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德才兼備 卻被全城通緝的奇女子

「這麼年輕漂亮,看起來挺善良啊?怎麼會被通緝?什麼原因?」河北唐山市遷西縣的一些街道上、小區里、超市門口、鄉村陸續出現了一些大幅的「懸賞通告」,中間有一張女子的照片,人們心裡充滿疑惑,議論紛紛。

九年青春歲月在迫害中流逝

點點梅花天地開(全景林/大紀元)

從虎口逃出後,王志新眼前一片茫然,偌大的中國卻沒有她的容身之地。茫茫人海,漫漫黑夜,她要去哪裡?在一片空曠無人的野地里她坐下來,刺骨的寒風吹透了衣服,和她內心的苦不堪言交織在一起,她渾身打哆嗦,分不清是恐懼還是寒冷……

“這麼年輕漂亮,看起來挺善良啊?怎麼會被通緝?什麼原因?”河北唐山市遷西縣的一些街道上、小區里、超市門口、鄉村陸續出現了一些大幅的“懸賞通告”,中間有一張女子的照片,人們心裡充滿疑惑,議論紛紛。

照片上這位女子正是王志新,在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從2018年12月17日至今,西縣國保大隊警察李紹峰、徐志剛、賈振生,東蓮花院鄉派出所警察,以及遷西城關派出所警察到王志新家、她的娘家、公爹家、她丈夫的單位等處,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騷擾、威脅、恐嚇、哄騙、欺詐……

他們用盡各種手段,在不出示相關證件和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查詢、非法檢查私宅、非法審問等。

王志新的家人因此而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壓力。

尤其過年前的幾天,幾個家庭又都被騷擾了一遍,甚至在臘月二十九的晚上11點,國保大隊賈振生等六七個警察還闖入王志新的公爹家,逼家人交出王志新。

家人們又害怕又無奈,他們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裡,他們也很想知道王志新過得好不好。

一、德才兼備公認的好人

王志新,1982年2月出生於唐山市遷西縣東蓮花院鄉西陸庄村。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農民,除了種地,幾乎沒有其它生活來源。

王志新的父親一直有個心愿,希望子女考上大學,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有個穩定的生活。為了實現這個願望,父親常年在外地打工掙錢。父母總是不畏辛苦,自己捨不得吃、捨不得穿,供孩子上學。

王志新體諒父母的辛苦,從小就懂事、勤快、學習很努力。從小學到中學,她得到的“優秀三好學生”證書就有一摞子。此後,她順利考上了大學。

法輪功洪傳大陸時期,經朋友介紹,王志新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被法輪功師父所講的“真、善、忍”法理深深的吸引,並以此為做人的標準,事事為別人著想。無論是在家人親朋及同學老師的眼裡,她都是那麼聰明、善良、懂事。

王志新2005年畢業於河北理工大學,2006年經考試被招聘到新莊子鄉政府工作。王志新工作勤勤懇懇、盡職盡責,成績突出,得到領導、同事們的好評與信任。上班不到4年,就連續2年被評為優秀,並被提為辦公室主任。

參加工作的第二年,她被推薦參加了遷西縣“中青年幹部培訓班”。在培訓過程中即興演講,很成功,並獲得“優秀畢業生”榮譽證書。

王志新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一樣都令領導特別放心。

她負責一部分財務工作,和資金打交道。她在處理財務問題上也一直按煉功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從不接受業務單位的超市卡和物品。在開發票時,業務單位想給她多寫點,她總是淡然地回絕。

突如其來的變故

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在事業和前途正順利的時候,命運卻突然來了一個大逆轉。

2010年4月22日,海外明慧網曝光了一份中共“610”借上海世博會攻擊法輪功的名為“宣講提綱”的黑文件。警察懷疑王志新與曝光黑文件的事有關。

2010年5月11日晚,西縣國保大隊徐志剛、施景珠、賈振生,刑警大隊王秀英等十幾人闖入王志新家中抓人,當時她沒在家,警察在她家門外蹲了一夜後將她和丈夫一起綁架。她的家被抄了個底朝天。

“610”因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而得名,是江澤民集團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一個非法機構。2010年4月,這個機構借上海世博會之機,以“宣講提綱”為題,發了一份黑文件,其內容全是造謠抹黑法輪功。

此文下發後,各級各地紛紛效仿之,在大陸掀起一輪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4月底明慧網將此事曝光後。這份本來要求下發到各村的文件被連夜收回。

此後,以遷西公安局國保大隊、刑偵等為此組成的“專案組”成立,並拿到大筆所謂的專項資金。不僅如此,中央、省、市專案組也紛紛來到遷西。

警察們開始了大撒網式的四處騷擾,所有接觸過此文件的人,全部被反覆訊問。超過百人被非法訊問。

中共對曾經修煉過法輪功的學員及家庭成員更是瘋狂抓捕、刑訊逼供。2010年5月,短短的幾天內,近十人遭非法抓捕、抄家,其中包括:毛鳳勇夫婦、陳紅利、王志新夫婦、馬銀鳳夫婦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

一時間整個縣城沸沸揚揚,人們紛紛議論:“公安又抓法輪功了。”

後來,毛鳳勇夫婦被敲詐勒索5000元後回家,馬銀鳳和王志新被非法拘禁和關押8個半月,於2011年1月17日,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取保候審(《刑事訴訟法》第七十七條:取保候審最長不得超過十二個月),並被強逼交5000元保證金。

陳紅利在警察們明知她與文件沒有絲毫關係的情況下,被冤判四年,在河北省女子監獄遭到各種非人折磨。

報導說,對這份後來被稱為“國家機密”的文件,所有看過這個文件的人,包括當時的遷西縣公安局副局長董君彪、以及各鄉鎮的領導,都心裡非常清楚,這份文件中沒有任何秘密。

董君彪甚至根據文件的名字說:“《宣講提綱》不就是要求宣講嘛?不是傳得越廣越符合文件要求嘛?”

被迫流離失所

王志新的發展一直順風順水,接觸的環境都比較單純,忽然遭到警察突如其來的綁架,面對幾天幾夜的連續審問,警察的恐嚇,空氣污濁的環境,看守所陰森暗淡的監室,高高的圍牆,惡犯隨意的人格侮辱,獄警不時的搜身、搜查,,巨大的反差讓她一時難以承受,感覺就像掉進地獄一樣。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王志新幾乎每天早、晚吃的都是面粥,連鹹菜都沒有;中午吃的是玉米面窩窩,菜湯里是泥沙和浮著的幾片菜葉。

八個半月的非人折磨,她的體重驟減近40斤,瘦得剩80多斤。但慶幸的是,她終於回到家,回到了原單位繼續工作。好在所謂一年的“取保期”也不知不覺過去了。而取保候審的保證金卻沒有退回來。

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在所謂的中共十八大召開前,在她走出煉獄497天後,2012年6月7日,遷西縣檢察院再次找到她,要求重新做筆錄。國保大隊也再次加入進來,因為又要所謂的“維穩”。

王志新說:“我被非法關押八個半月的名譽和精神損失費誰來賠償,如果沒有法律依據,只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對我施加壓力,侵犯我的人權,我絕不配合你們的無理要求。”

面對反覆騷擾,無奈下,王志新被迫採取迴避方式。

王志新的丈夫趙洪濤也不斷地遭到騷擾。

趙洪濤說:“你們到底想幹啥?為了找我媳婦,三番五次給我領導找麻煩,現在孩子沒人看,家裡老人沒人照顧,真是妻離子散,我媳婦到底犯了哪條法律?這樣不依不饒?”

檢察院副院長韓國如先是說:“沒事就是想見見面,了解一下情況。”後來又說:“上面有人盯著這個案子。”

於是無奈躲避的王志新,遭到非法“網上通緝”,從此王志新被逼流離失所,有家難回,孤苦無依,一切的艱難與對親人的思念只能深埋在心裡。

不了解情況的人說,“王志新不好好上班”。好像這一切都是她的錯,但事實並非如此。

王志新非常愛她的工作、事業,更愛她的家庭。她的家人和親屬多次找到過相關部門,詢問為什麼又要查王志新,得到的結果都是一些似是而非、冠冕堂皇的搪塞之詞。

丈夫陷冤獄

2012年12月8日晚8點,王志新和丈夫一起去取款,被蹲坑的遷西縣國保大隊徐志剛等人發現,王志新奮力掙脫徐志剛緊緊抓住她的手,拚死逃了出來。國保氣急敗壞地綁架了趙洪濤做“人質”,搶走銀行卡。

趙洪濤突然失蹤,家人四處打聽才知道他被徐志剛等人綁架後關進看守所。

家人找到徐志剛要求放人時,徐志剛則說:“讓他媳婦來換人,”徐志剛還揚言:“讓他家年都過不好。”

趙洪濤被非法批捕後,家人又到檢察院要求放人時,案件責任人付連國、檢察長鄭金寬等說:“這事得找到他媳婦才能解決。”

對趙洪濤的非法庭審只是走過場,20分鐘即草草收場。法院按徐志剛的要求,將趙洪濤誣判1年。而家人至今一直沒看到過判決書。趙洪濤被劫持到河北省冀東管理局八監獄。

親人的承受

高壓恐懼中婆婆含冤離世

王志新家原本和睦幸福,她的婆婆曾因修煉法輪大法身體非常健康。中共鎮壓法輪功後,婆婆被剝奪了信仰的權利,失去集體自由煉功環境,身體逐漸衰老,健康狀況逐漸不好。

2010年5月,王志新遭到遷西縣公安局非法抓捕後,婆婆受到極大的精神打擊。婆婆後來卧床不起,在長期在高壓恐懼的環境下,精神壓力太大,於2012年春離世。

金色童年在失去母愛中度過

2010年,王志新被非法綁架時,孩子不到2歲,因為婆婆無法照看,由姥姥帶著。孩子天天和姥姥鬧著找媽媽。

孩子有時吃東西的時候,吃著吃著就不吃了,姥姥問:“咋不吃了?”她說:“給媽媽、爸爸留著。”

孩子時常愣神想事,問她幹啥呢?她說:“想爸爸、媽媽呢。”有時不吃飯和姥姥鬧著非要找媽媽。

別的小朋友和爸爸、媽媽在一起玩耍,享受天真快樂的童年,她都會投去羨慕的眼神。

孩子伴隨著魔難一天天成長。她期盼著一家的團圓,期盼有一天媽媽能接送自己上學,期望能和媽媽合影照一張照片。這一盼就是9年……

憂心忡忡的父母

王志新一直是父母的驕傲。這風雲突變的禍事,簡直讓老人難以承受。

母親常看著女兒的照片,往事一幕幕浮現在眼前。曾經的歡聲笑語,什麼時候還能回來?……她總是在無人的地方偷偷抹眼淚,看孩子、干農活,真是“有苦說不盡,有淚流不完”。

父親總想把痛苦埋在心底,怕不理解的人看笑話,但臉上憂愁難以掩蓋。他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心不落體,心總是懸著”。他常常在睡夢中驚醒,生怕中共高懸的屠刀落在女兒頭上。

逢年過節的時候,老人的心裡更是堆滿痛苦惆悵。一個個月圓人難圓的八月十五,一個個爆竹聲聲除舊歲的大年三十,他們在思念女兒的傷痛中度過。

漂泊中的堅貞

從2018年12月17日至今,三個月來,警察們無數次的騷擾、威脅、誘騙王志新的家人,甚至在2019年臘月二十九深夜闖入王家騷擾。

家人們也不知道王志新在哪裡,擔心、煩惱又無奈……

懸賞通告貼了很多,通告中把無任何犯罪行為的王志新污衊為“刑拘在逃”。本地的網路公眾號不知情的把這事當作新聞報導了出來,消息通過網路迅速傳播,家人們親友們的詢問,他們感到震驚,那個他們所熟悉的美好女孩,到底遭遇了什麼?

為了躲避不法人員的迫害,為了不連累其他家人,王志新斷絕了和家人的聯繫。

寒冷和飢餓是她首先要對付的難題。冬天對她來說如此的難熬,她終於找到一個容身之處,但沒有暖氣,沒有爐子,能找到的吃的東西只有一點挂面和食鹽,沒有一點菜葉和油腥,日復一日,只有這一種食物充饑。

時間長了,越來越難以下咽。為了能讓自己咽下去,她選擇在最餓的時候去吃。後來好心人給了她一瓶油和一些酸菜。用酸菜做出來的煮挂面,對當時的她來說簡直是美味佳肴。

生活上的艱難只是她痛苦的一小部分,她更多的牽掛著被劫持為“人質”的丈夫、年幼的孩子。

她常常思索,自己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是個按“真、善、忍”做的好人,犯罪和自己掛不上鉤,為什麼邪黨不依不饒的加害她?

無數個不眠之夜,無數次感覺走投無路,不知未來在哪裡,不知下一步怎麼走時,痛苦中,她想起法輪功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書中的一句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於是她一遍遍的告誡自己:天無絕人之路,無論多難,咬緊牙關,一定要撐下去!

“真、善、忍”的法理開啟著她塵封已久的佛性,指引著她走在一條修心向善、返本歸真的路上。她深知如果選擇妥協,就會有“正常”的生活,如果堅持信仰,就要面臨各種壓力和無法預測的魔難。她選擇了真理和良知。

寒來暑往、春去秋來,漂泊的生活中,她所經歷的痛苦是語言無法表達的,包括遭人恥笑和侮辱……在這摔摔打打的魔難中,她漸漸地心胸寬廣了,不在乎自己的處境了,也不去感受那些痛苦和辛酸了,變得樂觀豁達,變得堅強自信,現在的她臉上時常帶著平靜祥和。

這些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給無數法輪功學員帶來苦難,給無數家庭帶來了罄竹難書的悲劇。王志新的遭遇只是其中一例。

資料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陳天儀、責任編輯:李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