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一場扼殺與捍衛言論自由的攻防戰

近日,中國北京知識分子開始組黨,推動民主憲政制度;而且,中共民政部部長表示政治類組織登記平等,被認為是開放黨禁的前奏,北京消息人士稱,中共高層已作倒台打算。

這是一場圍繞著知識分子的言論自由權利和人格尊嚴而展開的攻防戰,雖然看不見硝煙,卻是一場你死我活的無形鏖戰!

幾天前,大陸知名法學家、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因連續撰文抨擊中共及其領導人遭到校方處罰。該校幾名官員3月25日命令他停止所有的教學科研工作,並告訴他,學校將大幅削減他的工資。校方還成立了一個“工作組”,將對他進行調查,重點是他去年7月以來寫的文章。

許章潤對外界說,“我不知道他們下一步會做什麼。”“我早有心理準備,大不了坐牢。”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個消息傳出後,是凡有良知的大陸知識分子都被激怒了,質問者有之,譴責者有之,聲援者有之。

首先站出來的是許章潤的好友、著名作家章詒和。她公開表示,在當前噤若寒蟬的政治環境里,許章潤因為發聲而受到打壓,知識界應該站出來為其呼籲。“我們每個人都勇敢站出來的話,清華校方不可以肆意妄為”!

接著,許章潤的好友、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郭於華以一篇題為《哪有學者不表達?》的文章力挺許章潤。郭於華對BBC說,“我並不是出於勇敢,而是恐懼,恐懼這樣氛圍的形成,這樣沉默的空間,大家都不表達,都是順從,那真的國將不國了。”

與此同時,同是清華教授的勞東燕在題為《許章潤教授被禁言更多知識分子站出來》的文章里說,“對於相關部門與學校因公共性言論而處分教師的做法,我完全不能認同。”“用權力或威脅讓人們住口,不止無助於社會問題的解決,反而會讓社會的不滿持續地累積,成為一個危險的火藥桶。”

據中國獨立學者榮劍3月31日在推特上披露:“越來越多的教授出來為許章潤教授說話了,有浙江大學夏立安教授,北京大學張維迎教授,中央黨校王教授。”

最讓我感到振奮的是,有心人在網上發布了致清華大學並邱勇校長《要求清華大學立即恢復許章潤教授工作的公開信》,並公開徵求籤名。截止目前為止,已有137名清華校友簽名,94名各界人士簽名。

公開信說:“聞悉清華大學法學院許章潤教授因言被貴校撤銷所有職務、停止一切招生、授課和科研活動,我們感到震驚、不解、憤怒。”“不知許章潤教授做出了何種“嚴重的錯誤行為”,導致清華大學對其做出了停課停職、進行審查的決定?這種遮遮掩掩、輕率武斷,未有結論先有處分的做法,是對一位獻身教育、學術嚴謹、深切關注國家和民族命運的學者的極大的不公。我們對清華大學所做的決定堅決反對。我們要求:立即恢復許章潤教授工作,停止一切迫害行動,並向社會說明事實真相。”“希望清華大學能夠牢記自己的優秀傳統,保護許章潤先生以及其他清華教師學生的研究、學術和思想的獨立和自由。”

眾所周知,許章潤並不是第一個因言惹禍的知識分子。早在他之前,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史傑鵬、北京建築工業大學副教授許傳青、廈門大學教授尤盛東、湖北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副教授翟桔紅、重慶師範大學涉外商貿學院副教授譚松、貴州大學教授楊紹政等多名敢言教授便已先後遭到了停課、解聘等處罰。雖然每次事件發生後,都會有人發出不平之聲,但像這次聲勢這麼大的可以說還從未有過!

據我觀察,因許章潤被停課而引發的這場激烈的攻防戰,既是十八大以來中共對敢言知識分子的打壓一步步急劇升級的必然結果,也是知識分子在言論空間越來越逼仄,人格尊嚴屢遭踐踏的情勢下,積累多時的不滿和怒氣的一次群體性大爆發。交戰中,一方在肆無忌憚的打壓和扼殺對方的言論自由,禁止他們發出自己的獨立聲音,尤其是對現政權和現行體制進行批評和挑戰,另一方則在手挽手的大聲疾呼,奮起捍衛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和人格尊嚴。這廂,中共擺出了一副不徹底封住敢言知識分子的嘴決不善罷干休的蠻橫架勢,那廂,被逼到幾乎無路可走的知識分子則拿出了一股背水一戰拚死一搏的勇氣。誰說有良知有勇氣的中國知識分子今天都死光了?許章潤們不就是他們的代表嗎!

目前,這場嚴酷的攻防戰還在進行之中,接下來將會發生什麼,人們正在拭目以待。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就像清華教授勞東燕所說的:“與天下士人為敵,最後肯定沒有好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