄划下句點。

川普總統在26日表示,美國永遠不會讓“通俄門”之類的事情再發生在另一位總統的身上。川普說,沒有幾個人能夠應付得了這種事情。川普認為調查前後撒謊的人對這個國家造成了傷害,他們做出的事是邪惡的,可以說是對美國這個國家的叛國罪。

這個事件可以由幾個面向來探討。第一個是美國的媒體信譽遭到重創。通俄門調查總共歷時兩年,據統計《紐約時報》發表了1,200篇文章;CNN發了2,000個報導;MSNBC發了4,200個報導。可是最終證明了總統的清白,落實了總統對於這些媒體冠以“Fake News”的指控。這些媒體也未發表聲明向視聽大眾說明,更未向受害的川普總統道歉,或是恭喜他的清白。這些媒體自失立場在前,凸顯了左派媒體並不是追求真相,而是出於政治立場的偏好,為反對而反對。這兩年,帶領了反川普的風向,加大了美國社會的裂痕。

媒體是什麼?媒體是第四權,追求真相是天職。可是媒體有媒體的倫理,你有特定立場是毫無問題,可是不符比例原則的對於現任國家元首指控,最終被證明了所有的報導都無依據,任何負責任的媒體都應該,至少是出來說明過去這些報導的依據何在?當然不是所有媒體都是這樣的,譬如大眾新聞網、華爾街日報還是比較中立的。準確地說,川普口中那些“假新聞”的主流媒體幾乎都是“左派媒體”,佔了約90%。

炒作通俄門,不僅是左派媒體的政治偏好,帶動輿論攻擊總統所營造出的火熱話題,更讓這些媒體吸引眼球,大發利市。以紐約時報而言,川普主政之後,訂閱量大增,光以2017年的訂閱收入,便超越了10億美元之鉅。主因就是因為讀者高度關心通俄門的報導。但是,這些媒體經此一役,卻是信譽大失。因為這些媒體無疑的,成為了黨爭的工具,對於川普的報導不是出於事實,而是發自反川普的動機,頗有先畫靶,再射箭的味道。筆者認為,美國這些社會主義的陣營,隨著左派主流媒體的消風,也可說是大受打擊。

其次,《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曼鳩(Farhad Manjoo)發表了一篇文章說:“在急著指責通俄門時,美國人浪費了時間,浪費了政治機遇,而這些時間我們本來可以更好地運用……”彷彿通俄門事件,美國大眾是真正的輸家。我說非也非也。美國大眾不是輸家,因為美國的司法制度捍衛了這一切,我可以看見,無論怎麼黨爭,美國的司法還是值得信賴,美國大眾也沒有因為調查報告不符合某些人的想法,民眾就去街頭抗議司法不公云云。從這一點上說來,通俄門事件雖然開始動機不純,但是結果卻是好的。表現出美國民眾的理性與守法。

最不樂見這個結果的,恐怕是希望川普總統下台的那些人。尤其是中共,最最希望川普下台,結束美中貿易戰以來,中共遭逢的一連串厄運。尤其正值美中談判期間,川普總統背後的烏雲忽然散去,對於中共的確是噩耗無疑。川普總統任期至少至2020年,而且大有連任成功的可能,再來個四年,恐怕中共撐不下去。

通俄門事件,還凸顯了美中兩國制度性的優劣。美國的獨立檢察官可以如此調查總統的清白,中國大陸可能嗎?美國司法的獨立與公正更是中共望塵莫及的。中共不只是貿易戰輸了,就在司法體制,文明素質等方面,中共毫無可比性。

最後,川普總統語帶玄機。他說:“撒謊的人對這個國家造成了傷害,他們做出的事是邪惡的,可以說是對美國這個國家的叛國罪。”這話出自言出必諾的總統口中,恐怕不是簡簡單單的。“叛國罪”是何等重大的指控。誰做過什麼,都得負責,不是隨便撒撒謊就沒事的。通俄門事件看來還有戲。川普總統看來要反攻回去,是誰利用媒體撒謊?是誰炮製了這一子虛烏有的事件?是不是美國司法要調查一番?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