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57年中共究竟錯划了多少萬右派份子?

中共反右運動檔案解密顯示,當年至少有三百多萬人被錯劃為“右派份子”。(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中共反右運動檔案解密顯示,毛澤東在一九五七年瘋狂迫害知識份子,犯下了滔天罪行。原來當年錯劃的“右派份子”不是五十萬,而是五十萬的六倍以上!

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劃的右派份子,不是五十萬,而是三百十七萬八千四百七十人。還有一百四十三萬七千五百六十二人被劃為“中右”……

毛澤東強調:階級鬥爭要持續一百年

解密的反右運動檔案內容如下: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五日,中共八屆二中全會在北京舉行。十四日晚,毛澤東提出臨時發言,他在會上說:“東歐一些國家不斷在政治上混亂,基本問題是領導層沒有階級鬥爭觀念,是階級鬥爭沒有搞好,那麼多新老反革命沒有搞掉,這方面我們要引以為戒。……我敢說,我們黨內也有階級鬥爭。”劉少奇在會上補充發言,說:“毛澤東同志的講話是他個人的意見,中央政治局沒討論過,會議要備案。”

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上,發表了題為《關於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的講話,會議進行了三天。毛澤東提出:“革命時期大規模疾風暴雨式的群眾階級鬥爭基本結束,但是階級鬥爭還沒有完全結束……”“鬥爭要幾經反覆,還要持續五十年、一百年。你們信不信?我看,坐在主席團上,也有不信的。”

毛澤東藉“鳴放”運動引蛇出洞

一九五七年四月十日,《人民日報》發表社論:《繼續放手,貫徹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

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一日晚,毛澤東和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談話。毛澤東說:“我贊成放,放得盡些,才能讓各階級都出來表現。不放,怎樣來辯論?放半年,不夠,放一年。左派要有準備。”

四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整風運動的指示》,決定在全党進行一次以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為主題,以反對官僚主義、宗派主義和主觀主義為內容的整風運動。

五月二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為什麼要整風?》的社論。毛澤東作了指示:“不要搞那麼多條條框框來束縛,要改。怕放,無非怕引火燒身。”

五月二日至五月十二日,全國各地召開二萬八千二百五十多次各類會議,向黨中央、各級黨組織、黨員幹部,提出了三十七萬二千三百四十五條意見、建議。

毛澤東在《情況匯總》上作了批示:“一放,各階級就會表現出來,原形也畢露。共產黨執政還不到八年,就有三十多萬條意見、錯誤、罪狀,那共產黨是不是該下台?那我姓毛的不是要重返井岡山!”

五月十三日至十四日,中央政治局討論局勢,意見分歧,但同意“要正確引導,要再觀察一個時期”。

設置陷阱毛澤東寫《事情正在起變化》

五月十五日,毛澤東寫了《事情正在起變化》一文。此文送政治局委員、候補委員閱,建議發至黨內十七級以上幹部參閱。十七名政治局委員為: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雲、鄧小平、林彪、林伯渠、董必武、羅榮桓、陳毅、李富春、彭德懷、劉伯承、賀龍、李先念;政治局候補委員為:烏蘭夫、張聞天、陸定一、陳伯達、康生、薄一波。陳雲、李富春、劉伯承、張聞天四人閱後,沒有在毛澤東文章上批註意見或“已閱”。

毛澤東文章,在黨內分二個階段下達:第一個階段,發至十級以上幹部;第二個階段,再發至十七級以上幹部。

毛澤東的《事情正在起變化》內指出:“我黨有大批的知識份子新黨員(青年團員就更多),其中有一部分確實具有相當嚴重的修正主義思想。……他們跟社會上的右翼知識份子互相呼應,聯成一起,親如弟兄。……社會上的中間派是大量的,他們大約佔全體黨外知識份子的百分之七十左右,而左派大約佔百分之二十左右,右派大約佔百分之一、百分之三、百分之五到百分之十,依情況而不同。”“在民主黨派中和高等學校中,右派表現得最堅決最猖狂。……我們還要讓他們猖狂一個時期,讓他們走到頂點。他們越猖狂,對於我們越有利益。人們說:怕釣魚,或者說:誘敵深入,聚而殲之。現在大批的魚自己浮到水面上來了,並不要釣。”

中共中央髮指示“反擊右派份子進攻”

一九五七年六月六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份子進攻的指示》,該指示稱:“這是建國以來一場大戰,戰鬥是無煙、無光的,在黨的心臟展開。他們大多已在不同領導崗位,有一定追隨力量。”

一九五七年七月十七日至二十一日,毛澤東決定在青島召開一次省市委書記會議,會議討論了關於反右鬥爭的部署。會議期間的八月三日,毛澤東寫了《一九五七夏季形勢》一文,作為黨內文件印發。毛澤東在青島會議上說:“匈牙利事件會不會在中國重演?我看有可能,可能五年、十年,也可能不用五年。納吉式人物有可能在會場內。”這時,會場內有三十五張紙條遞上主席台。大會主席周恩來當場宣讀了這些紙條。其中有支持毛的意見,並要求毛澤東能公開誰是納吉式人物;也有反對毛澤東這種無的放矢的觀點。

黨外人士曾反對毛搞反右

一九五七年五月三十日,當時的人大副委員長宋慶齡致信毛澤東主席,對全國範圍在黨內、民主黨派內、知識學術界展開反右鬥爭,表示十分憂慮、十分詫異、十分驚奇,要求對沒有行動“反黨”的右派、右傾人士,作不同意見的爭論處埋。

一九五七年六月十日,人大副委員長李濟深、沈鈞儒、黃炎培、陳叔通,分別寫信給中共中央政治局、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信中都對展開反右鬥爭表示很不能理解。李濟深在信中寫道:在政治上出爾反爾、營造鬥爭氣氛、製造對立階層,會造成深遠創傷。

三百多萬人被劃“右派份子”

一九五八年五月三日,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布:反右鬥爭取得階段性勝利,定性為:

右派集團22071個;

右傾集團17433個;

反黨集團4127個;

定為右派份子3178473人;

列為中右1437562人;

其中,黨員右派份子27932人;

高等院校教職員工右派份子36428人;

高等院校學生右派份子20745人;

在當年的運動中,非正常死亡至少4117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