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中共官員流行退而不休 飯局上對女性亂來 竟無人敢言

退休高官出席中共兩會。

在民主國家,民選的總統及各級官員離職後就什麼都不是了。但是在中國大陸,那些退休官員則仍享受著種種特權。故此,官員退而不休享有所謂“余權”成為常態,中共官媒日前盤點了一些官員退休後使用“余權”引發的醜聞,甚至有退休官員公然在飯局上對女職工亂來,卻無人敢言。

據中共央視網4月1日報導,3月26日,中共《檢察日報》刊發的《別樣“房奴”的悲劇人生》一文中,披露了江蘇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原黨組成員郗同福涉及的問題細節。

郗同福一直在江蘇任職,歷任南京市江寧區委副書記,連雲港市委常委、連雲區委書記,江蘇省經信委黨組成員,省中小企業局副局長、省鄉鎮企業局副局長。2017年12月,郗同福落馬。

經法院審理查明,郗同福不僅違規與親友經商辦企業並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股權超千萬元,獲65套房產、30個車位的分紅,還以低於市場價140餘萬元的超低價兩次“購得”心儀房產。在其被指控的1500餘萬元受賄款中,有1300餘萬元與房產有關。哪怕已於2013年2月正式退休後,他仍不收手,直至2017年案發。

2018年12月28日,郗同福被判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150萬元;受賄所得贓款及孳息共計摺合人民幣5800餘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另一個官員退休多年後被查處的案例是北京門頭溝區龍泉鎮原黨委書記、鎮人大主席索寶柱,報導說,他不僅幫助司機升遷受賄,收受下級給予的待拆遷房產,還在退休後繼續利用自己曾經仕途的影響力,幫助某公司獲得20個小客車營運指標,並收取好處費。2019年2月,索寶柱因犯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貪污罪三罪,終審獲刑八年。

前江蘇高官趙少麟則在退休後助力其子“商業帝國”。

江蘇省委原常委、秘書長趙少麟,退休後在兒子趙晉公司擔任顧問。2014年6月,趙晉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兒子出事後,趙少麟曾親自到天津收拾殘局,實行裁員計劃,希望東山再起。孰料,當年10月,退居二線8年的趙少麟也被調查。中紀委通報稱,其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職權影響,夥同其子趙晉行賄。2017年5月18日,趙少麟因犯單位行賄罪、騙購外匯罪被判刑四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千五百萬元。

前江蘇高官趙少麟則在退休後助力其子“商業帝國”。(視頻截圖)

再一個是甘肅白銀政協原主席郭德清,其落馬時,已經退休長達7年,期間利用影響力四處為商人拿工程、取保候審打招呼,藉此收受的錢財是在任時2倍多。郭德清在職期間收受請託人所送現金共計人民幣333萬元。退休後,收受請託人所送錢物共計摺合人民幣837.751萬元。

浙江省政協原副主席、黨組原副書記斯鑫良是浙江本土官員。退休前在政商界混得“遊刃有餘”;2013年到齡退休後,他更是成了杭州政商圈裡的“活動家”,到各地都會享受高規格接待。有媒體報道稱,其子斯力陞官主要源於斯鑫良的“提攜”,受益於斯鑫良多年打造的“權力磁場”。斯鑫良接受調查後數日,斯力也被相關部門帶走。2016年12月13日,斯鑫良因犯受賄罪被判刑十三年。

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監察總隊原副巡視員王世坤於2013年退休。“儘管我退休了,但在船檢系統還是能說上話,畢竟不少人都是我帶出來的兵。”王世坤說。很多老闆找到退休之後的王世坤,希望藉助他在船檢系統的影響力繼續說話辦事。在2014年1月18日向企業索要安排的飯局上,年過六旬的王世坤斯文掃地,對造船企業女職工作出不檢點行為,而這些企業,大都有求於他和他曾經的下屬們,對於王世坤的舉動敢怒而不敢言。這一飯局結束後,他依然不滿足,甚至還要求企業繼續安排“娛樂活動”……2015年1月20日,王世坤因犯受賄罪一審被判刑十三年。

海南省海洋與漁業監察總隊原副巡視員王世坤。(網路圖片)

事實上,要說退而不休,最大的高官就是江澤民,江澤民退休干政內情已眾所周知。江2002從中共政治局常委最高權力位置退下,但仍戀棧留會軍委主席,一直到2004年。江退休後通過早年培植的周永康、徐才厚和郭伯雄等親信,依舊把持黨政軍大權,架空、挾持胡錦濤,以“太上皇”的姿態把持朝政,使得胡錦濤執政的十年間“政令不出中南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