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中宇: 中國學者向官場冒牌博士開炮 吁公開博士論文

在中國,官員學歷與中共黨內官職晉陞有密切相關,所以官員們在工作的同時用偷工減料的方式累積文憑。

中共官員們不願面對的除了財產公開問題,最近又多了一個難搞的呼籲。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建議:中國應“公布改革開放以來所有的博士論文,下大功夫禁絕抄襲”。北京學者榮劍響應稱,”中國現在有兩個不敢公開,一個是財產不敢公開,一個是博士論文不敢公開”,“打死他們也不敢實行”。最近學術打假成了熱點話題,已有多名中共高官中招。

據法廣4月3日報導,在一則4月1日轉發的微博中,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楊帆建議,應清查改革開放以來所有博士論文,“現年60歲左右的博士們,他們的博士論文都沒有公布,授予他們博士的單位也不允許其它人去查,不知是根據什麼規定?”

楊帆建議,中國社會科學院,教育部,中國科學院要承擔取消假學位的責任,法院也應該受理這樣的訴訟,“要允許公眾去自由查閱所有的博士論文,依靠群眾進行檢舉”。

楊帆指出,“這些二三十年前的博士們,許多人早已身居高位,撈足了利益......”,他認為必須追究,否則,對於沒有抄襲的人不公平。他還認為:“這些人都已經身兼非常多的職務,退休以後還要在學術界混吃混喝,他們的博士論文不曝光,如何能夠在中國禁絕學生的抄襲?”

他認為,“所有的論文都是公共產品,是獲得個人升遷的重要條件,絕對不可以有造假”,“所有博士論文,必須在教育部‘知網’等網站公布,博士學位授予單位,應公開所有博士論文,允許公開查詢,複製,不得為他們保密,保密就說明有鬼。”

楊教授指出:“不懂存量,就不能禁絕增量,不公平的事情,在歷史,人心裡,總是站不住腳的。”

不久前中國“學霸演員”翟天臨的論文涉嫌抄襲引起極大爭議,但官員博士論文作假的問題似乎更為十分嚴重,而且頗為敏感。

對於楊帆的建議,有網民表示,“當官的博士都是咋弄的?”也有網民說:“你的想法很危險”。

北京學者榮劍則在力挺有關建議時表示,凡是當官期間獲得的博士學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筆。

他說:“中共現在有兩個不敢公開,一個是財產不敢公開,一個是博士論文不敢公開。可以斷言,凡是當官期間獲得的博士學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筆,那個代筆的十有八九是抄別人的或抄自己的。因此,只要審查博士論文,肯定露餡。楊帆建議審查40年來所有博士論文,打死他們也不敢實行。官員博士論文已成了國家機密。”

今年3月份,法新社調查發現,中共高層多名高官的學位論文是抄襲而來,包括前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政治局委員兼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前最高法院副院長張述元等高官,就連負責知識產權保護的中國國家知識產權局直屬機關黨委書記肖興威也名列其中。

比如最高法高官張述元2004年的博士論文,涉嫌抄襲2003年譚偉(Tan Wei,音譯)發表的題為“刑事再審理論與制度”的論文,兩人的論文內容有幾十段完全一樣。

報導指出,學歷與黨內官職晉陞有密切相關,所以官員們在工作的同時用偷工減料的方式累積文憑,更嚴重的是,大學校方對此相當清楚,因為他們也是政府官員。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早前在《美國之音》節目中表示,中共高官們能“讀書為官雙肩挑,學位官職兩不誤”基本就是靠造假,只不過造假方式和程度有所不同。有的人好歹上過幾堂課,做過點作業,論文是自己寫的,抄襲也是自己抄的,論文答辯即便是走過場但也至少答了。但有的人一堂課也沒上過,論文是找別人代筆寫的,也沒參加論文答辯,就過關了。而代筆人中間,有的比較認真,自己重新寫一篇論文;而有的代筆人也抄襲,有的人乾脆抄自己之前寫的論文,改頭換面一下就成了某位領導人的論文。

胡平表示,官員普遍學位造假對國家行政管理造成的危害顯而易見。因為這造成大量外行領導瞎指揮、拍腦袋,德不配位才更不配位。

胡平還說,中共高官學術造假受到國際關注,是因為這種現象太普遍,第十九屆政治局的25人中有21人是高學歷,但只有4人沒造假。若真要執行處理造假問題,中央政治局開會都湊不齊法定人數了。

此外,中共官員財產不敢公開的問題在中國也是一個老問題。2013年3月31日,北京多位公民在鬧市區公開呼籲官員、特別是中共七常委公示財產而被拘留。其後曾發起要求官員財產公示聯署的律師丁家喜、民主人士趙常青及江西新余維權人士劉萍等16人先後被抓捕。

往年兩會上,總有代表出來呼籲建立官員財產公示制度,以從根本上杜絕貪官層出不窮的問題,但是今年兩會上幾乎沒有代表提出這個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