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澳籍維吾爾人想回新疆探監:中共政府把我的心弄死了

根據各方統計,新疆的大規模拘禁營中關押了100多萬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儘管國際社會的批評聲音在增強,圖爾克說,新疆的局勢沒有好轉,這場人道危機的還在持續惡化。

2016年初,澳籍維吾爾人阿力瑪斯·尼扎木丁和母親、妻子在烏魯木齊機場。這張照片拍攝後不久,他的妻子就被中共當局逮捕

“我想去中國大陸看我媳婦兒,”阿力瑪斯·尼扎木丁說。

現年27歲的尼扎木丁是一名澳大利亞籍維吾爾人。他年輕的妻子正在中共的監獄服刑。

兩天前(4月1日),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通過電子郵件告訴他,中共大使館已和新疆當局確認,他的妻子布再娜甫·阿布都熱西提於2017年6月5日被判處七年徒刑,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這封郵件證實了尼扎木丁此前輾轉從中國大陸境內得到的消息。

他對美國之音說,2017年3月,得知妻子失蹤後,他回過一次新疆,希望找尋她的下落。當時妻子剛懷孕,在去醫院檢查的途中接到電話,要她立即趕回她父母家,然後幾名便衣就把她帶走了。

尼扎木丁在中國大陸呆了三個月,四處打探消息,但最終也沒能見到妻子。6月,新疆警方通知他立刻離開中國大陸。

”他們說不然會逮捕我,也會把我送進監獄,就是三餐吃饃饃的那種,”尼扎木丁說。

無奈之下,他回到澳大利亞。但抗爭沒有就此結束,他聯絡人權組織、國際媒體,參與公開示威。“我很想她,”尼扎木丁逢人便說。

當年9月,國際特赦組織發布緊急行動通告,敦促外界關注阿布都熱西提的遭遇。該組織說,被抓捕前,她曾在埃及學習兩年。

星期一,澳大利亞政府發來的電子郵件還傳遞了一個令尼扎木丁心碎的消息。

“當局說,在她被捕前進行的身體檢查表明她沒有懷孕,”電子郵件寫道。

壞消息還不止這些。澳大利亞外交貿易部還說,他的母親祖依皮亞·加拉2018年11月6日也被抓捕,罪名同樣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

澳洲政府的電子郵件說:“中共當局建議,如果您想與您的妻子取得聯繫,你可以根據中共法律通過當地執法機構申請訪問。”

但郵件同時提醒尼扎木丁留意澳大利亞官方對新疆的旅行建議,“該地區的安全局勢動蕩不定。當地增強了安全措施,維吾爾人尤其受到影響。”

尼扎木丁知道前往中國大陸的風險,但他說自己“真的無路可走”。

“我相信他們會把我逮捕”,他對美國之音說,“但我沒有任何別的選擇。中共政府已經把我的心弄死了。我沒有什麼可怕的了。”

尼扎木丁的決心讓他遠在美國的父親居熱提·尼扎木丁焦慮異常。

“我兒子說他要去看他太太,去看他媽媽,”他哽咽著無法繼續說下去。

現年55歲的居熱提·尼扎木丁在《新疆日報》工作了28年,每天編輯一些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文章。不過他說,那些只是為了評職稱。

20年前,他的父親、知名維吾爾歷史學家尼扎木丁·海珊死在了共產黨的監獄裡。

“58年我爸爸被打成右派,一輩子受了很多共產黨的罪,”居熱提·尼扎木丁說,“我就是受不來這個氣跑到美國的。”

目前他在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他的小兒子2014年來到美國留學,目前就讀當地一所社區大學。

尼扎木丁一家在華盛頓

​為了照料兒子的生活,居熱提·尼扎木丁的太太這些年也時常往返美國,最後一次是2017年。陳全國已經在一年前從西藏自治區調任新疆黨委書記,當地的鎮壓措施急劇升級。

“我就經常提醒我太太,你不要回去了,回去以後肯定要出事的。我太太就說,沒有事的,我得回去,因為我父母太老了,”居熱提·尼扎木丁說。

他告訴美國之音,他的妻子是一名很老實的中學老師,言行謹慎,在美國期間沒參與過任何政治活動,可是回去以後還是被抓了。他聽說,妻子目前正在新疆公安廳看守所里等待判刑。

中共當局沒有就尼扎木丁妻子被拘押一事做出回應。

“她不是唯一一例,”華盛頓權益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主席努瑞·圖爾克告訴美國之音,還有一些從美國返回中國大陸的維吾爾人也被北京抓捕。出於隱私考量,他無法透露這些人的姓名,但他表示已經向美國政府官員提出這些個案。

根據各方統計,新疆的大規模拘禁營中關押了100多萬名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儘管國際社會的批評聲音在增強,圖爾克說,新疆的局勢沒有好轉,這場人道危機的還在持續惡化。

“除了試圖改變公眾敘事,北京還收買一些發展中國家,希望用金錢換取它們在這件事上保持沉默,”他說。

新疆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在上個月的“兩會”期間說,國際社會有關新疆有集中營或再教育營的說法“都是捏造的謊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