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改主意放棄一重大宣布?華為5G全面落後美國 摩通CEO批共產制度毀國家經濟

周四4日川普總統在白宮會見中共談判代表劉鶴。華爾街日報宣稱川普本打算宣布“簽約峰會”的消息,但遭到高級顧問們的反對而作罷。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表示,將中美貿易協議的執行寄托在中共內部的改革派身上,不過外界普遍不看好。美國在5G網路的商業部署方面遙遙領先。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同日表示,川普政府將遵循自由市場的原則推動5G的發展。美國最大銀行的CEO在給股東的信中,抨擊社會主義制度毀壞國家經濟,並表示政府高度干預民眾生活的做法定將“是一場災難”。

周四4日川普總統在白宮會見中共談判代表劉鶴時並未宣布川習會的任何安排。

華爾街日報在周四稍晚的報道中援引知情者透露的消息,說該報先前有關川普可能宣布“簽約峰會”計劃的消息,引起幾位總統高級顧問的強烈反對,包括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總統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也基本上反對設定一個截止期限。

報道說,川普的這幾位顧問擔心,設定期限會令對方覺得川普急於求成,因而削弱美方在談判最後階段所掌握的價碼。

美國之音報道,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在白宮稱讚其談判對手、中共副總理劉鶴,稱其已是一個好友。萊特希澤說:“[劉鶴]他對改革的承諾,是有這樣的機會的原因。”

萊特希澤不久前在國會就川普政府的貿易政策作證時說,他屢屢聽到有關中共領導層中有改革派,因此在貿易政策中也考慮到這方面的因素。

他的話得到美國商界的呼應。美國全國商會負責國際事務的副會長薄邁倫本周二在商會舉行的一個媒體活動結束後就此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萊特希澤大使了解到中國國內的壓力,而談判有助於中國。那些希望看到中國改革的人在推進其議程。但同時,萊特希澤大使代表的是美國政府和美國利益。”

薄邁倫說,他對兩國政府在這方面的努力抱有信心。

但是萊特希澤一再提及中共高層改革派,也引發了擔憂。彭博社的報道就提醒說,川普政府對中共“神秘的”改革者下注,會有再度失望的風險。

該分析指出習近平攬權後成為繼毛澤東以後權力最大的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任內強調中共的影響,強化國有經濟。在這樣的境況下,很難想像誰是神秘的改革派高層官員。

彭博社報道中引述了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的中國問題專家白邦瑞的意見說,在這麼晚的時候試圖給習近平政府中的改革派鼓氣是個大膽的賭注。他說,迄今為止,習近平政府中仍是鷹派佔主導力量。

庫德洛:美國將以自由市場原則推動5G

美國之音報道,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周四(4月4日)對美國移動通信運營商和移動通信設備製造商表示,川普政府將遵循自由市場的原則推動下一代移動通信技術——5G的發展。

代表美國無線通信產業的行業團體美國無線通信和互聯網協會(CITA)主辦“5G峰會”。庫德洛是在“5G峰會”上講這番話的。

庫德洛說:“我們在4G做得很成功。我們也會以同樣的模式,以自由市場為原則推動發展5G。這是我們的政策。我們也會繼續處理頻譜的拍賣,讓私營公司使用頻譜。”

CITA委託全球電信研究公司Analysys Mason進行的調研發布的有關5G的最新報告顯示,美國在發展5G方面正迎頭趕上中華人民共和國。

在全球5G就緒程度的評估中,美國從2018年的第三名躍居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列第一。排在第三位的是韓國。報告認為,美國排名提升的主要原因是移動通信運營商對5G網路的大舉投資,以及政府致力於對基礎設施的改善。

但報告認為,美國在5G領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競爭中仍面臨重大挑戰,主要在於中頻(mid-band)頻譜的匱乏。中頻頻譜對於5G來說至關重要,因為中頻頻譜同時具有高容量和覆蓋區域廣的優勢。

儘管如此,CITA的這份報告發現美國在5G網路的商業部署方面遙遙領先。報告說,到2019年底,美國商業5G網路的部署量將達到92個,位居第二的韓國是48個,排名第三的英國為16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則為零。

庫德洛說:“我們做得非常不錯。根據你們的最新報告,美國到2019年底正在建設或已經完成的商業5G網路為92個。這是一個很不錯的數字。”

摩根大通傑米·戴蒙

摩根大通CEO抨擊共產制度稱其毀滅國家經濟

周四(4月4日),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CEO傑米·戴蒙(Jamie Dimon)抨擊社會主義制度毀壞國家經濟,並表示,政府高度干預民眾生活的做法定將“是一場災難”。

傑米·戴蒙在年度股東信中指出,社會主義制度不可避免的導致國家經濟增長停滯,“當政府控制了公司、經濟資產”,隨著時間流逝,財富會更多的流向政治利益,“併產生效率低下的公司和市場、巨大的偏袒和腐敗”。

戴蒙說,美國是世界最富有的國家,但工資停滯和發展機會已經落後太多。“40%的美國工人每小時收入不到15美元,大約5%的全職美國工人領取最低工資或更低,這當然不是生活工資”,戴蒙表示,“40%的美國人沒有400美元以上的余錢用於處理意外開支,例如醫療費用或汽車維修費用”。

“說白了,這是政府未能將社會需求置於個人之上,而是狹隘的置於黨派利益之上的結果”,戴蒙說,“如果我們不解決這些問題,美國的道德,經濟和軍事優勢可能就不復存在了”。

他周四告訴CNBC,如果美國向社會主義制度偏移,專制的政府官員“將越來越有能力干涉經濟和個人生活,也時常會為了維持權力這麼做。正如其他嘗試過(社會主義)的地方,其對我們國家來說也會是一場災難”。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